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颠鸾倒凤,莫逆乾坤

凤飞九天,双购店铺

颠鸾倒凤,莫逆乾坤 陌影藤妃泪 2842 2013-01-24 15:20:46

  第十三章

第二天一早,我与爹爹来到了茶馆。看着众人期待的神情,我的心头感到前所未有的满足。“李老伯,昨天你们干嘛去了?”“是呀,李老伯,我们昨天可真是败兴而归呢。”“是呀是呀,我现在发现若一天不听诺汐姑娘的箫声,心里总是难安呢!”“我也是,我也是。”大家的附和声此起彼伏,唯有我,心里却泛起了丝丝的难过,也许,很快,我就要离开他们了。

“呵呵,真是不好意思呢,老头子我年纪大了,身体毕竟不如从前了,昨天有些不舒服,所以没来,不过大家不要失望呀,今天我们不是来了吗?”说完爹爹还象征性地咳了两声。爹爹,谢谢您,我在心中默默的说。“原来是这样,李老伯您不要紧吧,若是您不方便,还是在家休养吧。”“对呀,对呀。”“您去休养吧,若是我们想听,您可以叫诺汐姑娘来嘛,您可以不必这般操劳的。”听着大家的话,我正愁这几天会忙着酒楼的事而如何躲过爹爹,不让他发现,他们的话倒给了我机会。“爹爹,大伙儿说得对,您要是身体不适就在家休息吧,再说了,老年人的睡眠很重要,您前天又等了我一晚上,我实在不忍您这样操心,您应该在家享受天伦之乐的。还有,您放心,我一个人出来会照顾好自己的,”爹爹看着我,想着他这两天身体的不适,只是有些担心地对我说:“汐儿那你一定要小心啊。”我轻轻的点了点头。

爹爹转身对关心他的大伙儿说:“有劳大家费心了,那老头子我就在家休息了,汐儿今后若有不周到的地方还望大家海涵。”说完,我扶着爹爹坐好,又开始了我的演奏,茶馆内恢复了往日的婉转空灵的箫声。。。

和爹爹从茶馆出来后,我对爹爹说:“爹爹,女儿没什么报答您的,只想给您做身衣服,我去前面布店看看布料,稍后就回去,您先回去吧。”爹爹却激动地抓住我的手,用颤巍巍的声音说:“是真的吗?我活了这把年纪还没有人给我做过衣服呢!”看着爹爹激动高兴的神情,我也不禁被他所感染,我也带着兴奋的声音说:“是的,爹爹,汐儿要为您做套衣服,您要喜欢,汐儿每天都为您做衣服,现在我要去布店了。”“好,好,好,你去吧,爹爹就先回去了。”他真的好高兴,迈着愉悦的步子大步向家走去。

我转身走向当铺,本想当掉身上王兄出宫前给我的首饰,一个点子却跃入脑际,不如我也开一家当铺,亦可以积攒财富。想着想着,脚步已然迈入这家【瑞祥当铺】。

看着柜台前的伙计在打着瞌睡,我走向他:“伙计,我想要典当我的首饰。”只见他迷迷糊糊的抬起头,揉揉惺忪的睡眼,似是在背书一般:“本店只收衣物,古玩,首饰,其余不收。价钱公道,童叟无欺。包您乘兴而来,乘兴而归。不知这位客官您要典当何物呢?”也许他还没有看清是谁来典当呢,不过这话倒背的熟的紧呢!有意思。我不禁起了恶作剧的念头,我压低声音,朗声说道:“伙计,你怎么又在偷懒了,这个月的工钱不想要了吗?”只见他顿时精神抖擞,直起腰杆,恭敬地说道:“老板,小的知错了,可您千万别扣我工钱呀,小的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幼小妻儿。。。”

“呵呵,伙计,看来你是经常偷懒哦。”我笑着打断了他喋喋不休的背诵。此时他才意识到自己被耍了,一张小脸气鼓鼓的成了一个包子,好不滑稽。“伙计呀,我可是来典当的,而且我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你要再不招待我,我可真要去告诉你们老板了。”他自知理亏,惺惺的摸了摸他那塌塌的鼻头,抱歉的说:“对不起,请您千万别告诉老板,不知您要典当什么呢?”终于进入正题了,我收起刚才愉悦的表情,用严肃的口吻说:“伙计,去叫你们老板来吧,我要典当首饰,数额会比较大,你恐怕做不了主。”看着我凝重的表情,他毫不犹豫的跑向了后台。。。

