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轻轻爱,暖暖殇

越疼痛越想念

轻轻爱,暖暖殇 蓦然殇 3441 2013-03-16 10:17:19

  沈歆做了好几样金汐儿平时喜欢吃的饭菜,坐在窗边,轻翻着书页,一头瀑布般的头发倾泻而下,泛着柔软的光,窗外雪一直下,雪“簌簌”下落的声音时时摩擦着沈歆平静的心,金汐儿还没有回来,沈歆有些担心,无心再看书,丢下书,担忧地看着窗外飞舞的雪花:金汐儿这该死丫头,到底去哪里了?怎么还不回来,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啦。沈歆猛地摇头,在心里慌乱的暗示自己: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汐儿……应该和辛洛在一起,没事的……

雪依旧不停下着,吃饱喝足的金汐儿从甜品店出来,飞舞的雪花轻轻扬起金汐儿柔软的头发,金汐儿精灵似的的眼睛里盛满了吃饱喝足的满足,被甜品店里温暖的暖气晕红的脸蛋上散发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好看的光泽,天真的表情,惊动了静静下着的雪花,从天而降的雪白一个劲地围绕着金汐儿,辛洛站在金汐儿身旁,微笑着欣赏金汐儿周围雪灵动的圣白,以及金汐儿吃饱喝足之后的憨态,静静的看着金汐儿,辛洛问自己:是第几次这样看着她了呢?每一次都感觉都不一样。辛洛兀自笑笑,眼中泛着一种渴望的光。

“辛洛,我们走吧!”过了一会儿,金汐儿脆脆地打断了辛洛的笑容。

“恩。”辛洛点点头,手自然的放在金汐儿的肩膀上:“走吧。”

“待会想去哪?”辛洛轻声问。

“恩……我想想。”金汐儿完全把自己叫沈歆做好好吃的在家等自己这回事了,吃饱喝足后的金汐儿总觉得要玩一玩才回家。

“有什么地方比较好玩呢?”金汐儿认真的想着:游乐场?恩,不行!下雪诶……

“汐儿……”“想好了没有?”

“没有,不知道去哪里。”金汐儿有些郁闷的摇了摇头。

“恩,那好,我带你去个地方!”辛洛突然灵光一闪,惊喜的拉过金汐儿的手,往停在白色栅栏的爱车奔去。

“去哪?!慢点啦。”金汐儿有点跟不上辛洛奔跑的速度。

“呵呵,去了你就知道了。”辛洛有些期待的回答,毕竟有好久没去了,和金汐儿,更是第一次去。

雪纷纷扬扬的洒在两个欢快的人儿。一路疾驰,辛洛并未觉得冷,内心满是期待,背后的金汐儿乖巧的靠在自己身上,辛洛一路挂着满足的微笑,好久,没有开心这么久了:谢谢你,金汐儿。

…………

沈歆呆呆地瞅着窗外不断下着雪,仿佛无穷无尽,沈歆并不喜欢这样的天气,虽然下雪很美,但是很奇怪的沈歆并不喜欢这样静谧美好的世界,沈歆不喜欢下雪这样沉沉的静静的感觉,感觉很压抑,一片白,让沈歆觉得世界没有生气,所有,每当下雪的时候,沈歆都不喜欢出门,除了要上学或者家里断粮了,宅在自己的房间里,看看书,听听音乐,写写东西,偶尔看看电视,日子过得滋润而随意,可是这时候沈歆却没有那份闲情逸致,除了对金汐儿的担心,没来由心里有些说不出的复杂的情绪,有欣喜,有郁闷,有不满,有期待。

一直理智娴静的沈歆坐不住了,矛盾着的她有些不安的在家里的走动着,如此找不准自己的沈歆慢慢彻底慌乱了。

这时候的沈歆需要一个出口,沈歆慌乱地踱步到门口,打开门,冰凉的风扑面而来,沈歆瑟缩了一下身子,或许这就是沈歆不喜欢下雪的原因之一,冷!

幸好,冰冷的吹走了沈歆的慌乱,渐渐地冷静下来的沈歆站在门口,深吸一口气,凉凉的,浇熄了沈歆所有的焦躁,突然想静静地待一会儿,闷闷地胸口总算得到释放,突然,一辆炫黑的奥迪带着飞扬的雪花疾驰而至,沈歆站在门口有些愕然的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的炫黑奥迪,车门打开,正是不久前见过的辛晨,沈歆正纳闷辛晨怎么会突然出现这里,好听的声音便出现在耳边:“沈歆——”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沈歆惊讶的看着站在自己眼前的帅气的辛晨。

今天的辛晨没有那日在火锅店那么阴冷的气势,疲惫中的神情多了一丝温柔。

“我找你。”辛晨温凉的声音简练的响起。

沈歆心里平白有些堵塞,这个人怎么这么奇怪,不过,转念一想,他似乎不就是这样的么?

“找我有什么事?”沈歆忽略自己心中的不满,好脾气的问道。

辛晨兀自绕过沈歆进入屋内,淡蓝色的主色调,纯美的内部装饰,家具并不华丽,经过主人花心思摆弄后,整个房间看起来整洁舒服而具有安静的气息,辛晨打量完房间,暗暗点头,心里一阵窃喜:自己的眼光还是不错的,不枉自己那么费心的找她了。

当然沈歆为金汐儿精心准备的丰盛的食物自然被有眼光的辛晨发现……

“你,你在干什么,谁叫你吃的?”反应过来的沈歆从门外跟过来,看见这个大口吃着自己为好友准备的食物,顿时有些愤怒,虽然心里很奇怪自己竟然没有反感这个人,但是终归是陌生人,随意进入自己的房间就算了,还随意的吃起自己精心为好友准备的食物,太过分了,那丫头现在还没有回来呢?都不知道她有没有吃东西?该死的!

