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轻轻爱,暖暖殇

那小屋的一切,都是最好的见证

轻轻爱,暖暖殇 蓦然殇 4861 2013-03-16 10:17:19

  当一个人的生活里渐渐的加入了另一个人,时间就会不自觉的加快加快,温暖的阳光被一场风雪悄悄带走,冷空气冻结了所有的思绪,大家认真的准备着三天之后的期末考试。

金汐儿呆在自己纯白的房间里,认真的翻看着笔记,开始查略补缺,集中精神全力以赴,将之前闲散的心都收起来,金汐儿看着从沈歆那儿拿的笔记,突然停住了笔,思绪忽然被卡住了,知识链断了,这些似乎有些不懂,脑袋里没有任何印象,金汐儿急了,什么时候落掉的呢?许久,金汐儿断断续续地咬着笔头,冥思苦想,没有任何的印象的金汐儿猛地丢下笔,郁闷的走到窗前,推开窗,任风吹乱自己的头发,吹冷一室温暖,只求清醒清醒一下头脑,金汐儿轻轻地拍拍自己的头,何时自己要这么吃力的复习了呢?一直成绩不错的金汐儿有些懊恼自己的现在的状态。

远处的景物在这阴冷的天气里朦胧了,似乎也被这寒冷的天气给冻怕了,瑟缩着隐匿在阴暗的最远处,金汐儿的思绪渐渐飘飞起来,回到那个同样寒冷的日子:天气也是这样阴阴沉沉的,金汐儿的爸爸妈妈各自拿着行李出去旅行,外婆买了好多糖果盒礼物接自己去乡下玩,年小的汐儿天真地认为爸爸妈妈真的只是去旅游了而已,每当自己想爸爸妈妈的时候就会跑出房子在路口张望,等着爸爸妈妈回来,有时候等着等着会在路边睡着了,每次都是外婆心疼地将她抱回家,有时候晚上睡不着,懂事的金汐儿会数星星、数绵羊直到睡着,外婆总是说:傻孩子,爸爸妈妈一定会回来的,只要我们的汐儿宝贝听话,爸爸妈妈就会带很多礼物回来。金汐儿每天都乖乖地听外婆的话,乖乖地长大,也乖乖地等着爸爸妈妈回来,只是等着等着,有一天听谁说:“金汐儿,你爸爸妈妈不要你了,你还在等什么?”听到这句话的金汐儿很愤怒的将说这话的人狠狠地打了,跑回家问外婆,爸爸妈妈是不是不要自己了?外婆只是心疼的激昂金汐儿小小身子抱在怀里轻轻地安抚着。

金汐儿靠在窗前,精灵一般的眼睛里迷上一层水雾,静静地站在,不知道这样的她现在是否正成了别人眼里的风景。

“丫头!金汐儿,下来!”辛洛站在依旧在那颗梧桐树下,对着立在那窗前的女孩,眼睛笑成一片璀璨的星光,照耀了金汐儿正灰暗的灵魂。

金汐儿回过头来,看见在梧桐树下那帅气阳光的跳动的身影,金汐儿吸了吸鼻子,这才感觉彻骨的寒,但却很神奇的是并未觉得冷,心内有一丝丝暖流缓缓地渗透。

“丫头,下来!我带你去个地方。”辛洛在下面挥动这手臂,自信那个地方金汐儿一定会喜欢。

“好!”金汐儿回头看看书桌上的笔记本,想着正好出去玩一玩,这样子都快憋死了,第一次对辛洛微微一笑干脆的答应了。

这或许是个好的开始,辛洛开心的在心里雀跃着。

金汐儿简单的换上的鞋,带上围巾,一身纯白,纯净美好,“噔噔”的下楼,在最下面楼梯的拐角处,突然定定的站住了:“自己这是干嘛?呵呵,可是这样很开心呢,好吧,一切随心吧。”

辛洛眼光迎接着金汐儿,金汐儿一身纯白,似乎这样阴暗的天气都为金汐儿的出现划开一道明亮的光芒,辛洛惊叹着:这样的金汐儿清新明镜,暖暖的微笑不似以前一般对自己冷漠,这样的金汐儿,我喜欢!

