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军旅穿越——武装佳人

第六十一章 升温

军旅穿越——武装佳人 冬月十三 2500 2011-11-25 09:12:16

  自从那天偶遇之后,林悦只要是不在家基本上所有的时间都跟李飞扬混在一起,逛商场、逛公园、滑冰、下馆子,但凡是林悦能想到的林悦都去玩了个遍,美其名曰让李飞扬将功赎罪。在饭店那天,林悦控诉起李飞扬许久不来找她的事实,险些哭了鼻子,红红的眼圈立马让李飞扬招出了事实。原来李飞扬一直贴身收着那张写着电话号码的纸条,可是洗衣服的时候纸条泡了水,数字晕的一团一团的根本什么都看不清楚,郁闷的李飞扬是无以复加,甚至一度后悔没问林悦的地址,要是就这么错过了,李飞扬非抽了自己这条老筋不可。

“排长,你看这个!”林悦指着战史博物馆里的一条红缨枪兴奋的叫起来。这是林悦央求了李飞扬好久才蹭来的,到李飞扬他们连队看看。

“我每次来打扫都要瞻仰一番,也就你图个新鲜!”李飞扬话是这么说,可是还是不自觉的迈开了脚步,自发的挪到这杆颇有历史的红缨枪面前。“这是我们连第一任连长传下来的!”

“呦呦呦,瞧你那自豪样!”林悦转过身就看见李飞扬神色肃穆的看着玻璃橱窗,随即狡黠的笑了起来。“你貌美如花的女朋友你都不好好看看吗?”

“别胡闹,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点了点林悦的脑袋,李飞扬红着脸就将林悦拽出了战史馆。

“一个大男人你害羞个什么劲啊?才刚进去没多久就拉人家出来!”林悦小声的抱怨着,心里可是乐开了花。

李飞扬知道自己是又着了这丫头的道了,也就懒得反驳她,谁知道她又会蹦出什么惊人之语。这是他的地盘,他可不想以后再兄弟面前羞得抬不起头,连点威严都保不住。他可没忘了早晨营区门口林悦那声“亲爱的”造成的轰动效果。可是,林悦注定了就是他的克星。

李飞扬是想抽回手的,大白天的部队里可是人来人往的,林悦却在这时粘了上来。“排长,别生气哈,我以后再也不惹你生气了好不好!”说完,林悦跑到李飞扬前面,面对着他倒退着走,还不忘使劲晃着李飞扬的胳膊。“排长,你能不能原谅我呀!”

看着林悦那不怀好意的笑,李飞扬心里虽然毛毛的可是他量林悦也没什么使坏的胆子,索性静观其变。“我没生气呀,你哪只眼睛看到我生气了?”

“真的吗,那就好!”林悦高兴的大步向后退了两下,还没来得转身,就顺着身后的斜坡向后倒去。

看着这一幕,李飞扬简直就吓破了胆,还好李飞扬早就注意到了这条坡,一个箭步就冲了过去,堪堪将林悦拉住抱在了自己的怀里。“你想吓死我啊,看你下次还敢不敢倒着走路!你以为你脑袋后边还有眼睛啊?”

“排长,我害怕!”林悦说完就将脑袋埋在李飞扬的胸口嘤嘤的哭了起来,“刚才吓了我一跳,你不安慰我还凶我?”

“好了,你这小丫头!别哭了!”林飞扬像哄小孩子那样一下一下的拍着她的后背,还不忘轻声哄着她,“别哭了,眼睛哭肿了就不好看了!”林悦闷闷的哼了一声,就这样我在李飞扬的怀里,完全一副两人甜蜜相拥的样子。就在李飞扬哄的忘乎所以的时候,一阵隐忍的笑声,立马将李飞扬拉回了现实,一个用力就将林悦从怀里扯了出来。

“排长,就这么喜欢咱嫂子呀,抱怀里还不撒手了!”小黑是排里的新兵,可是开起玩笑来可是一点都不怕生。

“排长,嫂子真是漂亮啊!比护理站的王菊还漂亮!”战士们七嘴八舌、乱哄哄的笑了起来。

李飞扬是不好意思可是那点威严还是被他发挥无遗,“皮痒了是吧,有空我非好好给你们几个加加餐!”

