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轻轻爱,暖暖殇

十二岁那年,最难过的那些年

轻轻爱,暖暖殇 蓦然殇 3172 2013-03-16 10:17:19

  “汐儿——”许久,辛洛打破沉默,轻轻地唤起似又睡着了的金汐儿。

“恩。”

“没睡啊?”

“恩啊,我怎么舍得在睡着。”金汐儿羞羞涩涩的说道。

“那我们继续?”辛洛微笑着看着金汐儿,似乎那些揪心的难过不曾来过。

“继续什么?!”金汐儿惊恐。

“当然是——”辛洛坏笑着故意暗示些什么。

“哈?”金汐儿的小脑瓜百转千回,乱七八糟的小坏情景轰地将金汐儿笼罩,金汐儿满脸绯红的惊吼。

辛洛的俊俊的脸坏笑着一点点接近,金汐儿忽的一怔:难不成真是那什么什么不成?!心底瞬间山崩地裂,山洪暴发,金汐儿惨淡地上下沉浮,整颗心狂跳着,满脸憋红,别别扭扭地紧闭着双眼,极度的紧张让金汐儿整个人微微颤抖,不安地等待着那即将来临的那什么什么。

“哈哈,汐儿。你真是太可爱了——”辛洛抱起完全会错意放开的笑起来,金汐儿的憋红的小脸妖冶而该死的可爱,辛洛不自禁地在金汐儿红的晶莹的小脸上轻轻的一啄。

辛洛大手大脚爽朗的笑声以及金汐儿回过神来羞恼地追打嬉闹,于是,这条本来宁静幽深的小道瞬间热闹了起来,风景唯美而和谐,以至于很久之后的一个冬天,金汐儿再次踏进这条幽美的小道,会悲伤得难以自持。

悲伤的时光、快乐的时光总是很容易让人不自觉忘记一些事情。

金汐儿好像忘记了昨晚与沈歆的约定。

金汐儿挽着辛洛的手,仰起头晶莹地笑:“辛洛,我们就这样一直走、一直走下去吗?”

“可以吗?”辛洛回以认真的疑问。

“恩。可以。”金汐儿欢快地挽着辛洛的手向未知的前方迈进。

…………

阳光慢慢炽热起来,那些晶莹的冰条儿渐渐融化,幽静的小道似下起欢快的雨,辛洛双手为金汐儿遮住脑袋,两人欢快的毫无规则地躲避“簌簌”下落的“雨滴”,奔跑着,狂欢着。

“叮叮——”,铃声依旧在金汐儿的口袋里热闹地欢腾着,金汐儿艰难的找寻着。

手机屏幕上亮着的是金汐儿昨晚写好的备忘录:“不要忘了去歆那儿,(* __ *)嘻嘻……”

看着闪烁着手机屏幕,金汐儿的思绪飘飞到十二岁那年,最难过的那些年。

爸爸妈妈以一起去旅行的借口离开。

相比没有他们的陪伴来说,金汐儿介意的是:他们的离开与自己无关,即使他们要分开也从来没有和那时的自己说一声,为什么就不能和自己上商量一下,为什么连个准备适应的机会都不给自己?当所有的幸福都变成了回忆,金汐儿瞬间崩溃,每天都会做那个恐怖的梦。那么大那么大的房子,满满的都是和爸爸妈妈在一起的快乐的回忆,但再快乐也都只是回忆。那些巨大的幸福一下子抽离,就像抽离灵魂一样疼。

那时,金汐儿执意从外婆那里搬回来,金汐儿舍不得,舍不得曾经有爸爸妈妈在的地方,那些快乐回忆,虽然疼痛,但是美好,就像璎珞,一碰就会上瘾。

外婆会隔三差五的来看金汐儿,只有短短的一个星期,金汐儿瘦得不成人形,外婆哭着央求金汐儿和自己回去,只是那时候的金汐儿倔强而任性,满心都是自己的爸爸妈妈,哪里还会理会满脸沧桑的外婆这样可笑提议。外婆没有办法,只好陪着金汐儿一起住下,方便照顾金汐儿。只是外婆无论怎么跟那时的金汐儿说话,金汐儿都不会理睬,无论外婆花多少心思变着花样给她做东西吃,她都一律不吃,直到因为极度营养不良而晕倒,才被外婆接回家,离开这座美丽如璎珞一样的空房子。

“或许他们不懂,他们觉得离开不让自己知道就是对自己最好的保护。”金汐儿总是这样安慰自己,也总是相信他们一定会回来,因为他们没有说过不会来,他们只是去旅行了,金汐儿这样对自己说,每天都会去他们离开的岔路口守望着,期盼着他们回来,但每一次的守望,每一次被外婆抱回家,每一次睁开眼的失望,那时的金汐儿想不明白,不明白为什么等不到他们,他们明明没有说过不回来了……

尽管失望,但是对于要丢失了最爱的爸爸妈妈的那种痛来说,一点失望又算什么?所以那时的金汐儿不敢离开那个岔路口,不敢去上学,不敢去睡觉,连眼睛也不敢眨,生怕一个不慎爸爸妈妈就从眼前溜走,明明那么脆弱的金汐儿硬是一动不动站在那么岔路口定定的站着,眼睛一刻也不放松的向前张望,不放过任何一个路过的人,有时候会发疯似的追问路人有没有见过自己的爸爸妈妈,外婆在后面静静地站着,看着自己外孙女眼睛里满是深深地疼惜,却只能站在后面等着,等着金汐儿实在撑不住抱回去,没有任何的办法,她怎忍心阻止一个孩子等待爸爸妈妈回家的渴望呢?

