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破天

分化

破天 空山叶 1406 2013-01-23 09:22:24

  玉阳子听他如此威胁自己,显然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盛怒之下,赫然道:“你又是什么人?敢如此质问我?”

他说完不经意间往后看了一眼,却看到白菱与祝融子眼中的杀意。

那高大男子却仿佛不知道自己所处的危险一样,说道:“在下不过是同于宫主伺奉的天命教主座下以弟子护法而已。只是看不下宫主所做分化圣教之为,故而刚才质问宫主,实在是为宫主好。”

他此言完全把分化魔教之罪归于玉阳子,也是知道单单一个玉阳子自己就完全不能与之抗衡,但他身为天命座下护法,对天命忠心,不能看着九州门一半同门毁在这里。是以如此说是希望借天命之威让白菱与祝融子站在他这边,以求能牵制玉阳子。但他却是打错算盘了。

玉阳子听他言语更是恼怒,虽然此决定确是他自己做的,但他也不可能去独自承担,他也知白菱与祝融子都赞同他的说法,但眼下二位迟迟不动手杀了这人,却是令他非常着急。他又转身看白菱与祝融子,却见二人均是抬眼望着东方,似乎此间之事与他们毫不相关一样。

他心中愤怒,知道如今他若不动手,任由那人活着回去,那分化九州门的罪过当真是归于他了,而且说不好周生之死也归罪于他,如此真到了天命那里,他哪还能活命?

当下喝道:“我等如此这般做法,都是为了便于指挥,以顺利灭掉幻碧宫,你一个小小护法,又怎会懂得?”

那高底下人又要再说什么,却听见玉阳子大喝道:“住口!既为护法,当知以下犯上,论罪当诛!”

说着他手中清光一闪,那人便是真的住口,一声不响,轰然倒下。

随之玉阳子立刻说道:“此人以下犯上,污蔑于我,日后回到水云阁,我自当会向天命教主请罪。还望众弟子能安守本分,齐心杀敌!”

他如此说,底下九州门的弟子也不敢去说什么,只得齐齐山呼道:“是。谨遵玉宫主、白谷主。祝门主命令!”

此时,白菱与祝融子走上前来,笑容满面,摆了摆手,示意众人停下,那祝融子道:“今后我等齐心协力,共创大业!”

白菱道:“欢乐谷为圣教万死不辞!”

她二人如此一唱一和,底下弟子顿时热血沸腾,誓要夺下中原,当下山呼白谷主,祝门主之声不绝于耳。

这情景让玉阳子看得简直是瞠目结舌,他兀自在后面苦笑,但他不甘自己冒险得来的风光被人占去,当下走上前去,圣火门弟子见门主走上前来,便开始山呼祝门主、祝门主……一时之间,这小山上,三派声音合起来竟是乱糟糟的一片……也不知道幻碧宫会不会听到这些。

但是此时,小山的一角落处,一双眼睛正望着场内情景,笑道:“玉阳子、白菱、祝融子,就让你三人先快活下,待日后我禀明天命教主我们再来算今日之账!”说着他一转身,如鬼魅一样,悄无声息的退去……

玉阳子摆手道:“各位,今夜我们已派出死士扰乱幻碧宫,想必现在幻碧宫宫内已然大乱,我等为圣教尽心,当从今晚开始!”

底下弟子一阵欢呼,却听白菱道:“九州门弟子事先已遇幻碧宫交过手,就让九州门弟子先头带路,以免我三大派迷了方向。”

九州门弟子听了内心却叫道:苦也。上次去得幻碧宫便是连个大门都没迈进就被赶出来了,如今白菱让他们带路岂不是让他们送死吗?况且幻碧宫开派没有一千年也有八百年,三大派岂不知如何去幻碧宫?这不是摆明让他们当炮灰吗?

但如今九州门群熊无首,又如何敢违逆于三大派?

想到这里九州门弟子心里都是念叨:果然是风水轮流转,明年到我家啊!现在跑别人家了……

三大派门主看着浩浩荡荡的魔教队伍,面上都显出欣慰之色。玉阳子道:“二位,我们也出发吧。”

白菱听了,道:“玉宫主先请。”

玉阳子哈哈一笑,道:“好。”

不久,三人俱已御空而去。小山上,月光遍洒,长夜寂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