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王爷也倾城

掌天下权,他不愿

王爷也倾城 丹绢 1866 2013-03-18 10:45:47

  陈国,皇宫。

“溪郴,听说你前几天看上了一个不男不女的小子?

“你这样做,我怎么对得起你娘亲啊?

说这话的是一个年过半百的陈国皇帝——陈建奇,从他面容上犹见其年轻时候的俊美模样。

“舅舅,您这是从何说起啊?

“您外甥我看上的是一位喜欢女扮男装的假小子!

“那群混蛋小子就是唯恐天下不乱,舅舅,您这么大的岁数了,怎么还信他们的胡话?

上官溪郴无奈的摇摇头,对他那帮搞不清状况的手下感到无可奈何。

想到那个听了他姓名还处变不惊的女子,不禁邪魅一笑:

他要的女子,从来没有得不到的!

不过,他有种预感,这丫头,似乎不是那么容易摆平的!

呵呵,这样才有趣,不是吗?

“哦?

“舅舅还以为你这辈子都不会对女人动心呢?

陈建奇看着他眼中难以抑制的志在必得,乐呵呵捋捋胡须,十分欣慰。

这混小子,终于知道要找老婆了。

谁都想不到,百花庄的少庄主居然是陈国主的外甥。

当年,陈国内乱之时,陈国公主不幸流落民间,被百花庄的庄主上官雄所救,日久生情,便娶其为妻。怎知,那上官雄只是贪恋她的美色,在她产子之后,容颜不若往日娇美,便开始纳妾,一个接着一个,让她那份爱恋之心日渐消弥。

后来,因缘巧合,他遇见了上官溪彬,无意中看见了那孩子的颈项上的扇形胎记——那是只有他陈家男子所独有的。

那时候,他派人查到了妹妹的下落,可惜,她始终不想跟着他回来陈国,他也就随了她的心愿。只是,这孩子,他喜欢的紧,便偷偷传他武功,教他五行术数。数年下来,这孩子的成就让他十分欣慰。

唯一不满意的便是,他养了一院子的女人,却都是他从外面救回来的苦难女子。这么多年来,居然没有碰过任何一个女人,害他为他操碎了心。

这下子好了,他的外甥居然有了动心的女人,不管怎么说,他都得帮着自家外甥得到这女子不可。

“别,舅舅,你就别给我添乱了。

“您呀,还是操心您自己的事情吧!

“听说此次您联通周国围剿齐国,却大败而回,死伤不少。日后,您想怎么做?

提到此事,陈建奇无奈的一叹:

“我也在为这事烦呢!

“原以为这次攻打齐国是胜券在握,没想到那个姓段的将军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愣是将我们的布局打的打乱。陈国经此一役,已是元气大伤!

“其实,舅舅本就没有多大的野心来称霸。这次,我不过是想还了那宇文护的人情而已。

“罢了罢了,不说这些个烦人的事情了!

“和舅舅说说,你想怎么什么时候给舅舅将那姑娘带回来啊?

“呵呵,舅舅,您这是该操心的不操心,不该操心的偏偏瞎操心!

上官溪郴丝毫不顾及对面坐着的是自家舅舅,说话依旧我行我素。

那陈建奇也不在意,毕竟这么多年了,这小子都是这态度,见怪不怪了。

看他那样,估计是成竹在胸!

呵呵,等他成了家,便把这皇帝的位置传给他。

他呢,早想着退位让贤,自己逍遥江湖去了。

上官溪郴知道他心里打的什么主意,摇晃着手里的折扇,慢悠悠的说道:

“您别拿那种算计的眼神看着我,我是不会接手你的江山的!我呀,到时候带着她一起逍遥快活,浪迹江湖,才不要被这江山束缚呢!

“您呀,还是另择贤能吧!

“你这孩子……

“唉,到时候再说吧!

知道此事急不来,只能用缓兵之计了。

“我就不陪您聊了哈!得去瞧瞧那只小野猫现在溜达到哪儿野了!”

“有事派人通知一声!

陈建奇笑了。

他这外甥一旦动了心,这行动还真不慢啊!

*

周国。

高长恭带着煊璞走在周国的大街上,看着不同于周国的风土人情,心里感慨无限。

原以为,他这辈子不会踏上这片土地的。

还记得,那日与那人在漫天飞花的树下结下了君子之交,一别数日,他竟然为了一个女子来到他的国,世事真是难测啊!

“煊璞,天黑之后,你先回映霞山庄!

这映霞山庄,是多年前高长恭命人在此买下的,以备不时之需。

不想,今日真的派上用场了。

“这……

“敢问公子,您这去哪儿?

“夜探皇宫!

“属下恳请一同前往!

“怎么?想违抗本……公子的话吗?

“属下不敢!

“难得来这里,你可以随处逛逛,若是本……公子记得没错,你似乎有个妹妹远嫁在此。趁着有空去看看吧!”

平日里本王说习惯了,还真改不了口。

煊璞知道主子决定的事情,不容反驳。只是,未曾想到,他居然还记得他有个妹妹在此?

天下有几个主子,能将随从的事放在心上的?

*

皇宫。

忙活了一天的郑吟,此时累的趴在了床上,毫无形象可言,嘴里还在不停的抱怨:

“这宫女的活儿真不是人干的,累死本姑娘了。

“要是让我找到那混蛋,先揍他一拳再说,以泄本姑娘这段日子的心头之恨!

“啊啊啊啊啊……

“我好想回家啊!

“好想家里温暖的大床……

“好想家里的好吃的,好玩的……

“……

找了许久的高长恭,站在门外听到她可爱的怨言,不禁莞尔一笑。

这丫头,从没有这么给人使唤过吧?

难怪怨声连连,几里外都可以听到了。

一声轻叹,却让郑吟觉察到门外有人。

“谁?

“谁在门外?

*

待续!

求收!

求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