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轻轻爱,暖暖殇

只想和你待久一点点2——辛洛,生命中有你真好!

轻轻爱,暖暖殇 蓦然殇 2957 2013-03-16 10:17:19

  “辛洛,阿姨不会说什么吧,我们就这样走了。”

“没事,姑妈人很好,也很开明。”辛洛温柔道,但想到曾经家里的那些所谓的长辈,心里闪过一丝不快,语气略带不喜的说道:“不像那些人那么讨厌。”

“哦,那就好。”金汐儿悬着的心的稍稍放下:“那我们下次去的时候,还是带点礼物再去吧。”金汐儿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

辛洛听到金汐儿如此说,心里面真心的乐开了花,嘴角微微扬起,语气略带调侃的问:“那汐儿准备什么时候去呢?”

“哈?!我……我……没有啊,额……”金汐儿突然觉得一阵窘迫。

“呵呵……”辛洛似乎有种阴谋得逞的低笑。不知道如何继续话题的金汐儿没有发现辛洛的心底的小得意。

金汐儿兀自在那边嘀嘀咕咕之后,实在理不出什么所以然,发现身旁的辛洛正奇怪的傻笑。

“你在笑什么?”

“汐儿,你真可爱。”辛洛依然忍不住心底的愉悦,欢快的心情溢于言表,痞痞地逗笑着。

“额——”金汐儿的脸刷的燃起火烧云:“现在的辛洛怎么这个样子。”

辛洛心情极好地拖着一脸郁闷的金汐儿往前面走,愉悦了寒冷的空气,偷偷地打量低着头的金汐儿,辛洛的脸上绽放着阳光板的笑容。低低地在心里期盼着:如果一直这样在一起,多好。

周围的时光静悄悄的,只有金汐儿撅着嘴巴暗自较劲,懊恼地看着前方长手长脚的家伙,金汐儿的细胳膊细腿怎么也跟不上心情的欢快的辛洛,极不爽的在后面拖曳着。

“怎么了?汐儿,走不动了?”辛洛回过头温柔的问,眼神深情而泛着晶亮的光。

“恩,走不动了!”金汐儿撅着小嘴赌气的站着不动,心里不爽却又不知何缘由,或者金汐儿心里只是想让辛洛等等自己,或者是因为辛洛无缘无故地笑得那么灿烂,抑或是只是如每一个恋爱了的小姑娘一样有些矫情的小心思,反正金汐儿没来由的就是心里不爽,需要一个人好好的宠溺。

“这样啊,你男朋友的表现机会来了。”辛洛笑嘻嘻地蹲下:“汐儿,上来。”……

“哎呀,汐儿同学,很有质量呀!”金汐儿故意重重地跌在辛洛宽厚温暖的背,双手自然的圈在辛洛胸前。

“咯咯”的笑声在辛洛耳边响起,笑声如清灵的风铃。

辛洛在心里轻声说:就这样,就这样一直幸福下去。

只是,有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人总是在幸福来的太快或者太过幸福的时候,心里总会有字儿惴惴不安,或许,幸福这么难得东西,不经过一番波折又怎么可能安心的拥有?

辛洛轻缓的向前走着,前面冗长冗长的路仿佛没有尽头,金汐儿趴在辛洛温暖的背上渐渐地睡着了。

金汐儿做了一个梦,梦里:金汐儿被来年各个模糊的身影牵着,金汐儿真实的感觉到手心的温暖,“咯咯”的笑声欢快而空灵,金汐儿听见有温柔的女声和爽朗的男声从身边传来,像极了爸爸妈妈的声音,只是当金汐儿仔细听的时候,那些声音似乎虚幻而飘渺。笑声笑着笑着就停了下来,金汐儿心里面有种的乐极生悲的奇怪感穿透而来,明明还很开心的,但就是怎么也笑不起来。金汐儿觉得有些伤感,在这么幸福的时刻为什么自己会突然觉得很悲伤,连潜意识里都是不好的预警。

忽的,手心里的温暖消失,连同牵着自己手的两个模糊的身影也一同消失了,金汐儿独自站在路中央,迷茫的看着前方,前面的路弯弯曲曲的,两旁还有还未融掉的雪,不知名的树在金汐儿的视线里上下摇动着后退,金汐儿不知道前面的路通向哪里,就像自己不知道心里那不好的预警是什么,未知的东西总是可怕的,金汐儿紧了紧自己的手臂,心里有些慌乱,手臂缠得越来越紧,勒的辛洛险些喘不过气,金汐儿此时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做什么,满脑子在和自己斗争,然后场景越来越乱,那没有尽头的路上最后那点儿亮光被金汐儿描成一片黑暗。

