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破天

诛杀

破天 空山叶 1739 2013-01-23 09:22:24

  他心中只想着天下苍生,却不料天命屠龙魔刀一刀劈来,眼见他避无可避,只得按下水龙,水龙会意,顿时身体下移,这才险险避开过去。

万云怒视天命,双手一招,破天剑与屠龙魔刀剧烈碰撞后倒折而回,只见他手中法诀紧握,口中诵咒:地朗乾坤大,山河日月长,八方神归位,共破妖邪魔!

他诵咒完毕,那破天剑却是一闪不见,单间的漫天气剑,左冲右攻,只将天命逼得左支右绌。他不料万云还有此招,没有防备,却是转眼身上都被气剑所伤!

这剑诀正是万云独创破邪剑气!于四面八方出其不意攻来,当真是避无可避!正是眼下近战施法的绝招!

本来天命若是没有少那一只臂膀,以他道行对付这破邪剑气想来也易,但如今他少了一只臂膀不说,哥哥是与万云斗法多时,灵力已然耗尽,这这等道家无上剑诀之下,败像尽露!

万云看他已是强弩之末,驱使水龙赶上前去,一把抓住破天剑,刺向天命!

远处,松树后看着这一切的女子一声轻呼……

天地静止,风停云歇。

天命啊的一声,张大了嘴巴,低头看看自己胸前的剑,那剑刃却是慢慢长大起来,他抬头看看万云,瞠目结舌,眼中充满恐惧。

破天剑竟然是在将天命穿胸而过之后,长大起来!

天命被劈成两半,若风中草芥,掉落下来!

万云一阵长嘘……

可是,烛龙突然失去了主人,立时便狂妄起来,昂天长啸,战意昂扬,竟隐隐有将其余三只水龙击溃之势!

他此刻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体内经脉早已经被反震之力冲破,这天命的道行果然不低!开魔教千年之先河!

现在他已经筋疲力尽,连走动都是问题,但一念想到这烛龙少了约束,定然会祸害苍生,他只得一手抓住屠龙魔刀,翻身到烛龙身上。

那烛龙似乎知道他并非善友,在与三只水龙争斗之时,竟然还抽出尾巴来扫万云。

万云知道自己今日定然无法活命,又看到手中的破天剑,想道:水云阁困龙阙乃是以此剑为引,若不归还,将来难保水云阁不会有今日之祸。

他正想着,那烛龙竟然首尾一摆,将四只水龙全部击溃,立刻长啸不止。

亘古以来的一丝戾气,竟是桀骜如初!

他再不多想,用力将手中破天剑扔向水云阁后山,正式水月洞的方向!

破天剑随他力道,直直飞向水月洞!

烛龙此时更是上天入地,穿云绕雾,如电,如光。

万云仅仅抓住他身上长麟,向着它颈脊走去!

他深知烛龙虽是上古魔兽,但据载,烛龙一身精华全在颈脊,但是这烛龙威力无比,乃是极为强大的妖兽,且正道之人从未得到过屠龙魔刀,是以无法击杀,而魔教之人得到屠龙魔刀又会贪心这烛龙实乃是自己斗法之良助,更不会舍得击杀。

如今万云开正道之先河,得到屠龙魔刀,他念及天下苍生,举起魔刀,用尽一身残存道行,奋力将屠龙魔刀插向烛龙的颈脊!

烛龙一声惨叫,声震四野,天地为之变色,就是那日月,也仿佛为之转移。

龙身之上,从颈脊处喷出无数黑色液体,显然是带了剧毒,正是这烛龙的血液!

万云不及防备,被这魔龙血液喷了一身,他脸上立刻布满黑气,但他却不知为何,死死抓住屠龙魔刀,又是狠狠插了进去!

烛龙惨叫更加凄厉,它发了疯似地嚎叫,冲天入地,只在一瞬之间。

身上万云已然跪在了烛龙身上,双手却还是死死抓住屠龙魔刀,眼睛木木看着水云阁,已经没有一点人气了……

而烛龙的动作却是越来越慢,从远方看去,竟然还有不稳的迹象,而它似乎知道此地不可久留,拼命的往北方黄山中飞去,留下滴滴黑色血液,滴在山中林木上,草木尽数枯萎……

远处,目睹了这一场惊心动魄的都发后,松树后现出一个人影,兀自低语道:“这破天剑配上这困龙阙竟然有如此神威?将来我等如何取胜正道?如何……”

此女不是别人,正是白菱。他当日被天命召回,本来也是早就到了。但是她却怕天命降罪与她,将她杀了,于是犹豫不敢进水云阁,只是在千苍山里兀自行走,想着能有什么说辞可以为自己开脱,却不料恰逢万云提剑上山,与天命决战!

她便在后观看,却不想天命竟然真的被万云所杀,本来她是内心欢喜,但是困龙阙破天剑之威,着实让她目瞪口呆,正自为将来犯愁。

她心里想道:若是破天剑没了呢?如此一想,她内心欢喜,但随即她又想到什么:万云怎么可能独自上山?现在水云阁的人肯定已被随他上山的人释放,我现在去岂不是自投罗网?

如此想着,她顿住脚步,忽地恨恨道:“周生,玉阳子、祝融子,咱们的账也该算算了,我欢乐谷将统一天下!哈哈哈哈——”她竟然狂笑起来,笑声中充满着得意之色。

一声轻斥,她腾空而起,飞到天命尸体边,弯腰拿下天命的玉扳指,飞向西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