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破天

敌意

破天 空山叶 1669 2013-01-23 09:22:24

  萧小杨与那曹何交谈几句,知道自己师父有急事找自己,转身对着空相大师说道:“大师,此间事情已了,师门另有事交代,我等就此告辞了。”

空相心道:今日这是怎么了?但还是回答道:“去吧!老衲就不远送了。”

萧小杨笑道:“大师说笑了。”说着转身就要离去。

可是在转身之际看到了明风正在看着他,他忽然想起自己还未拜谢明风师父,当下对着曹何道:“你且稍等。”

他走到明风旁边,道:“我先随你去拜谢你师父吧。”

明风心里一暖,原来他还记得,就像空相问了自己师父的所在,朝着后山去了。

来到慕容细雨房间内,明风一阵欣喜,但发现自己师父似是很伤心,一颗心瞬时沉了下去。

萧小杨却是一拱手道:“前日承蒙前辈相救,今日特来道谢!我知前辈也是水云阁之人,前辈不如与我同去千苍山,,家师必定欢喜万分。不知前辈意下如何?”

慕容细雨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明风,心道:他好重的心机!

明风但觉今日的萧小杨很是古怪,就好像她完全不认识一样,但师父在此,她也不好张口明问,只想着待会有机会再详细问他。

慕容细雨,道:“不必了。你去吧。我身体不舒服,来日自会去到你千苍山上会一会你师父道渊。”

萧小杨与明风听了眉头俱是一皱,但二人都是不好说什么,萧小杨听着似乎这女子对自己师父充满着敌意,当下一拱手道:“家师到时一定甚是欢迎!晚辈还有急事,就此告辞了。”

慕容细雨侧过脸去,没有说话。

明风使了个眼色,萧小杨会意,转身离去,明风欲要送他,却不料慕容细雨道:“明风你过来,我有话对你说。”

他二人均是一怔,但萧小杨却是立刻抬起脚步离去。

明风惊讶,但萧小杨已然走远,她只得回身道:“是。仙子。”

慕容细雨轻声道:“好孩子,我知你心意,但这萧小杨绝非是什么善辈,怕你见到的都是假象,你日后还是小心些为好!”

明风不料被自己师父一语道破自己心思,但是不知为何,她觉得今日慕容细雨说的话很有道理。心里一阵怅惘,难道我看到的真的都是假象吗?可是他今日说话井井有条,沉稳冷静,却是与往日嬉皮笑脸的他大有不同啊——

小须弥山十里处的小山上,玉阳子与祝融子都是焦急的等待着,他二人在山中来回踱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就是一声一声的叹息。

这时候,已是夜深时刻,山里本是寂寂,但底下却是有一阵骚乱,原来是出去打探消息的弟子回来了,玉阳子赶忙问道:“怎么样?”

那人回答道:“回家主,弟子奉命前往千苍山打探消息,但还未到千苍山,便碰到一个原来九州门但与弟子交好的朋友,具体情况还是让他来说,但他昔日在九州门也是受尽欺辱,还请家主饶他性命,并准许其入我玉流宫。”

玉阳子一听,但知天命必然已死,但如今他玉流宫弟子本来就少了许多,这人既有意入他玉流宫,不如就成全他,当下道:“我答应你,你让他过来说!”

那弟子连忙叩首,吹了下口哨,一道光芒闪现天际,瞬间移了下来,玉阳子心中一喜:还是个已经会御剑飞行的!

祝融子心里却是不悦,这玉阳子凭空收了个这么个弟子,他如何高兴?要知道,光这御空飞行的境界就是常人也要修行个数年,有点甚至还过不了这一关。

光芒散去之后,一个人影出现,他知玉阳子急着了解事情真相,当下将当日情形详细说了一遍。

玉阳子与祝融子却是一时瞠目结舌,那将天命与烛龙都杀死的人到底该是怎样的人?该有多恐怖?

但他二人立刻反应过来,眼下显然不是叹息这些的时候,他们身在中原,此地可是正道聚集的地方,虽然说眼下正道应该不会去找他们麻烦,但这种正邪之争,谁又知晓?

二人对望一眼,均知对方有离去之意,玉阳子当下道:“既如此,祝兄,我宫中还有琐事,就先行告辞了。”

祝融子知他去意,况且他待会也要离去,就点了点头。

玉阳子走出一步,朗声道:“玉流宫弟子随我回宫!九州门弟子愿意入我玉流宫的也随着一起来,过往一切悉数既往不咎!”

他此言一出,底下一阵骚动,不过一会,底下弟子便分作两派,祝融子脸色微变,心道:好你个玉老头!

道道光芒闪过,原本绚丽的星空又归于宁静。

长夜寂寂,月光如水一样,洒遍人间,山头,微风簇起,拂乱苍生之发。

无叶寺厢房,有人轻叹,是你么?

又一次牺牲了自己,拯救了天下?

只是,这一次的,牺牲,为何是如此的决绝?

清泪洒,人哽咽。

月冷无声。

星媚无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