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王爷也倾城

冰释前嫌,两交心

王爷也倾城 丹绢 2735 2013-03-18 10:45:47

  高长恭不在意的扯扯唇角。

他本不是一个爱笑的人,这样的表情对于他而言,已经算是最佳的了。

郑吟看着他的表情,忽然有点无奈:

这人,怎么就这么别扭?

笑一下,又不会少什么!

伸手从怀里掏出一个东西,递给他:

“喏,给你的!”

“不许嫌弃啊!”

害怕被拒绝的郑吟,故意以凶巴巴的口吻说道。

不知为何,对他,她没有那种拘束感,可以随性而为,表现出最为真实的自己。

他接过一看,原来是平安结。

这种结,是用紫色丝线所串,中间是繁复的祥云图案,那编织的样式,真似紫色祥云盘旋,下面是紫色玉佩,上面雕刻着的是两个字:平安!以流苏挂底,紫色的穗子悬于下方,更为清新。整个看上去既高雅又新颖漂亮,更也适合男子佩戴。

像这样的结,他不曾见过,只因在齐国,这东西不常见。

可他知道,它寓意“一生如意,岁岁平安”!

据说用紫色的绳线编织的平安结,象征着一生安康——就像她为他写的那首曲子!

“我怎会嫌弃?”

“这是我收到的最珍贵的礼物了!”

高长恭自己都没有发觉,对她说话的时候,他的声音不是冷漠的令人惧怕,而是带着一股性感的磁性,仿佛能将人吸进去!

郑吟忍不住嗤了一句:

“切,堂堂王爷,天皇贵胄,收到的东西肯定比这贵重多了!我这玩意儿,可是不值几个钱。”

“王爷?”

“或许,我宁可当平民百姓,也不愿做这个王爷!”

“我是可以收到许多礼物,许多赏赐,可那些只是虚情假意,只是逢场作戏而已。表面上的价值不少,可都是民脂民膏,我觉得受之有愧!”

“钱财多于我而言,乃是身外之物!”

“我最最渴望的,却是毕生不可再得!”

“若是有的选择,我必定再不生于帝王将相之家!”

高长恭看着手中的平安结,心中万分感动,只是他已经习惯了冷漠来示人,不知道该怎样表达心中的欣喜。

或许,在爹娘离开之际,他的喜怒哀乐也随之而去了!

亦或者,那时的他,关闭了自己的心房,只待那个属于他的人,来开启那关闭的心门,融化这块冰!

她,会是这样的一个人吗?

他,期待着!

*

郑吟知道他只是表面光鲜,实际上,他也有自己的无可奈何!

生于帝家,或许衣食无缺,可人情冷暖却是最为或缺的!

“古人云: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

“王爷是非凡人,所遇之事或许艰辛,或许难堪,可风雨之后方才见彩虹,王爷何不将那些磨难想成道路上的绊脚石,过去的就过去,放眼将来才能过的更自在!”

“相信以王爷的才智,应该能懂!”

“人生在世,不可能总是风调雨顺,本来呀,磕磕绊绊才是人生嘛!”

“王爷,你板着脸也要过日子,笑着也要过日子,何不笑看人生?”

“岂不知,哭哭笑笑真性情!”

说着说着,居然还说起大道理了。

高长恭一整个哭笑不得!

这小丫头才多大,居然给他摆起大道理了?

不过,敢这样和他讲话的人,今时今日已不超过三人!

高长恭自己都不曾注意到,他的说话口吻已从本王变成了“我”!

而且,不可否认,年纪小小的她,却是说出了他深藏心中的阴霾!

他以为那是很难接受的,没想到,从她口中听到,像一阵微风拂过心田,带来阵阵暖意。

“郑姑娘,前次见你在战场上的神情,似乎及其讨厌战争!”

“我知道百姓都痛恨战争,可你表现出来的远比一般人来的强烈,我可以知道这个中的原因吗?”

郑吟瞬间也皱起眉头,摇晃着那颗小脑袋:

“我也不知道!”

“五年前,我莫名其妙昏迷了一个月之后,醒来感觉总是怪怪的,那时候爹爹为了我的病还全城悬赏呢!”