直到有一天:

“喂,我叫沈歆,你叫什么?”一个和金汐儿一般大的女孩穿着粉红的公主裙,睁着美丽大大的眼睛甜甜地问。

“让开,别挡住我的视线。”那时的金汐儿讨厌穿得粉粉的沈歆,站在自己面前就像曾经的自己,曾经的自己的也是这样的,是穿着粉红色公主裙的公主。

“哦。”那时的沈歆乖巧的让开一点点,挪到金汐儿的旁边,依旧甜甜的问:“我叫沈歆,你可以叫我小歆,你叫什么呢?”

那时的金汐儿抿着嘴唇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前面的路口,不搭理站在自己身边的沈歆,任凭沈歆脸上和粉色公主裙一样漂亮的笑容渐渐消失,但是沈歆没有离开,也和金汐儿一样睁着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岔路口。

“喂,你在看什么?!”金汐儿凶巴巴的问。

那时的金汐儿讨厌可以穿着公主裙招摇过市的沈歆站在自己旁边,而且还站在自己的等待爸爸妈妈回来的地盘上。

“我在看你在看什么啊?”沈歆依旧甜甜的回答。

“我在等我的爸爸妈妈回来。”金汐儿一脸不知名的炫耀和挑衅,仿佛这是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情。

“哦。”沈歆了然的点点头,尔后问:“那你等了这么久,他们回来么?”

“干你什么事?!”金汐儿心里一阵难过:“他们没有说过不回来,他们说了出去旅行……”

“但他们也没有说过要回来啊?不是吗?”沈歆轻轻软软的声音传来,像温暖的云朵一样轻盈,金汐儿停止了忽然而来的悲伤,自爸爸妈妈离开后金汐儿第一次有了想跟一个人说话的欲望。

金汐儿回过头收起那不知名的挑衅,收起随时将自己包裹的刺芒,却不小心发现沈歆眼底和自己一样的悲伤,金汐儿有些后悔自己的举动:或者穿着粉红色公主裙并不是真的就是公主。

“你也在等爸爸妈妈回来吗?”金汐儿试探着问。

“他们回来的。”那时的沈歆快速地收住自己眼底的难过,声音欢快的喊道,声音清脆而动听。

那时的金汐儿不明白:为什么知道爸爸妈妈不会回来怎么还会那么开心。但是到最后金汐儿慢慢明白:有些无谓的等待无论怎样用心的结果都是无谓,有些东西丢失就是丢失了,再也找不回来了,无论用怎样坚持、无论用怎样的悲伤都换不回来。人生还有很多事需要自己去完成,世界上没有人会一直在自己身边永不离去。

后来,很奇怪的,只要有金汐儿的地方就会有沈歆。

沈歆温暖沉静的气质,漂亮甜美的笑容,总是让金汐儿不自觉地想要靠近,渐渐越来越近,越来越习惯有沈歆的存在。无论在哪里,沈歆都会像姐姐一样照顾好金汐儿,会提醒自己多穿衣,会提醒自己不要忘记吃饭,会时常告诉金汐儿:金汐儿还有沈歆。

只是后来的后来金汐儿才发现,一直扮演姐姐的沈歆却比自己还小5个月。一度这让金汐儿很不好意思,争着要当姐姐,要换过来轮自己照顾沈歆。只是,金汐儿这个姐姐实在很糟糕,大大咧咧地连自己都照顾不好,最后只好在沈歆温柔的笑容里放丢盔弃甲,就连“姐姐”的桂冠也一并双手奉上,大大咧咧地继续享受沈歆姐姐的照顾。

现在:金汐儿觉得除了愧疚就只剩下愧疚。

以前因为自己所谓的等爸爸妈妈,那样无节制的伤害着唯一爱自己的外婆,现在因为自己的爱情,忽略了直陪在自己身边的唯一的朋友。

这一刻,金汐儿前所未有的讨厌自己:怎么可以一直这个样子,自己怎么可以这么自私?

金汐儿欢快的眼睛因为自己的思绪染上一片暗淡,金汐儿依旧紧紧地握着写着备忘录的手机,小脸严肃得可怕。

“汐儿——”辛洛感觉到金汐儿的变化,柔声问道。

“恩。”金汐儿不自觉地淡淡应道。

“汐儿,发生什么事?告诉我好吗?”辛洛握过金汐儿因为过度用力而僵硬冰冷的手轻轻揉搓着,眼神温柔略带诱惑轻轻的询问道。

“你真的想知道?”金汐儿眼神游移的问。

“恩!”辛洛看着金汐儿的眼睛充满肯定的回答。

“那我先打个电话。”金汐儿忽然眼神坚定地抽回手,拿起手机,似乎做了某种很认真的决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