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军旅穿越——武装佳人

第五十四章 逆作战(二)

军旅穿越——武装佳人 冬月十三 2436 2011-11-25 09:12:16

  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只要你去挤,总是会有的。林悦现在就完全贯彻了这一精神,并将其发挥到了极致。在大家都忙着上课、充分准备复习迎接期末考试的时候,林悦还是不气不馁的围绕在李飞扬身边,展开总攻架势,即便没有任何进展,即便她没得到什么好脸色。用王君竹的话就是再拿不下李飞扬这一年都快过去了。

林悦的行动自然瞒不过学校的老师和领导,再说林悦还那么高调,估计即便是想瞒着也迟早会被发现。可是除了导员杨军宜一次象征性的谈话外,就再也没有什么其他的风波,这在学校的历史上恐怕也要数头一份了。其实学校的几个大领导们对双方的家庭再清楚不过了,尤其是在李正南放话让自己的儿子追上老林家的女儿之后。当然,两个孩子一直以来的优秀无疑是他们如此高调“谈情说爱”的免死金牌,连个人也都知道这个道理,所以无论是平时的学习,还是训练俩人在各自的队伍里始终都是最刻苦、最认真,也是成绩最好的那一个。李飞扬那边到不至于引起什么轰动,因为李飞扬在部队也一直都是如此,就因为跟5连的人打赌跑越野15公里,他能在腿部受伤的情况下背着自己的队友跑回终点,就这份拼劲就叫所有人信服,再加上大家都知道他的身家,更没有什么人对他产生异议了。

林悦这边可就不一样了,谣言基本上就是论吨装的,要不是林悦比别人在“这个门”、“那个门”的时代多活了二十多年估计也距离崩溃不远了。可是一想到自己不主动就挽回不了李飞扬,林悦就积极的穿梭在漫天的绯闻里、来去自如。

有时候李飞扬都怀疑,林悦的脸面是不是拿什么钢筋混凝土浇筑的,要不然怎么连他这个大男人都忍受不了,林悦还能在众人面前对他笑颜如花。李飞扬其实是早想原谅了林悦的,特别是在她做了这么多天的跟班以后。可是不知为什么,他忽然很喜欢被林悦追着跑的感觉,尤其是那么贴心的呵护和毫不掩饰的崇拜,所以十天了,除了不痛不痒的几句问候,李飞扬还是没打算和解。

“泉哥,排长呢?”午休的时候林悦欢快的声音透过电话听筒传过来,李飞扬眉毛一挑,不自觉的倾了倾身。

谷泉斜着眼就将李飞扬的小动作收入眼底。“他在宿舍啊,要他听电话吗?”谷泉笑呵呵的应对着这个新收的干妹妹。对这个干妹妹,谷泉是一百个满意,用谷泉的话就是,“这得感谢李飞扬的难伺候,要不然上哪找这么好的妹子去”。

“不找他,我找你!”林悦怕谷泉将电话转给李飞扬,急忙澄清。那种急切竟让李飞扬妒忌的发狂,于是拉开门出去了,只是将门摔得震天响。

其实林悦打电话无非就是想问问李飞扬他们下午的安排,连续这么多天追求未果,林悦自然是着急了。谷泉放下电话,心里早就乐不可支,李飞扬吃醋的样子绝对是他这辈子看得最高兴的画面。

“两两自由组合,使出真功夫!”随着教官的一身令下,李飞扬他们开始了下午的操练。李飞扬的对手自然是倒霉的谷泉,就算谷泉躲到了一边,还是被抓了回来,被迫对抗。正当俩人斗得难解难分的时候,一阵歌声吸引了这群军官们的注意。

“那是我日夜思念,深深爱着的人啊!到底我该如何表达,他会接受我吗?也许马上就要会对他说出那句话,注定我要站在这里,告诉他我爱他!爱情还是遥不可及,是不是应该放弃?一次一次无情拒绝,春天啊你在哪里?”林悦鼓起勇气将自己改编的《老男孩》深情的唱了出来,手还不停的指着李飞扬的方向。那悲凉的声音,甚至一度让人怀疑她是一个被男子抛弃的可怜人。

军官们完全被林悦感动的一塌糊涂,那直勾勾的眼神昭示了他们如狼似虎的本性。林悦一身作训服,头发利落的挽在脑后,眼睛中还有未干涸的泪水,那摸样就像是出水芙蓉,清新可人。李飞扬是在谷泉不怀好意的笑声中缓过神来的,再看看战友们穿梭于两人身上的视线,李飞扬跟教官告了假,立马从训练场上飞奔而来,拖着林悦就走,完全不给林悦任何说话的机会。

“那女孩谁呀?还挺漂亮的!”搏击教官一脸八卦的向谷泉他们询问,“是传说中李飞扬的女朋友不?”

“教官你还挺跟时代潮流,那女孩叫林悦,可是咱李排长的心尖子!”一个军官爆完料,大家马上就看到了李飞扬的那愈发急切的步伐,随即一阵哄笑席卷而来,林悦立马将头低下来,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李飞扬拽着林悦来的不是别的地方,正是李飞扬他们的宿舍。将宿舍门大力关上之后,李飞扬一把就将林悦甩在床上,“你说,你到底想干什么?”说不上是愤怒还是吃醋,总之李飞扬一脸阴沉。

军官们的床根本就只有一床被子,痛感一传来,林悦马上呲牙咧嘴的喘着气,用手使劲揉着肩膀。听李飞扬的大吼,林悦立马小鸟依人的瑟缩在床脚,眼睛里满是尴尬和委屈。“我想挽回你啊?所以才想出这么个法子!”想到刚才的场面,林悦不自然的捂住了自己泛红的双颊,“肯定让你丢脸了,下次我绝对不敢了!”林悦立马跪坐在床上,右手伸出三个指头举过头顶,“我发誓,你千万别生气!”林悦连珠炮一样说完,随即软软的看着面前的大男人。

“草木皆兵”,这是李飞扬看着林悦一连串动作后的直觉反应,原来不知不觉自己竟然让小丫头这么害怕。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哪怕是随便沉着脸,小丫头也会像小兔子一样惴惴不安,马上想办法解除警报。这样的林悦不仅让他生出大男人的满足感,而且更让他怜惜不已。伸手握住林悦高举的右手,李飞扬小心的将她拉到怀里,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我没生气,”李飞扬的语气中有些无奈,随即叹了口气。

“安静?莫非是暴风雨的前兆”林悦面对李飞扬的突然缓和有些不知所措,心里难免猜测。“难不成你想在我背后揍我一顿?”林悦吐口而出,眼睛里显示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

李飞扬紧了紧手臂,有时候他真是跟不上林悦的跳跃性思维。“你歌里唱的都是你的真心话?”

“我唱的什么啊?”林悦推开李飞扬的怀抱,满脸真诚的询问。

“你说你唱的什么?刚唱过就不记得?”一想到林悦歌曲里的真情告白,李飞扬心里就忍不住痒痒的,暖暖的。

“啊!”经李飞扬这么一说,林悦急忙点了点头,就怕好不容易缓和的气氛跑掉。“我当然记得,要不要我再唱一遍给你听啊?那可是我想了好久才成功的!”说到这个得意之作,林悦立马露出难耐的兴奋。

“我不要你唱,我要你用说的!”搬正林悦的脸,亮晶晶的眼睛直视着。“说你爱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