“辛洛!”金汐儿柔柔地一笑。

“上车!”

金汐儿乖巧地坐在辛洛的单车后座,手轻轻地抓着辛洛的衣服。

“抓稳了——”辛洛双脚一蹬,快速的向前冲着。

金汐儿虽然做好了准备,只是车速如此快,身体不受控制地向前扑一扑,双手紧紧地抱住辛洛经受的腰,深吸一口气。感受到身后金汐儿软软的身体贴上,小手紧紧抱住自己的腰,心突地一振,邪邪的笑了:这样好多了!一边享受着,一边放慢速度平稳的向前开着。

新鲜的空气充盈在心田,先前的灰暗沉闷一扫而空,金汐儿轻轻的靠在辛洛的背上闭上眼静静听着耳边风儿的声音。这回事的辛洛双唇微微勾起,小心地载着轻靠在自己身后的人儿,迎面而来的冷风都化作一丝丝柔情蜜意。画面恬静美好、清新唯美,陶醉了满天的阴暗,雪纷纷扬扬的洒在这个被陶醉了的世界,迎接着这对冬日的“单车恋人”。

“下雪了——”金汐儿伸出手轻轻地接住了这些从天上飞舞着的精灵,黝黑的眸子沉淀了漫天的风华,嘴角微微扬起,轻声对辛洛说。

“嗯。”“等一下,就快到了哦。”

“嗯。”

金汐儿轻靠在辛洛的背上,伸出左手闭上眼感受雪花轻盈地在指尖跳动。

静静地听着雪花落入凡间的声音,不知过了多久,单车停下,温润的声音传入金汐儿的耳中:“汐儿——,到了。”

“嗯。”辛洛轻抬着头,自然地下了车,自然地回应着辛洛亲昵地称呼。

金汐儿俏生生的站着,微笑地等着辛洛停好他的宝贝座骑,安静纯美一如这漫天轻盈的雪花。

锁好单车,辛洛回过头看着微笑着等着自己的金汐儿,自然地伸出手,金汐儿轻轻地将手放在辛洛大手里,放心的将自己交给面前的的他,温暖的感觉从手中蔓延开来,暖暖的。

辛洛双手紧了紧:如此清凉的手,一定很冷吧,该死的!怎么自己没想到呢,感冒了怎么办?这样想着,紧紧地的握住金汐儿的手放在嘴边轻轻哈着气,柔声问:“汐儿,冷么?”

“还好。”金汐儿定定的看着这样温柔的辛洛,突然觉得心里暖暖的,其实,这个冬天并不冷!

“来,我带你去我的小天地。呵呵。”辛洛牵着金汐儿的手,快速地往山上走去,笑容明镜温暖。很快,眼前出现一座小木房子,就单单的坐落在那里,但并不显得单调,很奇妙似乎是与四周的景色融为一体,简单的构造依山而建,整体呈纯白色,屋的四周是静静挺立着雪松,高高的树包裹着这抹纯白,雪不知什么时候停了,入目的雪白将松映衬得更加挺立峻拔,一切都是静谧的,安详的额,美好的,辛洛牵着金汐儿的手,踏着雪花走来,轻轻地打开门,画面和谐,似是一对相携归来的伴侣。

