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轻轻爱,暖暖殇

明明算计好了,却终是错过

轻轻爱,暖暖殇 蓦然殇 4911 2013-03-16 10:17:19

  天色渐亮,整夜无眠的金汐儿顶着昏昏沉沉的脑袋艰难地爬起来,缓慢地穿戴好,洗漱完给自己冲了一杯牛***还是有些晕晕的,金汐儿摸着自己的额头,狠狠地埋怨一句:“都是你,该死的辛洛,都是你,害我没睡好!”“今天别让我看见你!……哼。”极度不爽的金汐儿边收拾书本,边碎碎地说着什么。收拾完了,带好钥匙,背上书包出门去学校。

“啊嘁!……啊嘁!”睡得正乡的辛洛连打几个喷嚏坐了起来,看看时间:6点30。算算了时间,洗漱完,7点就可以去接金汐儿,有点爱懒床的辛洛快速地起床,好心情的对着镜子精心穿戴好,看着镜子里帅气的脸,自恋的给自己一个大大的笑脸,拿起书包径直出门,不顾一干人的惊讶,也不顾后面辛母地急切地唤:“辛洛!辛洛!早餐!不吃啦?!”

如风的辛洛将书包横跨在肩上,提脚上了自己心爱的自行车,突然想起什么,放下自行车,回奔家里,风卷残云似的桌上的早餐全部用袋子装好,又跑到冰箱里拿了两瓶牛奶,有随意捡了些水果。看着满满地一袋子,辛洛满意的哼着不知名的音调大步往门外走去,留下一大堆惊讶的佣人。想起待会就可以见到那丫头,自己一定要酷酷将手上的拿的全给她,然后命令她吃完。想到这,辛洛好心情的加速前进。

到了金汐儿家下面,辛洛优雅的停下车,酷酷的靠在高高的梧桐树下,好心情的等着金汐儿从门口出来,很期待的想着金汐儿待会看到自己的表情,想起精灵一样的金汐儿,辛洛不由得傻傻地笑起来。

只是今天的辛洛怕注定会失望……

许久,久到辛洛的热情的心渐渐冷却下来,靠在梧桐树下的辛洛紧蹙着眉头,装酷的心情转变为担心和点点愤怒。抬起手看一下表:8:10。还有20分钟就上课了,辛洛不知道金汐儿住几楼,烦闷而焦急地转着圈子,突然像是豁出去了,很干脆地面向金汐儿住的方向扯足劲儿喊道:“金汐儿!死丫头!下来!……”“金汐儿!——”……住在楼上的阿姨大婶纷纷探头出来看着这个貌似很愤怒的少年,有疑惑的,有鄙夷的,有嘲笑的,也有笑得一脸深意的……总之让刚才还卯足劲的辛洛有些尴尬,有些无奈,脸上点点愤怒变为狂怒,尴尬的是金汐儿没被喊下来却招来了一大堆大妈的围观,无奈的是自己何曾做过这样不可思议的举动,狂怒的是连金汐儿的人影都没瞅到,不能在她面前酷酷的关心她,而只能在这里干着急,用这种愚蠢而别扭的方式声嘶力竭地喊着这个对自己冷漠的死丫头!……

狂怒下的辛洛一把丢下手中的满满一袋东西,骑着车绝尘而去,只是意外的是一脸愤怒的辛洛还会回来,轻轻将丢下的东西捡起,小心地检查一下东西有没有摔坏,无奈的吐了一口气,辛洛真的有些不适应这样的自己,只是自己的不由自主让辛洛只能嘲笑自己:丫头,这回我可能真的栽在你手里了!辛洛轻皱了一下眉头,苦涩的笑了一下,庆幸自己刚才没有很用力地丢。再次骑着车绝尘而去。