“在我的意识里,人与人之间是和谐相处的,虽然有明争暗斗,可不包括战争,每个部落甚至是国家之间,是可以和平共存的!何必为了国土的多少,帝王的野心而搞得百姓流离失所,家庭支离破碎呢?”

“每个人都是爹娘生的,都有家庭妻儿,一个人的命丢了或许对于将军,对于帝王来说,不算什么,可对于他们的亲人而言,却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人本该是平等的,难道就因为出生贵贱而遭到轻视吗?”

“当日我生气,便是因为这个!”

“尸横遍野,满目疮痍的景象,难道不令人生畏吗?”

“难道帝王霸业当真比百姓的安居乐业来的重要吗?”

“难道功名利禄真的高于人的生命吗?”

她不喜欢杀戮,更不喜欢看生命在她的面前流逝——她无法做到无动于衷。

好像很久之前也有人和她讨论过这样的一个话题,那记忆一闪而过,快的让她捕捉不到!

“没有人喜欢!”

“可是,郑姑娘,你有没有想过,这样的乱世,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若不主动出击,必成他人的刀下亡魂!”

“或许,只有天下一统,百姓才能真正的安居乐业!”

“亦或者,千万年之后可以出现你所说的大同社会吧!”

“我虽为王爷,虽为将军,可我亦是不喜战争的,兰陵王这个称呼对于我而言,只是杀戮,是罪孽,它时刻提醒我,我如今的成就皆是踏在他人的性命上,踏在鲜血上的!”

“一将功成万骨枯!自古以来,便是如此!”

陷入自己思绪中的高长恭,没注意到郑吟的不对劲。

台面上的话,他也会讲,可是真正做起来,却是比登天还难!

*

听到他的话,她不再执着于那样的影幻——因为她了解,越是深入,往往越难知晓,倒不如随意的好!

一直以来,郑吟都知道,他是不喜杀戮的——不然,在他手下的周军已不知死伤多少了。

她夜探敌营时,曾听周军将领说,此战受伤的士兵居多,死亡的人数居然没达到受伤的三分之一!

所以,她更加了解了,是她错看了他!

他从来都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真丈夫!

他的眼光,他的气度,皆令人叹为观止,令人敬佩!

因而,才有了她为他精心而备的“兰陵王入阵曲”!

他们都不曾想到,一曲《兰陵王入阵曲》广为流传,为后世所颂扬。

兰陵王的名声,传至千万年后,乃至流传至海外!

*

高长恭不知她心里想的什么,但他知道的是,他喜欢和她在一起感觉。

喜欢她思考时柳眉轻蹙的样子!

喜欢她戏弄人后的俏皮可人!

喜欢她义愤填膺,满腔不平的发怒模样!

他知道,此生此世,他至认定她!

可他不会强人所难,他看得出,她心中藏着事!

而他,家国天下,是赋予在他身上的重担。

耳畔那个人的话还在声声回荡——不可以爱上任何人!

他不敢,也不能让她受到半分伤害!

故而,无所不能的兰陵王,陷入了两难!

他没想到,这一顿,居然险些将她推入另一个男子的怀抱!

那个与他有着君子之交的男子亦爱着她!

*

郑吟看着盯着她出神的高长恭,小脸不觉羞红了。

这人,干么这么盯着她看?

“哎,你不知道盯着别人思考问题是不礼貌的事吗?”

故意摆出野蛮的架势,那小手也“啪”的拍在他的肩膀上。

隐于暗处的煊濮以及那些暗卫,心里不由得为这小姑娘捏了一把冷汗:

从没有人敢这样拍他们主子的肩。

别说拍了,连碰不碰的到都是问题呢!

可令他们大跌眼镜的是,他们家主子只是宠溺一笑,瞥了一眼,就再没啥反应了!

这这这,不符合常理啊!

“还有啊,以后别叫我郑姑娘,直接叫名字吧!”

“唔,姑娘姑娘好别扭!”

“那我可以唤你吟儿吗?”

郑吟刚退下去红潮再次泛滥!

真是的,都是他,没事声音这么好听干嘛?

出于礼貌,她点了点小脑袋,算是同意了!

毕竟是她提出的嘛!

***

待续!

求收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