“恩,还不错,挺好吃的。”正吃得不亦乐乎的辛晨真心的评价道,吃惯了那些所谓的“美食”,辛晨突然觉得着才是真正的美味,饥饿的辛晨动作虽然还残留一丝优雅,但是早失了形象。

作为辛氏集团的未来继承人,虽然只有17岁,但面对的压力早已超过一个17岁的男孩所能承受的范围,如果不是凭借自己超前的毅力和聪明,怎么可能承受得住,并且成功通过家族的肯定成为继承人,家族的压力让辛晨自小就养成了清冷的性子,不苟言笑,但毕竟只有17岁,还是会和同龄人一样会有脆弱,也会和他们一样会希望有个人可以给自己温暖,可以给自己的快乐,可以给自己无穷无尽的力量。而第一次在“景晴”偶然遇见沈歆,辛晨确定那样一个人自己遇到了,所以那次火锅店的相遇并不是他们第一次的遇见,只是当时的辛晨并不希望在那样的情况下与她相认,并且那时候自己并未做好准备,不知道怎么开口,也没有确定自己的心,只是不知什么时候,自己开始不由自主的关注沈歆,没有听到沈歆的消息,自己的心就似乎是被撕裂一般,越疼痛越想念。于是辛晨只能发疯一样的寻找,以至于最后鬼使神差迫不及待失了魂一般来到沈歆的家门口,然后偃旗息鼓,他搞不清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不明白自己该怎样面对让自己如此眷念的原因是什么,每次到了沈歆的家门口,看着窗前那一抹安静熟悉的身影,辛晨都没有勇气敲开门,不只是因为年少的羞涩,还是因为不舍惊动那如月亮一样美好的女子。

看着将盘里的食物一扫而光的辛晨,沈歆有些气结,一时怔怔的站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位不速之客。

“沈歆?歆——”吃饱了的辛晨,优雅的擦完嘴巴,眨巴着眼睛看着怔怔站着的沈歆:“有没有水?”

“没有!”

这位冷漠的辛晨竟没有生气,继续眨巴着眼睛,黝黑的眸子诱惑着沈歆,温颜无赖似的继续问道:“那有没有杯子?”

“没有!”

“哦。”

辛晨看着气鼓鼓的沈歆,优雅的起身抬脚自己寻找着杯子起来,动作熟练,似乎这本来就是在自己家。

沈歆呆呆地看着原本帅气的冷公子辛晨如此随意的举动,满心的疑惑,疑惑辛晨怎么会也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疑惑辛晨怎么知道自己家的地址,更疑惑如此随意的辛晨是真的是那个冷冷的辛晨么?疑惑眼前的辛晨与那晚给自己无限温暖的神秘人似乎竟那样的相似。沈歆依旧呆呆的立在那儿,满心的疑惑里有一丝丝的惊喜,期待眼前的辛晨会是那个温暖的人。只是沈歆真的不确定自己这个惊喜真的会实现:不可能的吧,辛晨怎么回事他呢?再说,那个温暖的他再怎么温暖,也不可能出现在这,自己连他是谁都不知道,而辛晨,那么孤傲冷峻的人再怎么随意亲和也不一会是他。沈歆暗暗在心里告诉自己答案:眼前的他并不是那个他。

暖气十足的小房间里恢复了以往的温暖,辛晨拿了沈歆的杯子喝完水,渐渐感觉倦意袭来,不知不觉中趴在桌子上沉沉地进入了睡眠,好久没有如此安静的睡过觉了,真的好久好久没有了。没有奢华的卧室,没有宽大舒适的床,没有水晶灯,只是就这样的趴在桌上,此刻的辛晨是真的放下所有的戒备,放下所有的重担与包袱,真真正正的睡了,睡梦中没有远远超过自己年龄的压力,没有人逼迫自己,甚至没有出现那个恐怖的噩梦。

一切是宁静安好,彷如那些美好的记忆,父亲还在,母亲依旧温婉漂亮,辛晨呼吸匀称,嘴角微微扬起,似乎在做着一个极美的梦。但,那只是梦,父亲早已不在,母亲也因为父亲的离世不再温婉美丽,为应付那如洪水猛兽的家族势力,为保护还不够强大的自己与弟弟,为守护属于他们共同的家,原本温婉与世无争的母亲一夜之间变得狠厉而专制。

沈歆拿过毛毯轻轻地盖在熟睡中的辛晨肩上,辛晨常常的睫毛在如玉的容颜上形成扇形的投影,足有178cm的辛晨像孩童一样趴在乳白色的桌子上,安静的容颜没有往日的凌厉,没有往日的冰冷,没有往日那么的不可靠近,沈歆能感觉到,此刻的辛晨似乎就像刚出生的婴儿般对自己有过依赖,甚至对自己完全的信赖。沈歆渐渐抚平那许久不平静的心情,缓缓地在熟睡的辛晨旁边坐下,小心翼翼的靠近,发现:这样的辛晨真的很帅气!一向不花痴的沈歆有些沉迷地看着辛晨温润的睡颜:面对这样的男生或许真的没有抵抗力吧!沈歆暗自好笑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