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破天

英江之畔

破天 空山叶 1738 2013-01-23 09:22:24

  幻碧宫西北一条江水边,荒无人烟,今日却是聚集了许多人在这里,原来是逃亡的幻碧宫众人。

此地离幻碧宫有近一日距离,因为地属偏僻之地,故而少有人知道,此江名作英水,往下辗转千里,流入东海。其下有英江城,乃是中原最大的城市,临近水云阁,热闹非凡,却与这边的寂寞冷清完全不同。

青易道:“凝儿,我宫内伤亡如何?”

冷凝略一迟疑,道:“宫内弟子死伤过半,叶师叔,苍师叔,齐师叔被魔教杀了——”他说着青易不由得身子一震,道:“继续说。”

冷凝继续道:“所幸我宫内根基仍在,将来天下平定,恢复实力仍然大有希望。”

青易听了惨笑一声,面朝江水,但见英江之水浩流,朝东奔涌而去……

秦婉走过去,看一江清水东流,摆首西望——

暮里残阳,欲红东流水。

萧风瑟瑟,吹散伊人发。

如今天命未出,幻碧宫大败,天下,究竟要走向何方呢?

那个人,你在哪呢?

她不由得心痛,本是青春华年的女子,风华正茂的家人,却是因何,要承受一个天下?

她瘦小的身躯,在寒风中独立,任风如刀,割在本来娇嫩的脸庞上,面对寒风,不曾后退……

一道金光从西面疾速而来,冷凝与上官雪儿见了,以为是魔教弟子派来追查他们行踪的人,立刻腾空而起,一前一后夹击,欲要一击致命!

上官雪儿青冥剑当头斩下,冷凝赤霄剑从后劈来!

剑势凌厉,光芒闪动,看上去简直是要将这人劈成四半!

那人显然没料到这里会有人,来不及防备,只得顿住身形,直直朝下落去,但冷凝与上官雪儿也是剑锋偏转,追着那人下来。

那人显然惊讶这二人竟是如此迅速的就转换了攻向,于是手上檀木鱼打出,道道金光展现,半空中冷凝与上官雪儿俱是一声:“咦!”

场下,青易等一干人也是面露惊讶,道:“无叶清音?”

那人听的有人认出自己道法,而半空中的那两人也是紧急收住攻势,当下一个转身,檀木鱼撤下,他和冷凝等人也是落在地上。

青易道:“你是无叶寺之人?”

那和尚道:“是。敢问施主是?”

青易道:“我是幻碧宫宫主青易!”

那和尚看了看他服饰,确定是幻碧宫的人,立刻道:“无叶寺法圆拜见青师叔。敢问您怎么到这里来了?”他说着就行完一个大礼。

青易道:“一言难尽,你来此可是你师父有什么重要事吗?”

法圆道:“师父惊闻天下大变,特命我带来亲笔书信一封。”他走上前去,从怀里拿出一封书信,交给青易。

青易接过来赶忙打开来看,却听秦婉道:“法圆大师,我师姐慕容细雨前些日子前往无叶寺,不知她现在可好?”

青易正自看书信,听了秦婉问话,眼睛仿佛也往这边看了一眼,但随即又看向那书信。

法圆道:“是。慕容师叔前几天就已到无叶寺,这才命我带来亲笔书信给青师叔。”

秦婉听了道:“有劳小师傅了。”

那法圆却是用手挠挠头,呵笑不已。

青易读完信,转身对身后弟子道:“如今无叶寺空相师兄邀我上小须弥山共商天下大计,我等不可再推辞,立刻前往无叶寺与无叶寺众高僧会盟,声讨魔教!”

他几句话说的是铿锵有力,幻碧宫众人精神为之一震,纷纷欢呼。

仿佛对他们来说,声讨魔教是那么快乐的一件事!

秦婉听了笑而不语,青易啊青易……

暮色四合,众人都是腾空而起,向着西面的夕阳飞去,惊起一行白鹭,朝东而去……

不久,天边便只剩下一点一点的黑点。

落日西去,四野无声,昏黄的日光下,一片萧索。

带山,卧龙洞。

萧小杨等人围在洞中篝火边烤火,那老者道:“如今你们已然将我生平绝学都已学去,明日我还有一独创剑诀,此剑诀名作破邪剑气,威力巨大,故而施法之时,反噬之力亦是沛不可挡,是以非修行足够之时不可用之,明风你当切记!”

萧小杨听出话不对,道:“前辈为何只告诫她呢?莫不是前辈不想将此剑诀传授与我?”

那老者笑道:“此法诀乃是我独创,是以天下仅有我会之,你身在水云阁,不比明风只在诸钩山,是以你若学了容易被水云阁长老发现,到时你就危险了!”

萧小杨听了好生郁闷,这些日子他一直不能御剑飞行,虽然着急天下形势,但也只得随这老者修行,可是日子短暂,他所学不过是囫囵吞枣,日后还需几年,甚至是几十年去消化,但这老者的道行却是他越来越惊讶的,以他所知,恐怕是自己师父在水云秘册上的造诣恐怕也比不上这老者。

他几次想要老者回水云阁慢慢教他,但这老者却总是推脱,而且总交代他不要在门中长老面前修习他的口诀,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有什么事。

萧小杨看他脸色,只得咕哝了一声:“是。”

注:《山海经?帝江》云:又西三百五十里,曰天山,多金玉,有青雄黄,英水出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