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王爷也倾城

如此另类,新婚夜

王爷也倾城 丹绢 2183 2013-03-18 10:45:47

  **

“吉时已到,新娘上轿!”

“岳父岳母放心,恒珈一定会善待莺儿的!”

郑莺耳畔萦绕的是斛律恒珈对爹娘的许诺。

“起轿!”

乐声响起,郑莺走向了属于她的未来!

*

“娘亲,我也去凑凑热闹好不好?”

郑吟看着姐姐上轿,内心既欣慰又惆怅!

欣慰的是姐姐终于得到了属于她的幸福,而惆怅的是自己的幸福归属在何方?

算了,不想了,船到桥头自然直!

现在,她得去看看自己送给姐夫的新婚贺礼。

嘿嘿,保证一生难忘啊!

唔,她承认,她邪恶鸟!

“好吧,你看可以,但是不许太过!”

“别坏了你姐姐的洞房就行!”

看来,知女莫若母啊!

“哪有的事,娘亲,人家这次回来可乖了!”

“都堪比我们家的咪咪了!”

“去吧去吧!早点回来,不许贪玩!”

“遵命,嘻嘻!”

“对了,我带三妹和小妹一起去哦!”

“去吧去吧!都去我也清净!”

“家里还有事儿呢,你们玩去吧!”

*

拜过天地,进洞房。

郑莺被喜娘扶着送入房内。

半晌之后,斛律恒珈推掉了所有的客人,进房陪他的新娘。

*

新房内。

“恒珈,我们来玩一个不同于拜堂的仪式,好不好?”

新娘子羞羞的提出建议。

二妹告诉她,那种拜堂的仪式太过老套,应该推陈出新,追求与众不同!

“小莺儿,春宵一刻值千金,知不知道?”

“为夫等的花儿都谢了啊!”

某新郎有临阵脱逃的趋势。

“别想躲,吟儿说了,我们的拜堂仪式不好玩,得追求新颖,我听她说了一个建议,挺好玩的,你就陪我玩玩吧?”

“好不好嘛?”

郑莺拿出了绝招——撒娇。

这招可是男人最好妥协的一招,百试百灵!

“好吧,说吧,怎么玩?”

“我都把台词和道具准备好了,你先看看,然后吟儿说你就知道怎么做了。”

“台词?”

“道具?”

“那是啥玩意儿?”

斛律恒珈不解,没听说过啊!

“嘻嘻,吟儿告诉我的,我也不是很懂啦!”

“那,给你看哦!”

“一会儿看你表现啦!”

郑莺拿出一个状似板指的玩意儿,可是比那精致多了,好像还是黄金打造的。

接着再递给他一张纸,上面写着密密麻麻的……

额,姑且算是字吧!

“哎呀,拿错了,那是我给你带的,这才是你应该拿在手上的!”

郑莺拿过他手上那个东西,对他解释:

“听说这叫戒指,新郎新娘的定情之物,也是互许终身的见证!”

斛律恒珈头大了,谁能告诉他,他家那个温婉的小莺儿啥时候给那个疯丫头污染了?

呜呜呜……

没辙,还是依了她吧!不然他的洞房……

看完那些让人头昏眼花的狗爬字,头疼了!

就知道那丫头不会就此放过他!

“恒珈,看好了吧!”

“嘻嘻,吟儿写的这些话都没听说过呢!好好玩儿啊!”

郑莺看完,笑嘻嘻的说。

“莺儿,真要这样说啊?”

“咳咳,为夫可不可以……”

貌似,某人害羞了。

话说,新娘子还木有害羞呢,你羞个什么劲儿?

“不可以!”

“要是不同意,今晚你另寻他处歇息吧!”

哼,早知道你不会乖乖就范,还好吟儿聪明。

“不要不要……”

斛律恒珈头摇成波浪鼓,无奈之下,只得答应。

收起无奈之色,他忽然觉得若是对象是她,那应该是幸福的吧!

**

斛律恒珈走上前,执起她的手:“莺儿,你愿意嫁给我斛律恒珈,不管我这一生贫穷还是富有,灾难还是幸运,疾病还是健康,你愿意永远陪在我身边,不离不弃,直至生命终结!”

“愿意,我愿意!”

郑莺原以为那只是玩玩而已,没想到从他口中说出,是这般的感人。

“恒珈,你愿意娶我为妻,不管我这一生是贫穷还是富有,灾难还是幸运,疾病还是健康,你愿意永远陪在我身边,不离不弃,直至生命终结!”

“莺儿,不管你发生什么事,我都会陪在你身边!”

“请新郎新娘交换戒指,并为对方带上,从此永结同心,早生贵子!”

门外传来清冷的男声。

那声音之中居然藏着一丝不自然!

陷在深情中的男女浑然不觉,待按着要求完成了之后才猛然发觉:

有人偷窥!

门被来人推开:

“恒珈,难得看到你如此情深的一面……”

“高肃……”

原来是高长恭!

额,他身后还有三个看戏的小丫头片子!

看着斛律恒珈难得的变脸,高长恭薄唇轻扯,露出一丝笑意,刚刚给人算计的阴郁一扫而空。

斛律恒珈脸黑了:

“你不是不爱看热闹,什么时候变的这么鸡婆了?”

高长恭顿时笑意全无,又变成了一张冰块脸。

斛律恒珈突然意识到,某王爷不是心甘情愿的!

哎,又是那丫头!

忽然,他觉得自己背脊上一阵阴风阵阵。

怎么回事?

为什么他会有不详的预感?

*

“嘻嘻,姐夫怎么样啊?”

“感觉不错吧?”

“不过,不要太激动哦,精彩的还在后头呢!”

说完拉着其他看戏的两妹妹走了。

“二姐,你还有什么后招啊?”

“二姐,说给我们听听啊?”

“那你说说你怎么让那个冷冰冰的王爷听你话的啊?”

“哎,二姐,别跑嘛!”

“……”

高长恭听了那最后一句话,嘴角抽抽,不予评置。

想他在战场上,攻无不克,战无不胜,令敌手闻风丧胆,不想居然给一个小丫头算计了!

堂堂兰陵王的面子置于何地?

遇上她,似乎就是他的劫!

俊眉一皱,不喜欢这样的感觉,可又不觉得讨厌,他,到底怎么了?

*

斛律恒珈看着他皱起的眉头,顿觉不可思议!

平日里的他,总是一片淡漠,似乎什么都不在他眼里,不在他心里,也只有在惹怒他的时候,会感受到一阵阵煞气。

几时见过他长眉深皱,好像被什么问题困住,想挣脱,却又无比的迷恋,舍不得放手……

似乎是感觉到他的不解,高长恭淡淡的看向他:

“恭喜!”

“谢了啊!”

斛律恒珈微笑的拱拱手,知道他能说出这样的话,已属不易!

高长恭微微颔首,转身往回走。

远处传来他淡淡的忠告:

“换间新房,或许今夜你的洞房花烛才不至于给破坏!”

“一个时辰前,我已吩咐下人准备就绪,布置得一模一样!”

一语惊醒梦中人啊!

斛律恒珈忽然对高长恭顶礼膜拜。

*

只是,可惜了,他的洞房花烛终究还是被毁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