“汐儿,你怎么了?”感受到金汐儿的手臂圈得越来越紧,辛洛有些费力的问道。

金汐儿似若未闻,心底的斗争让金汐儿慌乱的发抖。

“汐儿——”辛洛停下脚步,轻轻地蹲下,忍住快要窒息的疼痛,想将金汐儿放下来,只是金汐儿不知道怎么回事,脚在快要着地的时候,忽的紧紧地缠住辛洛的腰,双手更是死死地圈住辛洛的脖子,双眉紧皱嘴唇颤抖着。

辛洛担心的轻轻的劝慰着:“汐儿乖,先松松手,乖。”辛洛强忍着心底的担心,语气轻柔温软,许久,金汐儿迟疑的缓慢的松开手,全身没有骨头一般卸下来,

辛洛没来得及缓过气,迅速地抱过瘫软了的金汐儿。辛洛焦急而无措地为金汐儿擦掉脸上的冷汗,看着眉头依然紧皱,轻轻颤抖,双唇紧紧地抿着,像是经历了一场极大地斗争,又像是极力隐忍着什么。辛洛从来没有见过这样脆弱的金汐儿,似乎风一吹就会被飘走一样,辛洛轻轻地拍着金汐儿苍白的小脸,心里满是前所未有的担心难过,心似乎被撕裂一般的疼痛。

像是过了许久许久,金汐儿悠悠地醒来,悲伤与委屈铺天盖地而来,金汐儿苍白的小脸没有任何血色,紧抿着的嘴唇似有淡淡的血丝,涣散的眼神在看见辛洛焦急的眼神时一下有了聚焦:原来又是个恐怖的梦!隐忍了很久的金汐儿像找到了安慰,双手不由自主地抱住辛洛精瘦的腰身,小脸深深埋进辛洛胸口,卖力地哭了起来,像丢了心的脆弱的玻璃娃娃,好像一碰就会变成碎片,辛洛满心的自责还没来得及发泄,又卷入一场冗长的心痛里,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般难过的金汐儿,金汐儿瘦削的肩剧烈的颤抖着,眼泪透过厚厚的衣服依然滚烫,灼伤了辛洛本就无措慌乱的心,瞬间纠成了麻花。

辛洛想起平时金汐儿灵动快乐的脸,疼痛再一次排山倒海而来。

辛洛紧紧地抱着金汐儿,似乎要把她镶进心里,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感觉到金汐儿的存在。

许久,金汐儿终于停了下来,心底的压抑与悲伤渐渐地消减,那种无助与荒凉在辛洛的无声拥抱中也渐渐消失。似乎一切都又好起来了!

金汐儿抬起仍然染着泪意的双眼,精灵一样的眼睛里染上几许哭过的红,但白皙的小脸渐渐回归到平常的粉红,辛洛疼惜与无措的眼让金汐儿不由得深深地跌了进去,金汐儿微微红了脸,似为刚才自己毫无形象的大哭而羞涩。

辛洛紧拥着自己的手臂微微颤动,金汐儿无比而定清晰地感觉到辛洛的担心与无助,当意识到自己的手还紧紧地揪在辛洛的腰间,一股难以名状的复杂情绪席卷而来,微微发红的脸颊腾地燃烧起来,金汐儿似乎能听见燃烧起来灼灼的声音。然而被辛洛紧紧呵护的甜蜜一路滋润衍生至心底,浇润心底的脆弱,洗去了所有的不安,就连刚刚燃起的羞燥也一并带去,至留下满心的快乐和感动。

金汐儿松开紧揪着辛洛腰间的手,轻轻环抱着辛洛的腰,十指相扣,紧紧地锁住,小脑袋紧紧地往辛洛温暖的还礼钻,像只慵懒的小猫,双唇勾起满足的笑意,朱唇轻启,一字一句的说:“辛洛,生命中有你真好!”

“汐儿——”辛洛想回应些什么,却只是满声温柔地唤了一句,终是哑口无言,再也难吐出任何一个字。辛洛满脑的担心与无措都化作深深地回抱,那几多疑问,几多揪心都在金汐儿那句“生命中有你真好!”中悄悄地化作浮云,冉冉地消失在天际,消失在这段常常的宁静小道上。

没有言语,没有多余的动作。金汐儿在心底轻轻浅浅的笑,那随着时间一起长大的小时候的阴霾在心底慢慢释然,心底的阳光渐渐地透过阴霾照亮了被自己涂抹成的片片黑暗。

或许,有些东西并不是那么根深蒂固、难以根除,或者遇上一个对的人,拥有一份炽热的温暖就足以点燃心底的阳光,此时金汐儿小脸慢慢绽放一朵明媚的花,精灵一样的眼睛黝黑而纯净,或许,辛洛就是金汐儿那份炽热的温暖。

似乎只是忽然间,真的阳光透过厚厚的云层,透过长长的小道,透过倒挂在树上晶莹的雪条儿,斜斜地温柔的洒在拥抱着金汐儿身上,阳光的味道似乎带着奇异的淡香,温温柔柔地都是温暖的味道。

慢慢的,云都开了,风也停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