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破天

风雨之夜

破天 空山叶 1967 2013-01-23 09:22:24

  说罢,他就要有所动作,却听那人说道:“怕你幻碧宫没那个本事!”

只见得幻碧宫四周突然亮起无数光芒,红黄蓝各色都有,一时之间,幻碧宫外围尽是外敌!

青易看到幻碧宫外围已尽数被外敌占据,不由的大惊,道:“难道我幻碧宫要步水云阁的后尘么?”

他只得苦笑摇头,但如今形势,已无时间去考虑那么多,只有先缓解幻碧宫先下的危机才是,他自认幻碧宫乃正道三大巨派之一,虽比之于水云阁、无叶寺实力上有所不及,但千年的实力沉淀下来,就算是魔教实力再大,自己也不可能不堪一击的!

只见他纵身一跃,就要取那刺客姓名,却不料异变陡生,守卫在外围的弟子由于看不清魔教妖人方位,一时之间,纷纷受伤,吐血败亡,惨痛哀叫之声响彻在黑漆漆的夜空里!

这时,只见一道白色光芒冲天而起,半空中现出秦婉身影,她似乎怒不可遏,两手在胸前拉开,玉龙悲萧祭出,接着她随手一抛,玉龙悲萧被抛在天空,她口中诵咒,玉龙悲萧上光芒瞬间涨大,化作一几丈之宽的光柱,然后她右手一挥,那巨大的光柱迎着魔教妖人的法宝亮处扫将下去!

她道行奇高,在修真界已然是一流高手,这一下横空出手,登时魔教那边一阵又一阵的惨叫之声,正道弟子压力顿时一轻。

这时,以冷凝为首的幻碧宫二代精英弟子纷纷出手,他们道行及于道行的运用、对战经验远胜于刚才守卫弟子,这一出手,正道这边更是隐隐有逆反之势。

青易见宫内弟子纷纷血战,而那水云阁秦婉更是毫不留手,出手狠毒,但她出手帮自己门中弟子,自己内心一阵感激。

当下冷冷道:“阁下且看如何?”

那人却是笑笑,道:“宫主现在就说这话早了吧?”

青易见他已然是笑容满面,内心也开始担心起来,道:这人说话铿锵有力,中气十足,看去不像是虚言,莫非魔教还有什么毒招?

想到这里,他越来越是担心,未免再生分枝,道:“我先将你擒了就是,看你还能翻出什么风浪!”

那人却笑道:“不妨,宫主且先记好我的名讳,免得死了都不知道是谁灭你的门!在下姓周名生,请了!”

青易怒道:“魔教宵小,口气不小!待我今日拿了你为天下苍生除害!”

那人听了突然见狂笑,道:“为天下苍生么?为天下苍生么?为你自己吧?哈哈哈……哈哈哈……”

他陡然间狂笑,在这刀光剑影中,在这电闪雷鸣中,痴,且狂!

青易见他如此说,冷哼一声,道:“魔教妖人,岂懂得我正道除魔卫道慈悲之心!受死吧!”

那周生望向青易方向,随着青易升上天空,他手中已然出现一道白蓝色的火焰,在这狂风暴雨之中,竟然是熊熊燃烧起来!

这一手道行,比之于圣火门的秦虹不知高了多少,且正派之气,不言语表!

周生见青易出手便是一记白蓝色火焰,内心不由得震惊,他深居魔教,知道魔教来历神秘的圣火门中也是以修炼火术为主。圣火门门人凝出的火焰越是蓝色,所凝越发厉害。能凝出蓝色的人就算是达到圣火门道法的顶峰人物了,而那些道法低的只能凝出红色的火焰,生活在圣火门的底部。

他见幻碧宫也是修炼玄火为主,就想到,这两个门派,追溯千年,会不会有什么渊源呢?

随即他笑了一下,自古圣教与中土个派不两立,又怎可能有什么关联?顶多是创派之人想到一块去了吧。

此时,青易已然将手中火焰打将过来,并且手势变换,似要再行施法,以拿住周生。

周生见他轻而易举的便凝出一记白蓝色火焰,这一手道行,便是那圣火门门主,也未必能及。他知青易道行远非如此,恐怕就算是那蓝色、亦或是那传说中的天蓝色也未可知。

于是他再不托大,凝神应对。

那火焰穿过层层风雨,转瞬即至,周生急忙向后连推三丈,同时手中青光一闪,一把兵刃已然出现在手中。

夜幕下,看得那兵刃似一把刀模样,但却比刀长了数倍,刀面上刻着一只长龙,张牙舞爪,端的可怕,刀身呈古青色,给人一种幽深恐怖的感觉。

周生的兵刃一现身,他立刻连连发力,挡住那记白蓝色火焰。

黑暗中只听的一声呀,青易道:“阁下果然异于常人,恐怕魔教之中也是无人能及吧?”

他此言意在打探魔教底细。

却不料那周生说道:“宫主过誉了,在下说过,在下不过是天命教主门下一马前卒而已,宫主好生健忘啊!”

青易听了心中大火,心道:这周生怎地这么精明!但他还是面部作色的说道:“阁下既不愿言,那就拿出真本事来吧。”

青易说完之后,立刻将手中所凝成白蓝色火焰打出,之后右手在胸前虚画,豁然出现一个圆火轮,他不断的施法,看样子这法术还是没有完成,果然,在火轮的一边突然亮了一下,然后,以那个点为始端,开始像斜对着的方向划去,不一会,火轮中便出现的一个五角星的图案,火焰熊熊的燃烧着,看上去就像是生长在蓝天上的星星,是那么的美丽!

这时周生已然接下那一记白蓝色的火焰,向他看来,见青易胸前凌空立着的蓝色火轮,更加其中五角星图案,暗含无数杀机,他瞳孔微缩,道:“五星轮!你道法竟然修炼到如此地步!恐怕就算是幻碧宫的开派祖师也不过如此吧!”

青易知他有意拖延,他幻碧宫开派祖师那是何等人物,自然远胜于他,于是他手中一抖,大喝一声道:“去!!!”

那五星轮便穿过风雨砸将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