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王爷也倾城

最是无奈,帝王心

王爷也倾城 丹绢 2126 2013-03-18 10:45:47

  柔妃没走成,多日未踏足后宫的宇文邕竟然出现了,那唇边还挂着一抹嘲弄:

“怎么,朕错过什么好戏了吗?”

看着眼前的架势,不用问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他还是多此一举的问了一下。

唉,妃嫔之间的争风吃醋,他已经屡见不鲜,都觉得腻了。

还是他的小吟最乖,整天除了吃就是睡了,(某吟大声抗议,你这是夸呢,还是贬啊,我才不是那种生物,宇文邕,你死定了!)谁也不招惹,谁也不得罪。更重要的是,她拥有一颗善良美好的心,才不会像她们这般虚伪——表面上亲如姐妹,背地里毒如蛇蝎。

总有一天,他一定会废了这后宫。

女人不要多,一人足矣,有一个真心相许的妻子,胜过太多!

而他更不需要这么多虚以委蛇的女人,小吟一个足矣,那样,今生也就无憾了。

“臣妾参见皇上!”

“臣妾参见皇上!”

“臣妾参见皇上!”

一大群女人看见皇上来了,激动不已,纷纷整理着装,生怕打扮得不得体。只是她们不知道,她们所做的一切皆是徒然,那人心中早已有了计较,他人就算再好,也不会在他心中留痕,何况她们皆是宇文护的棋子!

“都起身吧!”

他没有像往常一样,像一个流连于花丛的浪荡子,而是摆出皇上的架子,极为冷淡的叫她们起身。

他和宇文护之间已经捅破了那层窗户纸,不用再每日假扮无能又花心,身累,心更累。

“贤妃,你来说说,怎么回事?”

“柔妃也回来坐着吧!一会儿再回去。”

宇文邕先是让在此位份最高的贤妃回话,末了,又开口留下刚刚似要离去的柔妃。

不知什么原因,他总觉得柔妃有些眼熟,仿佛之前在哪里见过似的。

他想不起来。

“怎么?刚刚还吵的起劲,这会儿一个人都不吱声了?

“朕不指望你们真的亲如姐妹,但你们起码得维持后宫的风平浪静,不要让朕的臣子笑话了,笑话朕纳的明明都是大家闺秀,怎么到了宫里一个个全成乡野村姑似的,连最起码的理论纲常都忘了吗?”

等了一会儿,都没有一个人回话,宇文邕冷冷的看着这一群花枝招展的女人,用着嘲讽的语气说道。

被训的妃嫔一个个低着头,手里绞着真丝手绢,那模样无比的惹人怜惜,哪还有刚刚的张扬跋扈的样子。

可是,她们最想呵护她们的人,却始终没瞧过一眼。

他真的变了吗?

之前的所有甜言蜜语都是假的吗?

*

他刚刚进来的时候,所有人就觉得皇上好像变了一个人。

往常,他进来总是称她们“爱妃”的;

往常,他从不用如此凌厉的话语来苛责她们,总是和她们有说有笑的。

这才半月不见,怎地变化如此大?

难道他以后当真独宠那个小奴才吗?

“皇上,您如此说丽儿,丽儿觉得委屈!”

“您半月未曾踏足后宫,未曾看过臣妾和众姐妹们,我们难免会有些争执。而且我们这样,不都是因为我们爱您吗?您怎可如此伤我们的心?”

那丽嫔以为宇文邕不过是做做样子,居然还真的指责起他的不是来了,当真是草包一样的人物!

宇文邕闻言,冷冷看了她一眼:

“这么说来,倒是朕的不是了?”

“丽儿不是这个意思!”那丽嫔感觉到宇文邕的口气不对,慌忙否认。

“照你们的意思,朕该整天待在后宫,什么正事都不必过问了?”

宇文邕仿佛没听见丽嫔的话,自顾自的说着。

众人以为皇上脸上挂着笑,那便没事了。

其实,如果真正了解他才会知道,这是他发怒的征兆。

宇文邕在心中一阵冷笑,宇文护,你也太不把朕瞧眼里了,尽往后宫送的是一些草包。

每日里与她们虚与委蛇,真不是人干的事儿。

心念一转,幸好,老天有眼,把他的小吟儿送来他身边了,恩,还是他的小吟儿最好!

额,这会儿,那丫头估计还在他的床上呼呼大睡吧?

呵,这点倒是没变,还是和以前一样爱赖床。

他忽然觉得更厌烦了,不想再和她们玩这种无聊的游戏,他只想快点回寝宫见那只小懒猫!

他沉下了脸:

“朕没你们这么闲,有事没事儿可以争风吃醋。”

“若是真的没事儿可做,倒不如为将士们准备准备过冬的棉袄,你们锦衣玉食,可曾想过那些保家卫国的将士们?”

“好了,朕还有事!你们没事儿也都散了。”

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丝毫不管后面多少张哀怨的脸孔。

*

“小懒猫,还睡着呢!还不快起来?”

果不其然,她还是在睡觉。这几天,她什么都不做,整天除了吃就是睡了,好像几辈子没睡过觉,一点都不曾注意到他的哀怨。

不仅如此,还将他推去后宫,独自面对那些深闺怨妇。

“唔,别来烦我!”

“我还要睡。”

“前些日子,都没睡,再烦我,我和你急。”

郑吟咕哝几句,将头埋进被子里,继续睡觉。

她要睡足了,将没睡的觉都补回来。

前些天,她白天被那女人奴役,晚上要当梁上君子;自从搬了睡觉的地方,她一直没睡好,原因无他,她认床。这几天好不容易才适应了,还不让她睡觉,有木有天理了?

至于让他去后宫嘛,一方面因为她们也是他的责任,看她们甚至宿在那里,都是最自然不过的,可一想到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心里总是有一股淡淡的不舒服。可是,他若不去,那群女人势必将所有的责任都怪罪到她的头上,她才不想成为后宫女人的公敌。

光是想想,她就觉得汗毛直竖!

此外,她总觉得他好像没有表面这般风光,有时候总看见他眉宇间有些许忧愁,他到底在烦什么?

不想了,她要睡觉!

宇文邕见此,哭笑不得,也由得她去了。

坐在她身旁,静静的看着她,想着那些令他心烦的事,自从到这儿,便是事事不如意。

三日前,突厥使者带着公主来到了皇宫,此行目的明显,就是为了让他早日立他们的公主为后,两国蒂结姻亲!

她这几日一直在睡觉,外界的事尚不知晓!

不知她知道了之后,做何打算?

会离他而去吗?

他不敢想!

*

待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