房间主体呈淡淡的暖黄,似乎有阳光的味道,辛洛轻轻地关好门,阻隔了外面的寒冷,金汐儿精灵一样的眼睛打量着房间,房间装饰很简单,没有任何多余的布置,显得随意但却也雅致,房间里的任何东西似乎都是木制的,小巧而精致,一看就不自觉地让人欢喜,有意思的是房间里的每一处似乎都能散发出暖暖的感觉,在这样现代的社会,在这座热闹喧哗的城市,竟还有这样一处地方,还有这样一个与众不同的世界,怎能不让金汐儿喜欢呢?从外面看这座小屋确实很小,但是一进来却真的别有洞天,其实,刚一进门,淡淡的木香扑鼻而来,金汐儿便喜欢上这里,再随着这温暖的视觉效果,喜欢不由得就加深一层,金汐儿欣喜的踢掉鞋子,赤脚踩在触觉极好地地毯上,静静陪着金汐儿的辛洛只是站在那里,眼睛追随着那抹纯白的身影,并不担心这时的金汐儿会受凉,因为他清楚的知道这间房子的构造以及那让自己费尽心力的特殊装置。金汐儿慢慢的探寻着这间房子的秘密,欣喜得似乎是找到了玩具的孩童,纯真的笑颜印在辛洛星辰一般的眼眸里依然灿然夺目,此刻辛洛便也随着金汐儿的惊喜而惊喜,随着金汐儿的快乐而快乐,似乎与她一样也在探寻着这间房子的秘密。

许久都未有人打扰这一室的惊喜与快乐,有时候快乐就是这样的简单,只不过是有一个静谧美好的地方,有一位心仪的佳人,有一颗简单的心,就算只是这样简单的相处,也有享不尽的惊喜,享不尽的幸福。

也许我们都是这样简单的,要的也只是这样简单,只是被世间繁华和喧闹扰乱了心灵,丢失了那一份安于简单的心情。有多少人为了所谓的幸福而飞蛾扑火,又有多少人为了这简单的幸福付出了多大的代价,或者又有多少人在经历时间所有的心酸苦辣之后方才明白这简单的幸福就只拥有一颗简单的心就好,不为外物的缠拌而丢失了想要安宁的心,不是么?

辛洛正沉静在金汐儿的惊喜里,并未发现金汐儿已经推开了辛洛自以为隐藏得很好的真正的小天地,但也并未阻难,反正迟早也是要告诉她的,出门时并没有料到会下雪,外面厚厚的一层,很显然:今天怕是回不去了。那么就这样吧,让她自己去发现不是更有惊喜。

如果不是金汐儿去触摸与房间似乎已经融为一体的小油画,画面很美,暖黄的背景色上轻点了几座孤山,还有一处若隐若现的阁楼,只是简单的几点,却是极有意蕴,金汐儿不由上前,轻轻触摸那处似露还羞可爱的小阁楼,一处真正的别有洞天便慢慢地开启在金汐儿眼前,金汐儿惊讶地看着眼前这就样慢慢打开的木墙,回头发现辛洛正静静的看着她满眼笑意并未责怪阻难,便试探着往里面走去,惊讶地发现这个小房间里面真的很干净,除了一处墙壁上镶嵌了一条长长的木桌,其余的地方空空的似乎真的什么都没有但又给人一种满满的感觉,真的很奇怪!只是脚下的触觉更是极好,感觉这地下垫了好几层被捂热了的棉被,软软的,暖暖的。整个房间也是淡淡的暖黄,壁上很有特点的挂着手绘的设计稿件,拍摄效果极好地照片,金汐儿双目定定的看着中间有一处满满地都是画着自己的素描,不多,但将自己的各种神态都定格在了那里,或明媚的笑,或嗔或怒,金汐儿的心莫名的被那画素描的人所感动,从来没有人如此用心地注意了自己的一神一态,也从来没有人如此认真地这样描绘过,金汐儿静静地看着画中的自己,甜甜的笑了。

“汐儿,喜欢么?”不知何时辛洛已站在金汐儿的身后。

“喜欢,谢谢你,辛洛。”金汐儿回过头,看着辛洛盛满温柔与期待的眸子,真诚的说,如精灵一样的眼睛里有感动,也有一种莫名的情愫在静静流动。

“汐儿——”辛洛看着这样灵动的金汐儿,不由上前一步,柔柔地唤道。心里有几分紧张与不确定,也有些欣喜:汐儿也是有些喜欢自己的么?

