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颠鸾倒凤,莫逆乾坤

箫笛合奏,神秘公子

颠鸾倒凤,莫逆乾坤 陌影藤妃泪 1376 2013-01-24 15:20:46

  第八章

繁华过后,一切都会归于平静。这浩浩汤汤的丧葬持续了三天,终淡化进尘土,了无痕迹。我依旧每日在茶馆内演奏,真好,生活平静的没有一丝波澜。

今日,我依旧准时与爹爹来了,只是今日的我,不再是一身素衣萦身,而是一件粉色流水裙俏皮灵动。

箫声响起,鸦雀无声。当人们与我一同沉醉在这如梦似幻中时,一声笛音划破长空,与我的箫声完美的契合。喧闹的街道声都被这合奏渲染,世间仿佛只剩这鸾凤和鸣之音,娓娓飘向天际。。。

一曲合毕,我俩同时放下手中的乐器。是他,怎会是他?那个神秘公子,他今天的一身月色长衫格外显眼。只是那玄色面具如今看来竟是这般骇人,消失了一月之后,神秘的出现,还真是够来无影去无踪的。

“这位公子的笛声真是动听,与我们的诺汐姑娘吹的一样好呢。”“就是就是,他们的合奏简直太好听了,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呢。”满茶馆只剩下了对这位神秘公子笛声的赞美,对他的来处却无人好奇。着善良单纯的人们呀,你们又有谁知这笛声后的暗流汹涌?

无心于人们陶醉的称赞,我转身打断了人们热络的交谈声:“小女子今日算是见到知音了呢,所以自是要好好讨教一番,不知公子可否与小女子回寒舍交流交流呢?”一双看似期待的水眸望向他,但他却面色如常,只是一双玩味的眼不时打量着我,看得我心阵阵发凉。周围一片寂静,大家似乎都在等待着他的回答。

半晌,他才缓缓启齿:“在下才疏学浅,能得姑娘邀请,实在是荣幸之至,自然也想互相勉励了,呵呵。”说完,未等众人回神,已大步迈向门外。我来不及多想,扶起爹爹追了出去。

可是,繁华的街道上哪里还有他的影子。我无奈,转身将和欢箫交于爹爹“爹爹,他一定还没走远,这般大肆周章引我出来,一定有他的目的,我不能让威胁王兄的人存在,我要去看看,您先回去吧。”

爹爹却显得十分担忧,皱纹斑驳的脸上写满了担忧“汐儿呀,你一定要小心,万一察觉出有什么不对,赶紧回来。切记以身犯险呀。”拍了拍爹爹的手,示意他放心“爹爹,我会小心的。”

顺着这条长街快速走了好久,却没有发现他的踪影。为什么,既然引我出来,却迟迟不肯露面?为什么呢?心中的不安泛起阵阵涟漪,搅得我思绪难宁。只听到咚的一声,我撞上了前面的一堵人墙,好疼呀。揉揉被撞得发痛的鼻翼,正想抬头说声抱歉时,一身水色长衫闯入眼目,是他。

“公子走得好快呀,不是说去寒舍一聚吗,怎的倒是像公子在带路呢?”他优雅的转身,看着我的狼狈样子,不由得扑哧笑出声来,那不苟言笑的脸如今笑起来竟是这般好看,春日的暖阳怕是也不过如此吧。“姑娘怎的又走路这般莽撞,在下可是被你撞得好疼呢。再者,在下好像只是说与你交流,并未同意去寒舍一聚吧。”他的一席话,倒说得我羞赧。两朵红云不知何时飘上颊侧。赶忙欠身一礼,“对不起,公子,小女子唐突了。公子走路潇洒,大步流星,又岂是我这等女流之辈可以相比的呢。无奈,只好奋力的追了。再者,不知公子想去哪里交流呢?”

“呵呵,倒是在下的不是了,未考虑的周全呢,当在下赔罪,不知姑娘可否赏脸让在下请姑娘去酒楼用膳呢?”看着他清澈而诚挚的双眸,我只得应允:“那小女子恭敬不如从命了。”“姑娘,请。”我们一起步向最大的酒楼——梦仙居。

世事真的很难预料,如果我可以预见去梦仙居后发生了怎样的事,因此改变了我本应平凡的一生,铸就了我一生的腥风血雨,痛苦离殇。那么,就算是死,我都不会踏入那可怕的地方半步。它是我所有噩梦的开始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