“诶——诶——。死小子!说你呢!每次都迟到,给我停下来!!!”守门的王老头一边狂喊着一边吃力地追着狂飙而去的辛洛,只是年迈的王老头最后只能气喘吁吁地愤怒对着早已没了影的辛洛跺着脚喊道:“死小子,你给我小心点,看我下次不逮到你!臭小子!”歇过气的王老头碎碎念地吃力的往回走:“唉,年老了,没用咯。就这么跑一下就不行了……想当年……”

狂飙进来的辛洛优雅地停好车,散漫地提着满满的一袋东西旁若无人地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将东西轻轻的放好,无视上头老师有些恐怖的眼神,在他眼里,这袋东西似乎比任何东西都重要。

“辛洛,注意课堂纪律。”早已愤怒的老师声音温和的说。

“知道了,老师。”辛洛回答得轻松而散漫。

“下次一定要注意了!”面对辛洛的态度,老师依旧语言轻柔只是面色极难保持。

“嗯。”

“接下来,我们接着上课,翻到书223页……”

“洛,什么呢?这么紧张?”坐在旁边的好友兼最好的兄弟林南促狭的问。

“没什么。”辛洛轻蹙着眉头,一张帅脸一脸不爽。

“看一下。”大孩子似的林南满脸狡诈地趁辛洛不注意快速地夺过那鼓鼓的一袋,期待地打开袋子急躁的翻动着。

“别动!”辛洛嫌恶地扯开林南急躁的爪子。

“还真是没什么。”林南失望将东西放下:“喂,洛,你家发生了什么事了么?什么时候你要宝贝这些东西啦?”

“干你什么事?!”辛洛冷冷地咬着字。

“哦——难不成……嗯!我知道了,不是辛氏出问题,就算是辛氏有问题,辛氏小公子也无需宝贝个苹果,一定是……嘿嘿,兄弟,快快招来,是不是有情况!?”林南一脸了然地推测道,笑得不怀好意。

“没有。”正郁闷着的辛洛有些不想理时常会这样耍宝发疯的林南。

“真的?!”林南邪恶地扫了扫苦瓜脸似的辛洛。

“嗯。”辛洛惜字如金。

“呵呵,哪敢情好。兄弟你真好,我还没吃早餐呢,先凑合吧!”林南说着一脸嫌弃地在袋子里拿出一杯牛奶,做势就要拆。

“拿来!”

“兄弟!不要这么抠吧。不是说你两句吗,我错了还不成么?”林南一脸可怜死抓着牛奶不放。

“放手!”

“不放!兄弟——我都快饿死了——”林南如玉的脸上这是装得一脸的楚楚可怜呀。

“哼!林氏什么时候会让你饿肚子了?少装!!”辛洛不客气的拆穿道。

“没有装嘛——人家真的饿了嘛。”林南使出杀手锏。(我的神仙啊,鸡皮疙瘩掉了一地,林南不要这么装吧!)

“滚!!!”辛洛彻底烦到了:搞什么啊!一大早的,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连兄弟都不正常了。

林南感受到辛洛这回真的愤怒了,连忙收敛收敛,不再耍宝似的挤他楚楚可怜的双眼。不过,这样的辛洛,更加肯定了自己心里的猜想,林南适可而止地不再去招惹已经怒火攻心的辛洛,以免火势蔓延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无聊的林南用手撑着自己的脑袋,怎么回想也搜寻不到关于辛洛哪方面情况的证据,不过越是这样就越激发林南去暗中侦查八卦辛洛的兴趣,这样想着的林南一反刚才的呆状,一下子精神奕奕。

对比像是打了鸡血的林南,辛洛整张脸越来越黑。

辛洛越想越待不住了,担心金汐儿是不是出事了,提起一袋子东西冲出教室直奔不知什么时候打听到的金汐儿的教室。

有时候,人真的很奇怪,当喜欢一个人之后就会将自己全部的力气都用来随着那个人的喜怒哀乐来安排自己表情,当注意一个人之后的就会不由自主地去注意那个人的一切以及与那个人有关的一切,当在乎一个人之后就会情不自禁地将自己融入那个人的世界而忽略了自己。