金汐儿彼时已回过头再一次看着定格在画中的自己,看着那明媚的笑颜暗暗问自己:自己笑的时候也可以这么明媚,这么生动?定定地不动声色地躲避辛洛眼中的暗流涌动。

“汐儿——”没有听见金汐儿的回应,辛洛提高了声音再一次唤道,只是带着自己也没有想到的颤音,心跳快到极致,有一种快要窒息的压迫感萦绕在心口,有些话堵塞在喉咙里不吐不快。

看着金汐儿纤细的背影,丝丝颤音透露着辛洛内心极度的紧张:“汐儿,我喜欢你,我……在汐洛第一次见你就喜欢你了……可……可以做我的女朋友么?”准备了很久的话,在这一刻都跑的一干二净了,脑袋里一片空白,金汐儿静静地看着前面的素描,没有任何反应,至少在辛洛看来没有任何反应,两人许久都未说话,辛洛眼神凄惨的等着金汐儿的判决。

或者这一刻时间都停止了,一瞬间便是永恒。

金汐儿定定地看着墙上的话,脑海因为辛洛发着颤音的告白而陷于崩溃状态,她以为他不过是对自己有些许不同,因为只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喜欢,思绪短路,然后突然快速旋转,从第一次在汐洛遇见他邪恶的表情,到他请自己吃东西霸道的关心,到在餐饮店看见他是自己心底的悸动……再到今天靠在他背上的安心,他为自己的画的素描,似乎也有许多许多,明明认识他并不长,明明很讨厌他,可是为什么自己的心听到他的告白会不由自主的颤动,为什么会因为他的告白而大脑陷入短路,为什么会忍不住想回应他,不忍心有一点点的拒绝。自己也是喜欢他的吧,那么,就喜欢他吧!

金汐儿似乎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深吸一口气,慢慢的转过身,定定的看着辛洛有些不复璀璨的眼睛,心里一怔,认真地对辛洛做出宣判:“我答应你,辛洛。”

辛洛眼睛死死地看着金汐儿,一颗心悬得高高的,看着金汐儿轻启朱唇,一颗心终于落回心里,怔怔地,突然发现:原来自己是如此害怕被她拒绝。眼神由灰败转为极大地欣喜和一点点的不敢相信,原来自己真的喜欢她到不可自拔,接触到金汐儿认真和纯净如精灵一般的眼睛,辛洛欣喜地将金汐儿抱在怀在半空,兴奋的转着圈,一时这座神奇的小房间里充满了幸福的微笑,他们望着彼此眼里的自己,那些发自内心的喜欢和幸福,感动了自己,转的累了,辛洛轻轻将金汐儿放下,双手颤抖地将金汐儿圈在自己的臂弯里,小心翼翼地收拢双臂将金汐儿紧紧地抱在怀里,将头轻靠在金汐儿的肩,呼吸着金汐儿独有的清新,闭上眼,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生怕这样的幸福不是真的,颤抖的开口:“汐儿……”

“嗯。”金汐儿靠在辛洛的胸前,听着辛洛心脏剧烈的跳动的声音,应得温软。

“这是真的吗?我的女朋友。”辛洛颤颤地问,声音温柔沙哑带着点点不自信。

“是真的,我的男朋友。”金汐儿抬起头,看着辛洛的双眼认真的说着。

得到回应,辛洛不由将手臂又收紧了些,生怕不够贴近,不够温暖……

许久,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感受彼此的呼吸,感受彼时的幸福和快乐,其实,有时候快乐就是如此简单,一个惺惺相惜的拥抱,便是最好的回应,最好的见证,哪还需要别的附加条件呢?不是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