不久,一个肥头大耳的人步履蹒跚的朝我走来,浑身的赘肉随着他的步伐欢快的和着节奏。两撇八字胡显示出了他的精明,一双鼠眼滴溜乱转,拇指上的翡翠扳指更是价值不菲呢。我打量着他的同时,他也在揣度着我。“不知这位小姐要来典当什么首饰呢,是否可以拿出来了。”“呵呵,老板真是快人快语,这就是我要典当的首饰了。”

我拿出了一块方帕,一角的百合滑下后,一支金镶玉的凤飞九天的步摇呈现眼前。只见那凤凰栩栩如生:红宝石镶嵌的双眼熠熠生辉,金碧辉煌的麟翅上和田玉化作条条水纹摇曳其中,凤尾更是各色珠石闪烁参差,长长的流苏倾泻而下,轻灵舞动,乍看真是一只凤凰舞于九天苍穹,令人难以移开眼去。看着老板双眼放光的样子,我暗暗的想,看来我能当个好价钱了。

“老板,这首饰如何?”听了我的话,他慢慢收回了留恋的眼神。抿了一口桌边的茶后,才缓缓开口:“老夫从未见过这般上乘的步摇,今日算是大开眼界了,只是不知姑娘这支步摇要典当多少价钱呢?”我亦不急不缓,双手抚上我的额边,一副深思熟虑的样子。我知道,此时最需要的就是耐心了。

大约过了半柱香的时间,他终于坐不住了,急急开口:“姑娘考虑好了吗?”看着他急切的样子,我知道是时候了,“额,老板,这是我祖传步摇,这价格自是不菲,只是家道中落,我只好拿它出来换到足够的钱去做生意了,只是这盘下一间店面,还要装修,雇伙计,倒都是用钱的地方,所以嘛。。。”看着我犹豫不决的样子,他转了转那双精明的鼠眼“我看不如这样吧,我这当铺就盘给你了,另外再加你五千两银子如何,这样也省去了你去找店铺的麻烦不是?”“这。。。也行吧,反正找店铺也费时间,而我又急需奔波生计,成交。”说完我将步摇递给了他。

看着老板小心翼翼地接过步摇,脸上那更是毫不掩饰的喜悦之情,爱不释手的品玩后,匆匆进了后堂去拿钱,好像生怕我会反悔似的。我不禁莞尔,呵呵。可是那个伙计在听到店铺即将易主之后,却不是很高兴。准确的说,是一脸的沮丧。看着他难过的样子,我却知道我不能再雇用他,他的喜怒哀乐全写在了脸上,这样的人是不适合为我所用的。

之后,我们顺利的交接了店铺,而我,也没有再用那个伙计,给了他五十两银子,将他遣走了。关上店铺,我转身走向我的另一个目的地——醉香楼,顺便在路上思考着我该找一些什么样的伙计去管理当铺。。。

今天的醉香楼没有开业,但小二哥一看见是我,便打开了门,引了我到二楼去。此时的老人已经收拾好了自己的包袱,看见了我,只是淡淡一笑。我也回了他一个微笑,将一百两银子交给了他。只是老人临出门前说了一句:“楼下的小二哥你留下吧,他为人谨慎,会对你有用处的。”余音还在,他的身影却早已消失在了茫茫人海中。

看着小二哥,想着老人的话,我准备将他留下。“你叫什么名字?”没有紧张,没有害怕被赶走的危险,他只是将擦桌子的动作停下,憨憨的说:“我叫林风,希望您多多指教。”看着他的大方得体,我觉得我的决定是对的。“从今天起,这醉香楼就改名了,叫怡扬居。这几天你去先准备牌匾吧。我不会时常在酒楼,需要你去打理,该做什么我会通知你,不该问的问题不要问,不该说的话不要多说。还有,不准对外说我是这儿的老板,记住,这里对外的老板叫林风,明白吗?”“是,一切都会按照您的吩咐来做。”真是没看错人,他是个可塑之才。

找来了纸和笔,我卷起长袖,拿起毛笔,点撇横竖间,怡扬居三个大字跃然纸上,交给林风后,我离开去了布庄,挑了爹爹最喜欢的湖蓝色,看看已晚的天色,我快速朝家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