辛洛提着袋子,不管现在金汐儿是不是在上课,也不管旁边的人怎么看,他只想看见那个精灵一样的丫头,只要看到她没有事就好。辛洛站在门口急切的搜寻着,许久终于看见扎在桌上睡觉的金汐儿,一头乌黑柔顺的头发静静地垂在被枕着的手臂上,看着这样乖乖地金汐儿,辛洛突突的心安了下来,接而担心转为愤怒,金汐儿睡得很香的小脸红扑扑的放大在辛洛眼前,那么美,辛洛将东西轻轻地放下,本想酷酷地发个脾气的辛洛,很无奈的无声地笑了笑,看着这样可爱没有对自己冷漠就这样熟睡得金汐儿,辛洛那一肚子的担心、烦躁、愤怒瞬间化为乌有,只有满满地满足。

“额,辛洛?”沈歆疑惑的看着突然这样高调出现的辛洛:辛洛看汐儿的眼神也太缠绵了吧。

“嗯?”一接触到金汐儿的辛洛就会变得傻傻的,更何况是这样可爱乖乖乖的金汐儿:“嗯。”

“我是沈歆,找汐儿有事?”沈歆疑惑的问。

“额,我记得你,丫头的好朋友。”回过神来的辛洛客气的回答。

“呵呵,汐儿一早来的时候就这样了,似乎一晚没睡呢。”看到这样的辛洛,沈歆不自觉的透露着辛洛正想知道的情报。

“怎么会?”辛洛担心地追问。

“嗯。”

“哦。没有生病么?”辛洛急切地问。

“没有,别担心”沈歆温柔的回答。

“没有事就好。”辛洛松了一口气,继续痴迷地看着没有防备没有面具的贪睡的可爱的金汐儿。

“辛洛?辛洛?”沈歆有些好笑的看着正痴迷着辛洛,虽然不忍打扰,可又不得不打扰一下。

“嗯。”辛诺淡淡地应道。

“辛洛你有没有发现很多人都看你呢?正在上课呢?”沈歆有些不忍地提醒。

“嗯?干我什么事!”

感受到耳边叽叽喳喳地声音,熟睡着的金汐儿很不情愿换了换姿势,伸出手想捞了捞沈歆的位置,只是睡糊涂了的金汐儿自以为捞的是沈歆的手,抓着辛洛的手撒娇似的呢喃:“歆——怎么这么吵啊——”

“金——汐——儿!”本来安静的就教室被这突然而来的辛洛搞得沸沸扬扬,出了名严肃地王老师很愤怒地一字一字地喊着罪魁祸首。

“诶!”已经半梦半醒地猛地被惊醒起来。刚醒来的金汐儿,看见被放大的熟悉的俊脸有种想死的冲动,自己还在做梦么,为什么这该死的辛洛总是阴魂不散,懊恼的金汐儿伸出手试探地去抓那张可恶的脸,温热的触觉手感极好。

“啊!——”如此痴迷的辛洛如何能推测到金汐儿会下这么重的手,似乎脸上的肉生生剥离一般。

这一下,金汐儿彻彻底底地清醒了,迷离的眼神中王老师怒不可遏的神情清晰起来。

“金汐儿,出去站着!——气死我了!”王老师看到一直乖巧成绩也不错的金汐儿给她演了这一出眼里满满的痛心疾首。

清醒过来的金汐儿任命地走出教室,好好的觉又被辛洛这个该死的臭小子给搅了,还被老师给罚了,眼里一片冷寒,在心里狠狠地骂过辛洛依然不解气,看着有些傻傻跟出来辛洛狠狠地使过去一记白眼。

“丫头——”辛洛有些弱弱地唤了一句。

“滚!”

