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破天

上山

破天 空山叶 2081 2013-01-23 09:22:24

  巍峨高耸的千苍山笼罩在深深的夜色里,漆黑,而不见光亮。

夜,静悄悄的。

风,软绵绵的。

黑暗里,一道红色的光芒,逐渐的闪现,慢慢扩大,直到照亮了这偌大的千苍山。

莫愁湖水,闪耀着暗红的光芒,黑压压的人群夹杂着嗜血的光芒,围绕在莫愁湖水对岸。

一道红光打向水云阁,水云阁弟子立刻紧张起来,准备对敌。他们在约莫一个时辰前发现了魔教的人马,在最初的安静之后,如今,莫愁湖水两岸聚集了无数正魔两道的人物,只是,谁都没有轻易动手。

道渊站在大殿之前,冷冷的看着如今的形势,眼角微微抽搐。

身后一声佛号响起,只听得道:“师叔,这妖人不知用了什么法子,弄得这些人丧失了心志,而且其中不乏道行高强之人,就连魔教的玉阳子和祝融子也都在其中,我师父师叔们不愿甘为傀儡杀戮人间,已然坐化,他们拼死护我出来报信,就望师叔施展神通,还世间郎朗乾坤,锦绣山河!”原来是无叶寺的法正。

道渊听了缓缓点头,心道:我正道真是多灾难啊!可惜十年前我化去了一半功力,不然如今就可祭出破天剑……

他不断的摇头叹息。

此刻,魔教那边已然开始有所行动。

但魔教那边似乎可以御空飞行的并不多,只有少数人飞过湖水,到达广场之上,而且这些人似乎道行都不高,不多会都被杀掉了。也不知道是不是魔教那边真的没有可以御空的,如果是这样,那么正道可算有救了。

可是,魔教的弟子无法越过莫愁湖水,但是他们还是前仆后继的往前涌去,没过多久,就有许多的人淹死在湖中,湖水也是一点一点的上涨。

几个小时过去了,水云阁弟子没有丝毫的懈怠,仍然是坚守在冰冷的夜色里,看着魔教的弟子仍然前仆后继的踏进湖里,众人的面上都是难看。

忽然有人叫了一声:“不好,湖水被排向两边,魔教将广场前的一段莫愁湖用尸体填住了!”

道渊大惊,原来魔教弟子是用尸体填湖水,当真是……他内心一阵发毛,如今没了湖水阻隔,那魔教岂不是要长驱直入?

果然,魔教弟子真的踏在淹死在湖中的人的身体上冲了过来,狰狞的人群张着血淋淋的巨口,眼神,漫无边际的看着前方的星空,黑夜,逐渐撕下真实的面容,冰凉的感觉一阵又一阵的传来。

“云之,你带领几个优秀弟子下去,务必将这些妖人阻隔在莫愁湖上,为师及诸位师长在此为你掠阵!”

风云之听了一摆手,立刻就有一列弟子站出来,他们默默的走向前方,若决绝的死士,奔赴未知的黄泉,待至归来,风与云,为之消亡。

雨,乍起。

风,乍厉。

千苍山上,乌云一点一点的遮蔽的明媚的星空,死者,带来死亡的气息弥漫了整个黑暗。

夜,突然静了下来。

“萧小杨!”黑暗中一声清凉的声音却若惊天的巨雷,炸响在每个人的耳边,那个不可一世的弟子,那个投身魔教的叛徒,是在斩杀着曾经的兄弟么?

为何,背叛的他的世界?

还是,世界背叛了他?

明风玉凌剑横空而握,蓝色的光芒逐渐涨满整个天空,风雨,为之乍停,黑夜,逐渐转为白天。

一场厮杀,是否会结束整个世界的战争?

一夜争斗,是否会终结黑暗里的勾心斗角?

无人知晓。

天亮了,水云阁众人已然失去了莫愁湖这一天然屏障,黑压压的人群逐渐挤上

剑气充涨着千苍山的天空,撕裂夜空的黑暗,待至引来天地的曙光之后,世界又重新归于光明正大?

风云之在人群之中充杀,看着自己身边昔日的师兄弟一点一点的消亡,他眼中绽放出无比的愤怒。

天际,那躲在云层里的恶魔依熟悉,旧没有现身,只是为何自己对那片云层会有那么一丝的熟悉,亲切?

荒唐之急!

即使是自己错手杀了他妹妹,他也不至于如此欺杀师门吧?况且,他也没有这么大的能耐的。

不会的。他心里如此想着。

血腥的味道迎面而来,一个曾经朝夕相处的师弟被人斩杀为四段……

朝夕相处的他,死在了我的面前。

他怒吼,执剑冲出天际,敖立在云层之上,使出全身道行对着那神秘的云层,斩将过去!

漫天的剑气,直要撕破无边的天空,将那心**奉的神祈拉下结束这永无休止的战争!

可是,那看似漫天的剑气遇到了那神秘云层,竟然都像是钻进了水中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

一声巨响,神秘云层突然绽放出无与伦比的血红色,一道道血红色的剑气打了出来,直直冲向风云之!

风云之冷哼一声,知道这怪物定然厉害无比,便不作纠缠,转身迈了个身影,躲了过去。可是那血剑似乎有灵气一样,却是转了一个弯后,又攻向了风云之。他无奈只好出手抵抗,谁知他匍一接触到那血剑,立刻感到一股大力涌来,如一座大山一样,直直压了下来!他脸色刷的一下白了起来,口中吐了一口鲜血,若风中之枯草,坠落人间…

他没有摔在地上,道渊如鬼魅一样出现在他身下接住了他。身后众长老也是齐齐飞身而起,冲向那神秘云层,可是还未靠近那云层,就遭到了无数血剑的攻击,他们虽然是水云阁的长老,但到底还是在十年前与天命的那场大战中损失了道行,是以如今道行虽高,但与风云之相比也未高出多少,面对这道道凌厉血剑,情知不是敌手,但如今天下危亡,他等身为正道之人,在面对此等危险局面,又如何可以退缩?当下对眼相望,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决绝。于是心照不宣的齐齐接踵而至般冲向那云层。

他们连起来以身躯作盾,让那邪恶的血剑穿透自己的身躯,以换取后面人的前进,终于在一种长老只剩下两位的时候穿进了云层,那云层中瞬间传来凄惨的叫声…

可是经过这一对战,那云层也消散开来,逐渐的露出一张丑陋的面孔!

白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