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王爷也倾城

为君谱唱,入阵曲

王爷也倾城 丹绢 2060 2013-03-18 10:45:47

  一转眼,都过去半个月了,这半月以来,她一直都在悄悄的准备着一件事。

便是那些齐兵口中的惊喜,是,这是她给兰陵王准备的惊喜。

那一日,她与兰陵王吵了之后,遇到宇文邕,又被气了一下,反而清醒了!

她凭什么论断兰陵王的功过,只是战场上那尸横遍野吗?

她从没设身处地的为他想想,他,是齐国的皇室宗亲;他是大齐的兰陵王爷;他更是大齐人民心中的不败战神,没有他的守护,今日的大齐恐怕早已沦为了周国的亡国之奴吧?

不说别的,就是最近的这一次战事,也不是他去主动挑起的,他只是在敌人来犯时,杀死了敌人,守护了自己的国家而已,到头来,却被自己误会成了一个嗜血之徒,是谁都会生气的,何况是他那样骄傲的人啊?

洛阳守护战,她,是亲眼目睹的。那样的惨烈,那样的残酷,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薛将军的誓死护卫洛阳城,兰陵王率领的二百五十儿郎,视死如归的猛烈冲到洛阳城下,因着敌我的不明,洛阳城上的士兵不敢轻易打开城门。

城下的人知道他们的顾虑,抬手拿去遮挡自己如玉容颜的面具,那样优雅的动作,在一个刚浴血的将军做来,却是一点也不显得突兀。当面具拿下来的那一刹那,山河为之失色,城墙上的那一群铁血男儿则是兴奋的大叫:“是王爷,是王爷,王爷来救我们了!”

那种语气,那种情形,仿若只要有兰陵王在,世上没有办不成的事,哪怕这次只来兰陵王一个人,也足以打败敌军一样。

这样的信任,这样的令人震撼,在她事后回想起来,才惊觉到是那样的不可思议。

她的脑海中突然浮起一个想法,把他编成一部戏,让后人也可以感受到这一刻的震撼。

而且,她觉得自己仿佛有非这样做不可的理由,甚至在她想做时,脑海中已经有了一个这样的初稿形成。

因为薛将军的平和,因为兰陵王对她的特殊,她很容易的就见到了薛将军,和他说了自己的想法,薛将军一听,大为高兴,连连答应一定会派人配合她,还答应帮忙瞒住兰陵王,甚至答应让她自己扮演戏中的主角!

所以有了今日的庆功宴会。

***

想到晚上的演出,郑吟还有丝不自在,虽说自己是抱着给他道歉的心理,可这毕竟还是第一次唱戏,怎么都有点别扭。

如今,箭已在弦上,由不得自己逃脱了,她怎么会让自己陷入这样两难的境地啊。

***

洛阳将军府

今日,兰陵王会来府上,这还是第一次兰陵王答应出席这样的宴会呢,自己怎么也得好好的招待,又不能让他感到自己的刻意,谁都知道,兰陵王不喜欢特殊对待,哪怕他是王爷!

薛将军为了晚上的宴会,那是可以说是操碎了心啊!

***

与会的都是洛阳守军中的重要将领,大部分都是兰陵王统军以来,破格提拔的,而他们也全不负兰陵王所望,一个个皆做的很好,证明了兰陵王的识人之明。

这会儿,那些人一个个全都是面露神秘,一个个全都没了平时的呱噪,有几个读过一点书的家伙还故作深沉,让高长恭看了不由的嘴角微弯——这些家伙,定有事瞒着他。

场中,一些戏子,舞女在表演着各种节目,这些节目在宫中宴会时早就看得腻了,高长恭并没有注意着那些节目,只是一个人喝了几杯酒。

他想离开的,不知道为什么,他虽脑中有了这样的念头,心中却似乎有一个声音在叫嚣着“别走,别走”,脚更像是生了根一样,生生的不想离开,他感到震惊,这样的感觉太陌生!

正当他在纠结着自己的感觉时,却听到自己的部下一声惊呼:“是兰陵王,是兰陵王!”

嗯?

兰陵王?

自己不是在这吗?啥时又冒出一个兰陵王,还引得他们如此惊呼?

不对,他们不是叫他!

忽感觉着乐曲好像换了,不同于一般乐曲的温柔婉约,这乐曲声中充满着金戈铁马的感觉。听着乐曲,心中也感觉到一阵阵的澎湃,激荡不已,彷佛自己就身处于战场之中,那当中有战争的残酷,有军人的建功立业,有保家卫国,不死不休的决心!

这是什么曲子?

怎会有这样的动人心魂的曲子?

这样的乐曲,这样的舞蹈,根本就是洛阳保卫战的艺术写照,它也是一种站争,它更是一种艺术。

高长恭震惊于乐曲,震惊于这样的舞蹈,震惊于这样的表现,更震惊于用这种手法记录下这次战役的人。

看到这个舞曲,他想到了那个女子的误会,他嗜血?

他为了功成名就,踏着别人的尸体往上爬?

一将功成万骨枯,那从不是他乐见的。

如果可以,他宁愿自己从没上过战场,宁愿自己不是这所谓的战神,宁愿自己不是兰陵王。

他更希望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父慈母爱,兄友弟恭,他依旧可以承欢膝下,而不是来这战场,过着行尸走肉般的日子。更不用看着自己最亲的亲人整日担心自己,二哥更不用每次他出征,只能躲在暗处相望,只怕带给他灾难。

他不要这样的日子啊,他也只是一个人而已,他会伤心,会心痛,虽然他总是用一副冷酷的脸孔面对世人,可他的心痛谁知道啊?

现在,那个于他来说不一般的女子,竟然这样说他?

他失控了,说了那么多难听的话,还骂走了她,他们今生怕是没机会再见了吧,毕竟他的话是那样的伤人!

其实,他是怕自己露出那样的感情,那样的话,他会绝望,他会崩溃。

高长恭看着眼前的舞曲,心中满是那个女子娇俏的脸孔,他的眼也是透过这一切,在看向那未知的未来。

这时,表演达到了高峰,是“兰陵王”因洛阳城上士兵怕分不清敌我,而摘下脸上面具的戏份,那表演的人缓缓的摘下了脸上的面具,高长恭看了那摘下面具的女子一眼,满脸的震惊!

竟然是她?

待续

求收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