“不滚!”一向冷傲的辛洛居然耍起无赖来,不知是受了林南的影响,还是冷傲的他本身心里就住了一个无赖,只是不知道被那些熟悉辛洛的人看到这样子的辛洛,会惊讶成什么样子,特别是如果被林南看到,辛洛的一世英名怕是保不住了。

“不滚?!”金汐儿恨得有些咬牙切齿。

此时的金汐儿,只能死死地瞪着一脸赖皮的辛洛,眼神冰冷又有些无奈,如果眼神能杀人,辛洛怕是早已血肉横飞不知死了多少回了。

辛洛静静地看着嗔怒的金汐儿,突然发现自己从来没有如此认真地看过一个人,突然觉得今天的金汐儿似乎有些不同,但到底是哪里不同却说不出来,金汐儿嗔怪的模样触动了辛洛的某种感觉,或许就是这种感觉让辛洛确定,那个人便是眼前的她,任何人都取代不了。从早上担心、愤怒,再这样看着自己想见的人,突然觉得自己很幸福,或许这就是幸福吧。幸福就是可以这样安心的看着那个人,不会因为看不到而觉得不安。原来幸福来得这样简单。

辛洛柔软的眼神一直围绕在金汐儿周围,似乎周围的一切被屏蔽起来,就这样如此和谐又如此温暖。金汐儿的白眼、愤怒都在这柔软中化为无形,接触到辛洛的温柔的眼神,金汐儿莫名的感觉到一丝心慌,这样纯净只清新倒影着自己的眼神,不知道谁可以招架不住。可以吗?自己可以吗?可以喜欢你吗?万一……你只是一时新鲜,万一你只是故意逗自己,可是辛洛,这样的你,这样温柔的你,这样与他们所说的那么不同的你,我真的可以喜欢吗?金汐儿的眼里闪过一丝黯然,爱情,喜欢就可以了吗?那么,算了吧,这样的辛洛不是自己可以抓住的,不属于自己的就不要多动心思!金汐儿在心里理性地告诉自己。这样,金汐儿眼中的那么一丝黯然瞬间消失,心渐渐平静下来,眼神看着远方,静静地站着,乖乖地履行王老师刚刚得出的命令,暂时不受辛洛的影响。

“叮——”下课铃响了。

王老师抱着书走了出来,经过金汐儿身旁,轻轻地说了一句:“金汐儿,来我办公室一下。”

金汐儿乖巧地跟在王老师后面,对于这种严肃型的老师,乖巧总是没错的。

跨入办公室,一种浓浓地严肃感压迫而来,办公室光线有些暗暗地,深红色的窗帘沉重的遮住了外面摇曳着调皮的阳光,深红色的办公桌上干净得一丝不苟。办公室安静得似乎只剩金汐儿有些紧张的心跳,金汐儿静静地站在办公桌前面,眼神追随着王老师身影谨慎的移动。

王老师一言不发地将手中的书放下,拿着水杯接了杯热水,眼光深沉地走回办公桌旁,悠悠地坐下,或许这样的老师才是真正的可怕。金汐儿看着看着始终一言不发正悠闲地喝着手中的热茶,心里有些忐忑,上课铃再一次响起来,老师都没有让自己走的意思,于是不淡定的金汐儿将心里面不受控制地又出现那张赖皮的脸又骂了千百遍,但表面还是一脸淡定,一脸镇定,还有一脸的恭敬。突然发现,原来金汐儿也是个很有潜力的角呀,骂人还可以这么不动声色。

一杯水喝完了,王老师轻瞥了一眼依旧一脸恭敬的站着的金汐儿,在心里肯定道:“还是那个乖巧的金汐儿……”继而淡淡的对着淡定的金汐儿颁发赦免令:“好了,上课了,回去吧!下不为例啊!”只是加重了下不为例这几个字,又低下头喝她那不知名的茶。

金汐儿瞬时感觉如蒙大赦,赶紧恭敬地又有些调皮的说:“谢谢王老师!”说完脚底生风离开办公室,这么有压力的办公室她实再也不想呆了!出了办公室,金汐儿不由得深吸一口气,迎着温暖的阳光站定,稳了稳心神,又快步向教师走去,毕竟已经上课了不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