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破天

情深

破天 空山叶 1775 2013-01-23 09:22:24

  慕容细雨三人出得水云阁在千苍山上迎风而立,这时只见一道碧光从水云阁方向而来,慕容细雨微微一皱。

光芒散去,萧小杨从中现身。

明风呀道:“你怎么出来了?”

萧小杨淡淡点头,说道:“我听说仙子来我水云阁找人,而且师父态度不友好,我想了想,觉得有一线索可以帮助仙子。敢问仙子要找之人是否是当日诛杀天命之人?”

慕容细雨看了看他,默默点头。

萧小杨瞬间面如纸灰,一个踉跄,差点跌倒。

明风一把扶住,慕容细雨道:“你有消息?”

萧小杨镇定心神,说道:“请随我来。”

四人齐齐起飞,慕容细雨心急,一直催促萧小杨快点,但道行有高低之分,他究竟还是比不上慕容细雨的速度的。

但他用尽一身道行,终于在日落时分赶到魔龙葬身之地。萧小杨用手一指,不再言语。

慕容细雨朝他手指方向看去,一副白骨,一条长龙。

她慢慢的,慢慢的走向那副白骨,泪流。

黄昏里似乎有什么,悄然无声的碎了,伊人留下的珠泪,一滴一滴的洒在万云的骨架上。

她颤巍巍的抚摸。

萧小杨一阵恍惚,欲要提醒那魔龙血毒,但是嘴巴张了张,却硬是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黄昏的苍凉的日光照进这荒无人烟的不毛之地,悲伤,逐渐扩大,如海水一样,漫进深山,涨满心房。

天边的云彩,逐渐变暗,死灰的颜色,充斥着这偌大的天空,一片阴霾,覆盖了整个千苍山。

无风,无雨。

但是空气里湿湿的味道还是逐渐渗入到每个人的毛发里,湿气漫上脸庞,逐渐模糊了那张绝美的那张俊逸的面庞。

无声无息。

良久,秦婉走上前去,欲要劝说慕容细雨,只是她该如何去劝说?她自己,又何尝不伤心?只是慕容细雨和万云算是两情相悦,她……

就在这个时候,秦婉一声惊呼“师姐!”她一个箭步,走到慕容细雨身旁,泪水如洪水一样,倾泻而下,湿湿的味道,再次涨满这一片深山。

明风与萧小杨俱是惊讶,立刻走到慕容细雨面前,却见慕容细雨已然没了声息,明风一下子坐了下去,嘴里兀自道着师父……师父……

萧小杨震惊不已,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秦婉看着这万云与慕容细雨的尸骨,嘴里低声说道:“你们知道吗?”

“二百年前,天下大乱,也是魔教三大派合围正道,在这千苍山上决战,正道不敌,当时老一辈的师父师叔们都不是那种修道奇才,在水云秘册的修行都无法达到云水合一的境界,无法祭出破天剑,那个时候,万师兄是门内公认的修道奇才,道法高低早已然超越诸位师长,有窥探极境境界的云水合一境界之势,在与魔教的几番大战中不知不觉的达到了云水合一的境界,他毅然决然的祭出破天剑,拯救了天下正道,但是这破天剑所引出的困龙阙却是极耗费灵力,万师兄身受重伤,加上魔教奇毒,他竟是迅速的衰老下去。他本该好好养伤,但是这时候,那一代的掌门溘然逝去,本来该是万师兄接任掌门,但是掌门不知为何却是没有留下任何的有关谁接任掌门的话语,万师兄平日为人又过分骄傲,对诸位师长虽是尊敬,但平日遇事总是毫不退让,这时候,道渊为坐上掌门之位,就暗中窜同各位师长,夺去了掌门之位,还要加害万师兄,我和细雨姐姐万难将其救出,逃到诸钩山,至此也就和水云阁一刀两断,他不顾劝阻,又耗费灵力在诸钩山上布下镜花水月法阵,我们都以为他如此做是要在此山安顿下来,可是之后他却消失的无影无踪,留下书信要我们关注水云阁与无叶寺的动静,为天下苍生!而我和细雨姐姐,整整等了他二百年!”

萧小杨听的是兀自结舌,自己的师父……

他仰天,苍穹无语,繁星黯淡。

只听得明风惊慌的叫道:“秦师叔?秦师叔?”她手指一碰秦婉,‘扑通’一声,秦婉立刻倒了下去……

“师父!秦师叔!”她独自呼喊,声音凄厉,悲恸欲绝。

落叶萧萧,狼声阵阵。

萧小杨欲要说什么,明风猛地回过头来,冷冷道:“你给我滚!水云阁藏污纳垢,来日我定当不让你们好过!”

她语气中充满着无尽的恨意,萧小杨内心惊动,但如今她刚死了两位至亲之人,又他又如何说?只好暂时离远一点。

他在半空遥望,只见明风一声清啸,蓝光闪动,玉凌剑豁然出鞘,她狂舞,她乱劈,对着对面石壁,就像是对着七世的仇敌一样,玉凌剑化作一道巨大光柱,一剑一剑的斩将下去。

山崩,地裂。

她又一阵狂舞,白衣飘飘,似伤心欲绝,似肝肠寸断!

偌大的山头在她一剑又一剑的挥将下,化作一阵又一阵的石沫,铺将下来,掩埋了三人的尸体。

刻石碑:苍生之恩人万云慕容氏秦氏之墓。

树叶哗动,一阵低语在林间响起。

“师父,弟子无能,让师父师叔仙去之后还葬在外敌,总算你们三人二百年之后在一起了,来日弟子修道有成,一定会将三位移葬诸钩山。水云阁水云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