“排长恼羞成怒了,兄弟们撤!”说完,几个人还不忘排成列像模像样的走过去。

看着李飞扬狠劲的扒拉这自己的平头,林悦哈哈就笑出了声,“怎么样,被大家笑话了吧!叫你凶我!”林悦得意的吸了吸鼻子,小脑袋一转,哼着歌就蹦蹦跳跳的走了,只留给李飞扬一个欢快的背影。

“这小丫头!”李飞扬无奈的笑了笑,三两步就跟了上去,一把就将林悦的手攥在了自己手里,还故意使了使劲。

“你不怕别人看见啊!”林悦可没想挣开,她巴不得李飞扬一直攥着呢,让越多的人看见越好。

“我的名声早让你给毁了,我害怕啥啊?”虽然说得理所应当,可是李飞扬还是有点不自在,准确的说是受不了在别人面前摆出这幅恩爱甜蜜的样子,他骨子里就是个这么个人。

俩人是在李飞扬的宿舍吃的饭,饭是小黑从食堂给打来的,炊事班长听说部队来了家属还特意给准备了打卤面,这可把林悦美坏了。俩人吃过饭还想再营地里转几圈的,可是看着阴沉的天空,李飞扬还是决定趁早把林悦送回家,要不然这雪一下,车就不通了。

开着车,李飞扬一路小心翼翼的将林悦护送回了家,还特意绕道烤鸭店给林悦买了两只,知道这丫头是个嘴闲不住的。林悦自从上次从饭店回家后就和林妈妈一起来到了姥姥家,因为林爸下了部队,娘俩自然就出来混饭吃了。所以李飞扬一直都以为林悦家就在这片胡同里。

“你现在住在姥姥家?”李飞扬一边给林悦解安全带一边打量着附近的房子。

“恩,我爸不在家,我妈就带着我来蹭饭了!”林悦嘻嘻的揉了揉鼻子,就迅速的将烤鸭抱在怀里。“我姥姥姥爷也爱吃烤鸭!”

“下次,我再给他们送!晚上了你也别吃太多!”李飞扬看着这房子有些年头了,暗自琢磨着要出点力。林悦点了点头,打开车门跳下车的时候,还趁机在李飞扬脸上香了一口。摸着自己有些潮湿的脸颊,李飞扬暗自笑着这小丫头古灵精怪的个性,直到林悦的背影消失在巷子口,他才发动汽车离开。

林悦一进屋,迎接她的就是满屋子飘着的饭菜香气。“姥姥姥爷,妈我回来了!”林悦将烤鸭放在餐桌上就奔着厨房去了,可是刚碰到拉门就被老爷子一声狮吼功吓的停了脚步。

“悦悦!怎么现在才回来!”老爷子拄着拐杖,吭吭的敲着地板。

“哎呦喂,姥爷!您可吓死我了!现在才6点怎么晚了呀!”说完就跑到老爷子身边扶着他坐下。“不会是我姥姥又教育您了,您就拿我当出气筒了吧?”林悦直接坐下剥起橘子来,老爷子就爱这口。

“就你这鬼丫头知道的多!”拿过橘子来,老爷子冲着厨房直做鬼脸。老爷子年轻的时候可是留过洋的,后来新中国成立了就回国当了工程师,一辈子都是个一丝不苟、刚直威严的人,这老了退休了以后越发的像个小孩子了,这不放着科研所的老干部楼不住,偏着喜欢小时候住着的小胡同,非说是有人气。姥姥一辈子都顺着老头子,自然也就甘心乐意的跟着搬了过来。

“姥爷,我带回了俩烤鸭,正好咱晚上给消灭了!”一看评书的时间到了,林悦顺手就打开了收音机。“姥爷,您先听会,我进厨房帮帮忙!”看着林悦越来越懂事,老爷子的心里甭提多高兴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