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破天

寒秋

破天 空山叶 1101 2013-01-23 09:22:24

  清晨6点,我下了客车,踏上那坑坑洼洼的小路,还是在那个市标转盘处,我走向那破败城乡公共,熟练的逃出10块钱,交给售票员,用一句已经不太纯正的家乡话跟她说:“我到范集。”

她瞥了我一眼,随手撕了一张票给我,然后自顾走去了。

我的10块钱,送我回到家乡。

?中篇

在我前几年的时光里,我一直要逃离这个地方,因为我胸中装有更广阔的天地,更富饶的天堂。

在我前几年的岁月里,我从来不知道,思念家乡的味道究竟是什么;古诗里近乡情更怯,怕恐是同乡的情感从来不曾体会。

正如在我21年的生命里,从来不知道我们口耳相传的恩师究竟是怎样的;古典故事里儒家尊师重道的那些瞬间的感动从来不曾深深的刻在内心里。

?下篇

我回到了家乡,恩师。

皲裂的土地上扬起阵阵的黄土,弥漫了整个乡村。浑浊的天地,看不清远方的路,我走在乡村的小道上,静静的体会幼年时侯乡间的宁静。

没有虫鸣,没有鸟叫。

这里真的宁静了。

树木,一片萧索。

中午的时光,总该是热闹的时分。我走家窜门,想要找到童年的玩伴,我是多么想要再纯真一次,多么。

可是,这里没有人家。

百里,无人。

奶奶说:“他们都出去务工了吧。”

爸爸插话说:“你好好上学,将来比他们有出息。”

我总是微笑着回答说:“嗯,嗯。”

可是,真的么?

我真的必须上学吗?

你怎知道?

空气里弥漫着腥臭的味道,我走到家乡的小河边,静静的坐了下去。黑呼呼的河水,死寂的游荡着,归途?未知吧。

我想到了那篇著名的《死水》,当年闻一多先生创作死水的时候,是否会想到当他以后,中国人会大批量的造出多少死水呢?

腥臭,闻之欲吐。

四周寂静,一阵春风吹过,夹杂起浓烈的腥臭味道,穿过我的身体,吹响河边漆黑身体的树木,树木沙沙作响,落叶,萧萧。

寒冷,逐渐的冲出河边,漫过河堤,席卷,整个......

这里是春天吗?

如果是,那么春风吹过,不应该是草青树绿的吗?

我不由得想起秋天。

秋天总是萧索的么。

我总是爱多想。

村里人越来越少,我幼年的玩伴,一个个成了长途奔袭的候鸟,神州万里疆土,都是我们的天下了。

我去上学了。

老爸总是告诉我要好好学习,可我一直不老实,因为我始终不理解我学与不学究竟会对我的命运产生怎样的影响。你知道么?

因为我不知道,所以我从来不会去认认真真的去学习。

我喜欢秋天,人说那是收获的季节,我希望我能在这个季节收获一点东西,而事实上,我也经常会收获许多东西,都是你想要的,老爸,你高兴么?

我也高兴,但我不敢去收割了。

在岁月的流逝中,我流逝的还有去成功的勇气。

我不喜欢秋天了。

那些落叶,那些秋风,那些枯草,那些败菊,那些死寂,那些受伤的小鸟。

我统统不喜欢。

我喜欢春天了。

可是,春风乍起的时候,落叶就不会萧萧之下么?

那些,走出去的候鸟,如何安栖?

恩师,又该给你怎样的答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