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破天

破天

破天 空山叶 1453 2013-01-23 09:22:24

  翌日清晨,明风整顿好行李,与老者告别。

萧小杨来到那老者面前,道:“前辈,你现在可以解开我身上禁制了吧!”

老者道:“你二人今后多加小心,魔教素来行事阴险,路上遇魔教徒众,不可与之纠缠。尔当切记!”

明风与萧小杨一齐应道:“是。”

然后,那老者走到萧小杨身后,右手清光乍起,推向萧小杨后颈。

萧小杨顿觉一阵酥麻,之后便没有什么感觉。

只听那老者道:“好了。此去小须弥山足有五天路程,你们要当心,如今魔教已然齐聚小须弥山附近,怕是不日就要大战,故而你们路上就不要耽搁了,行了去吧!”

明风与萧小杨俱是一鞠躬,道:“前辈保重!他日天下太平,我二人再来拜会!”

说着明风眼角竟然有湿润的感觉……

原来,离别,还是那么的伤感吗?

未居南浦,未有伤渡,可这心中的痛楚却为何仍是这样沉重?

她起身,冲向天际……

老者在下方看着二人的身影渐渐的消失在白云间,内心里一阵怅惘。

多少年了,他隐居在带山之中,不问世事。

可如今水云阁有难,他又该如何呢?

有风吹过,有鸟长鸣。

森林中,还有一声声低沉的声音——天命……天命……

西方,小须弥山附近。

在一处山包上站着四人,其中一人面上白净,但眼神看上去总有一种阴毒的感觉,只听他说道:“白菱门主,教主特令我前来将你召回,以助他守护水云阁。”

原来这四人正是魔教三大派的玉阳子,祝融子还有白菱,而最后那个竟然是那刺客周生!

他当日在幻碧宫受青易重击,道行大损,知道魔教三大派本就不是诚心归附九州门,当年他们归附时他就曾劝过天命教主将这三人斩除,但天命以为正道未除正式用人之际,况且自信有自己在他们也不敢反叛,故而留下了他们的性命。但从那时起,这周生却是与三大派门主结下仇恨,是以当日他受重伤之后就知道这三人势必要对他落井下石。

故而,他事先做好防护,然后受三人重击,假装死去,这才将他们瞒过,捡回来一条命。回的水云阁之后,他知教主正用人之际,但白菱此女心很毒辣,她虽未一介女流,但见识手段,阴谋诡计却是远胜祝融子和玉阳子,故而特意告知天命教主说都是她一人主使,并力劝他将其除掉,天命无奈,只得同意。

白菱心道:守护水云阁?怕是要我用命守护吧。她知天命单独召她回去,必然是周生在他面前说当日三人行为,而且,将罪过完全归于她,她此去必然是凶险之极,但不去,这天下看形势早晚都是天命的,她更是必死无疑,去了凭她巧言善辩之功,或许还有生还机会。

她如此想定后就要说话,却听见祝融子与玉阳子道:“那恭贺白谷主了,想那水云阁也不会有什么事,谷主到了水云阁也是享清闲,不像我等在此地厮杀,一个不小心,命都没了。”他二人似乎在命都没了加重了语气。

白菱心道:好你个二人,我们来日再算账!当下对周生道:“天命教主既然有令,我自然会遵从,但还请周兄多照顾这二位,免得他们受了正道的暗算。”她此言意在挑拨周生与他们的关系,故而特别在照顾和暗算上加重了语气。

周生听完笑笑,不再言语。

祝融子与玉阳子都是面露不悦,冷哼一声,转过头去,不再说话。

白菱笑笑,道:“诸位保重啊!”说着,她向着东方飞去。

与此同时,带山之上,卧龙洞的那老者手抚灰色石剑,那剑上刻有八只蛟龙,这八只蛟龙龙尾交织在一起,龙头向外,赫然组成了一个八卦图样,剑身之上布满细微沟壑,更有细微裂痕,也不知道这剑在人世经历了多少风雨苍桑。

但见这老者手执石剑,口中念叨:“破天啊破天,你还是回你来的地方吧!”说着他一阵抽搐,仿佛这剑给了他巨大的痛楚似的。

这石剑竟然是萧小杨要找的破天剑!可是这老者当日为何不将剑交与他呢?

一阵风吹过,他衣衫轻动,然后眉间竟是尽显英雄之色,之后,他袖口衣摆,冲天而起!

向着东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