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破天

商议(补上今天没更的,家里有事,见谅啦!)

破天 空山叶 1868 2013-01-23 09:22:24

  幻碧宫内,一片狼藉。

狂风怒吼,凄雨连连,似苍天,在怒吼,似地母,在哭泣!

地上,透出的阵阵红光,是,你我二人的鲜血么?

是就是吧。

天亮,雨止,微风又起。

没有阳光,没有欢笑,有的是一个阴霾的天空,与,众人脸上的悲伤,是昨夜的那场争斗,夺去了你曾经的好友么?

你不甘心吧,不过,没关系,我们,都还有明天。

幻碧宫正殿。

有几个须发皆白的老者坐在那里,幻碧宫宫主青易脸色难看,自己这幻碧宫百年来何曾受过这等耻辱,夜间被人偷袭,他自然是心中恼怒。

大殿之内一阵沉默,气氛尴尬。

秦婉看情况不对,就起身道:“青师兄,如今不是责怪的时候,当务之急是要尽快收拾行装,赶往小须弥山与空相大师汇合。”

青易听了内心更是恼火,如此一说岂不是他幻碧宫要矮人一等?

这时殿内有一位老者看青易脸色,知他想法,道:“师兄,秦师妹说的是。如今魔教势大,水云阁已然惨遭毒手,我幻碧宫深为正道领袖,应当号召天下正道,共同抗敌啊!”

秦婉一听他说正道领袖,心头立刻起了一把火,但如今他身在幻碧宫,也不好说什么,只得忍下来,心道:正道领袖,呸!但面上仍装作毫无所知。

青易听了面上犹豫不定,对他左面那位老者问道:“诸葛师弟,你以为呢?”

他右边那位老者听他问道,面上登时不好看。心道:青易啊青易,你到底还是怪我守护安排不力啊!但他知道如今也是没办法,他自己负责幻碧宫守卫之事,但昨夜却被魔教之人闯入,青易也险些遇刺,叫他如何不心生怒气?

当下看向那位诸葛老者,那诸葛老者略一沉吟,说道:“师兄,以我看来,昨夜那场争斗不过是魔教的试探,那些人不过是为了刺杀你,然后再大队人马围攻我幻碧宫。”

青易听了点了点头,道:“你说的有道理,我也以为当如是。但以目前看来,魔教百年后崛起,实力强的简直惊人!想二百年前,魔教的刺客都是精于刺杀之术,于道法上却是平平,算不上一流高手。”

他右边的那位老者说道:“师兄说的是。昨天我等在下与魔教厮杀,虽未逢高手,但那些魔教喽啰中亦有不少道法精妙之人。是以我等在下也是脱不开身。”

青易听了点了点头,看来心中怒气略消,那老者面上也是一松。

只听青易继续道:“昨日那魔教周生,不仅在刺杀之术上造诣非凡,就连是在道法上的修行怕是也有赶超两位师弟之势。”

他说到这里,只听秦婉道:“诸位师兄这是怎么了?怎地净长他人志气!诸葛云师兄和韩天南一身玄火道法,又岂是一个刺客可以相提并论的!”

青易听她言语,心里好不痛快,但来者是客,况且她又是那个人的好姐妹,只得压下心中不快,道:“秦师妹说的是,为兄惭愧。”

秦婉听了自知失言,便起身道:“青师兄说笑了。”说完她坐下不再言语。

西北,小须弥山,无叶寺。

这日清晨,慕容细雨在无叶寺中行走,但见小须弥山峰峦松脆,烟云雾绕,远处青山如黛,近处草色青青,抬头望,碧空澄澈,飞鸟成群,更有寺内梵音阵阵,好一个佛家圣地!

可她突然间面露不悦,内心的悲伤死潮水一样涌来,一点一点,淹没了心房。只听她道:“这美丽的人间仙境,明日还在么?”

是啊。明天,还在么?

天空,还会是蓝色的么?还是,是那个血红色的长空?

她苦笑。

正午,无叶寺二代弟子法正找到她说:“家师有事青慕容师叔前去大殿商议。”

慕容细雨听了道:“我这就去。”

只见大殿之上,依次坐着六位神僧,除空相身着红色袈裟外,其余五位全部身着赤色袈裟,分坐在空相两侧。

空相见慕容细雨来了,单掌竖起,道:“阿弥陀佛,慕容师妹请坐。”

慕容细雨随他手势,坐在他左侧最后一位椅子上,道:“空相师兄找我来所为何事?”

空相笑道:“却还是与魔教决战之事,我昨日已派弟子加急送亲笔书信给青易师兄邀他攻来小须弥山抗击魔教,想必不日即可送达,并且已派僧人下山召回在山下修行的弟子。”

慕容细雨说道:“空相师兄有心了,如今群魔乱舞,天下苍生遭难,正式大师振臂一呼,天下正义之士共同抗敌。”

空相听了道:“师妹说笑了。对了,还有一事,却是眼下的,今日早晨我寺二代弟子法恒从山下归来时遇到一个魔教弟子,带来一些重要消息。我们且来听听。”

说罢,他一招手,示意一个泥色袈裟的僧人,道:“法恒,你说吧。”

“是。”只听那小和尚嗡声道。

慕容细雨朝他看去,见他身材高大,浓眉大眼,说话却是瓮里瓮气,活似一个金刚模样。

却听他继续说道:“我遇到那妖人,与他争斗几个回合之后,他不敌,被我擒下,可惜后来又来了一个魔教妖人,我斗他不过,就让他们给逃了。从他口里得知,他们是先派刺客混入善民进山,故意受伤,才进得水云阁内,许多刺客就趁此机会杀害水云阁的一些防卫之人,这才攻上水云阁的。”

不待他说完,慕容细雨就急忙问道:“那我道渊师兄呢?他干嘛的?”她话一出,顿知失言,便不再多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