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军旅穿越——武装佳人

第四十八章 “程咬金”

军旅穿越——武装佳人 冬月十三 2320 2011-11-25 09:12:16

  李飞扬那一丝不苟的性格碰到了林悦,绝对只有破功这一条路。捡起地上的书包,李飞扬三两步就将林悦控制在了势力范围之内,还使出了警察押解犯人常用的一招,将林悦的双手反剪在背后。林悦是有那么点功夫,可是在侦察营尖子面前就有点鲁班门前做木匠活的意思了。

“李飞扬,你好意思啊你,欺负我一个弱女子!”双手被制,但是林悦这嘴可是没闲着。

“你呀,就是这张嘴利!”李飞扬用脚一踢林悦的腘窝(膝盖后面),就轻轻松松把挣扎的林悦摁跪在地上。“我怎么看上你这性子了,还无法自拔?”李飞扬甜蜜的在心里酝酿,不自觉的就脱口而出。

林悦禁不住翻了翻白眼,“你这意思是我还要多谢李上尉的厚爱喽?”

“这种情况你还不不服软?你以为我这小擒拿是白练的是不?”李飞扬其实是想跟林悦玩点浪漫,可是他这闷罐子碰上林悦这野性子,这浪漫可就有点另类。

不过林悦倒是挺满意这种交流方式,因为毕竟李飞扬以前不是两句话就没电要不就干脆冷处理,能让他多说几句话林悦心里自然美滋滋了。“你喜欢就直说,干嘛一副看上我你很亏的样子?我知道你这是委婉的示爱,爱我在心口难开呀!”林悦就差没前滚翻了,额头上早就沁出了一层汗,可是捉弄李飞扬的心就是没消停下来。

“你这丫头,你,你……”李飞扬“你”了半天愣没整出下文,干脆手上用了点劲,“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自己性别女?你这张口情闭口爱不知矜持,我看你就不知羞涩为何物?”被戳中心事的人往往就是这么不淡定,一向惜字如金的李飞扬立马就聒噪了起来。林悦这情况是没法回头,否则李飞扬那火红的脸庞定能叫她心花怒放。

说实话刚开始的时候李飞扬用的就是个巧劲,林悦虽然被制可是还真没怎么难受。但是现在他明显是在状况外,可就苦了林悦这纤纤玉臂了。“哎呦喂”林悦这一声成功的拉回了李飞扬的注意力,一想到自己手劲太大可能误伤了佳人,立马松开了钳制。没有力量牵扯的林悦,马上就直直的向前倒去,随即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李飞扬刚开始根本没在意,以为林悦是在恢复体力,可是半天了林悦还是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想到林悦以前有过晕倒的记录,李飞扬马上慌了神色。“林悦,你怎么了?别吓我!”将林悦上半身抱起倚在自己身上,伸手拍了拍林悦的脸颊,末了还使劲摇了几下。“林悦,林悦……”看林悦还是没什么反应,李飞扬早先练就的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的定力早就抛到了九霄云外,二话不说就把林悦横抱起来,朝医务室狂奔。

本来林悦还为自己赚到的公主抱得意不已,可是没多久林悦就在这一颠一颠的状态中蹙起了秀眉,吃的饱还要骗人果真是要遭报应的。说时迟那时快,林悦豁的睁开眼睛,一个鲤鱼打挺就滑出了李飞扬的怀抱,顺势跑到树底下吐去了。李飞扬双手还保持着抱人的姿势,看着空空的怀抱,再看看箭一般飞出去的林悦,脸上的表情可谓精彩。从惊讶道惊喜再到无奈,李飞扬一手使劲磨蹭自己的短发,随即三两步跑到了林悦身边,一边抚着林悦的后背一边忍不住偷偷笑了起来。“你还真是晕的快、跑得快、吐得快……”

“你那有面巾纸吗?来一张!”林悦这正难受的昏天黑地,哪有心思听这弦外之音呢?所以自己的小计谋被发现还不自知。

“什么是面巾纸?你是说手纸吗?”这年代哪有面巾纸,也亏的咱们李大排长领悟能力佳。

林悦心里这个懊恼,嘴不觉抽搐了一下。“对,对,对,就是手纸!”

“我一大男人没事拿什么手纸啊,又不……”

“你一大男人哪那么啰嗦,用纸还分男女,没听说过,有本事你永远都别用啊!”还没等李飞扬说完林悦就开了口,愣是呛回了声。

“我可没那本事,刚才我那句没说完,‘又不如厕拿什么纸啊!’”李飞扬波澜不惊的一句话可把林悦满肚子的委屈硬生生憋回了肚子里。

“你这家伙!我不揍得你满地找牙我跟你姓!”林悦想直起腰来给他来顿掐,可是刚抬头就有一阵反胃感袭来,顾不得“仇怨”赶紧扶着树弯下腰来,又吐了个天昏地暗。

看着林悦那难受的样子,李飞扬再迟钝也知道想点补救措施了。于是拍了拍林悦的后背,“看你吐的腿也软了,恐怕也没什么力气走了,我就去给你找点水!”说完皮鞋撞击石板路的急促声立马清晰的传到林悦的耳朵里。

“说个好听的话能死啊!关心我就直说呗,跑那么急投胎啊!”抱怨归抱怨林悦心里还是小小的甜蜜了一下。可是短促的甜蜜马上被口腔里难耐的气味驱散了,林悦实在没什么力气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几步之遥的石凳上垂头自抑。

正想着一方洁白的帕子就这样递到了眼前,林悦一抬头就看见王兵静静地站在自己面前,“还是你最好!”说完林悦一把扯过手帕没有丁点犹豫。“我要水,嘴巴里好难受……”说完林悦雾气蒙蒙的眼睛就这样直勾勾的盯着,王兵果真不负所望从书包里拿出军用水壶递了上来。林悦立马就收起可怜相打开水壶,漱口喝水,直到涓滴不剩。

“王兵,你果然是我的及时雨!你的包包简直就是多啦A梦的百宝箱啊!”将水壶还给王兵,林悦还不忘溜须拍马。林悦将水壶放进包里,他根本没去细究他不知道的什么多啦A梦,因为他还陷在李飞扬告白的思绪中无法自拔。他只是本能要关心林悦,不忍他受到一丝一毫的难。

没有追问,因为王兵就是那种一旦认定了一件事就默默付出的人,所以他极力压抑着心里的不安出现在林悦身边,一如既往。“吐了这么长时间,要不要回宿舍休息一下?”说着王兵背对着林悦蹲了下来,指了指自己的后背。

“好呀,好呀!我可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以后我绝对不这么没命的吃了,太惨了!”林悦趴在王兵背上,双手很自然的就环在了王兵的脖子上,头还很自觉的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人家是饱暖思**,我这是吐完有点乏,我就睡一小会了……”王兵就这样背着他心里的甜蜜一路慢慢的走了起来。许是太累了,林悦趴在王兵温暖宽阔的背上竟渐渐如梦,更是把李飞扬抛在了脑后。

等李飞扬馒头大汗的跑回来,哪里还有林悦的身影。懊恼的拍了拍大腿,李飞扬转身就向林悦的宿舍跑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