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颠鸾倒凤,莫逆乾坤

临窗密谋,逝因追查

颠鸾倒凤,莫逆乾坤 陌影藤妃泪 3139 2013-01-24 15:20:46

  第十七章

清晨的风夹着点点刺骨的寒风滑过我的面颊,和绮雨走在依旧热闹的街道上,向雨容行当走去。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那疼我的人儿已魂归于尘,爹爹,汐儿不会让你白死的,相信我。一定会找出杀害您的凶手。。。

“看来她已经开始向着我的目标在发展呢,真是好期待,她会成长成什么样子呢?”看着我走过的背影,他对着身边的人高兴地说道。品茶的姿势依旧那么完美迷人,倾倒众生。不错,他就是那个神秘公子,岳国的新任王上——南宫封岚。身旁一直默不作声的正是曾经出现在茶馆的玄衣公子——凌烨。“主上,烨不知您到底要干什么,她现在已不是扬国的公主了,不是吗?您为什么还要这般刁难她,竟然杀死了她唯一的亲人,烨真的不明白,请主公明示。”此时我的身影已经彻底消失在了街角尽头,他意犹未尽的回眸,看向一起长大的玩伴好兄弟,亦是他最忠心的臣子。抿紧他性感的薄唇,是呀,为什么呢?一个无用的公主,当他想利用她的时候,却得知正扬要将她私放出宫,隐姓埋名,为什么呢?当初他也在深深的思索这个问题。可是,他知道他爱她,可是他们却是兄妹,我虽百思不得其解。但是,这个尤物只要是男人就都会想征服她,得到她。哼,既然你正扬爱她,那她就会成为你的软肋,而我,为的是争霸天下,一统山河。享受那君临天下,莫逆乾坤的快感。她,将会是我兵不血刃的夺得江山的最有力砝码呢!

看着主公深思的模样,凌烨的心思却系在了那逐渐消失的身影上。主公是他最好的兄弟,而他,也是唯一一个跟主公最贴心,最亲近的人。岳国的侍卫没有一个不怕主公的,见到他总会毕恭毕敬,畏而远之,更别说是有疑问就会开口问了。久而久之,造就了主公沉默寡淡的性子。他却是例外,不懂就要问,他虽不聪明,可是性子直白爽朗。也使得他最信任于他。

那决然出尘的身影,当真是让人魂牵梦萦。自从上次与她的茶馆相见,视线就再也没从她的身上移开过。那双灵动清澈的双眼,波光潋滟,更是夜夜出现在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看见她因我的刁难而气愤难当,鼓起圆圆的腮帮子时,更是可爱异常。看见她从不小心台上跌下时,,心都要跳出胸腔,飞身而起,将她安全的拥在怀中。那柔软的触感,醉人的玫瑰体香瞬间将我淹没,难以自拔。以前总认为我会孤独终老,因为我也好期盼那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完美爱情,期望她用那含情的翦眸对我许诺:

我愿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棱,冬雷阵阵,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而我,亦会对她用我的生命允诺:

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思别倾城。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现在,我认为,我已找到我的良人,此生的情只为她一人而涌,此生的心只为她一人而跳。可是,为什么主公会这般刁难与她?是,我是故意去茶馆的,只为试探她是否是扬国公主,不过这也是主公的意思。没想到,一次试探却让我丢了心。不过,我愿意。

正当主仆两人各怀心思的时候,窗外一只信鸽飞入,脚上带着一封信,打破了这难得的宁静。凌烨伸出玉手,将信件拿下,递给了正在把玩茶杯的人。“主公,是王宫的暗探发来的。”接过去,缓缓打开,一行整齐的小字映入眼帘:

使臣来访,王上准备进行中。却频频深夜与心腹密谈,情况未知。

“烨,刚才你问我为何要刁难她,现在我就告诉你。因为正扬深爱她,要想兵不血刃的得到扬国,她将是关键。而且,这等绝色尤物就算不是公主也会大有用处。都说红颜祸水不是吗?”听到这话,烨的心凉了,自从茶馆一见后被派出去执行任务,就再没有她的消息。本想和主公商量娶她为妻,终身不离。可是,主公却要利用她,那般谪仙似的人儿。也是,我又有何权力去拥有她,终究是我妄想了。

“主公,那你接下来要怎么做呢?你几乎将她逼到了绝境呀!”“我需要她尽快的成长起来,才好为我所用。她的日子终究不能平淡。这些日子你有新任务了,就是。。。”

那边的密谋还在进行着,我已与绮雨来到了雨容行当。“姐姐,你们可算是回来了,我好担心你们。昨天你那样着急的将姐姐拉走,出什么事了吗?”绮雨嗔怪的看着绮容,怒斥道:“绮容,你怎的这般不懂事,没看见姐姐已经很累了吗?还问东问西的。”绮容小嘴一憋,委屈极了,“姐姐,我就是问问而已,你们可是一夜未归呢!再说,我只是担心姐姐嘛。你还凶我。”上前拉起绮容的小手,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脑袋:“绮容乖,我们这不是回来了吗?别担心了。昨天有一个老伯生病了,可大夫出诊了,所以我才焦急地拉着绮雨去帮他,没事的。”“哦,原来是这样。那那个老伯好了吗?”想起爹爹,想起他和蔼可亲的笑容,我温柔地说:“绮雨的医术真的很高明,他已经好了。不过,姐姐以后要和你们一起住了。你高兴吗,绮容?”“真的啊,姐姐,太好了。过两天雨容行当也要开张了,真是双喜临门呢。”看着她快乐的样子,心里的哀伤也被渐渐冲散。。。

三天后,雨容行当隆重开业,到处张灯结彩,一片欢腾。

“各位乡亲父老,今日雨容行当开业,希望各位多多捧场,我与妹妹初来乍到,开此小店,只为混口饭吃。本店价格公道,珠翠古玩是收取的的主要对象。还望与各位交流。。。”今天的姐妹两都是一身橙色流云秀,俨然一副老板派头。

我坐在内堂,看着绮雨热络的与各位顾客交谈,游刃有余的来往于各色人群中,心中升起一股自豪感。静静的品茶,静静的看着这一切,那样美好。。。

走出后门,我漫步于街道之中。是的,我要去查爹爹的死因。走进一家医馆。今天的人倒是不多。那正在抓药的伙计一见我,还是心有余悸,用颤微微地声音说:“这位姑娘,大夫今天就在里面,没有出诊,要看病,您就进去吧。”说完指了指内堂。

额,看来那天我的确是有些粗鲁呢。搞得伙计这般惧怕于我。竟对我记忆犹新。也是,没有人是戴着面纱的。“呵呵,伙计,真是对不起,那天我家是有重病的病人急需救治,我心急如焚才会做出那般不雅之事,还请伙计海涵。”听到我真诚的道歉,伙计笑了笑:“姑娘急着救人,情有可原,在下不会放在心上的,姑娘快去吧。”向他微微点点头,我转身,终于是见到了那个大夫。

听到有人进来,那端坐于太师椅上的老者头也没抬,只是习惯性地询问:“请问姑娘哪里不舒服?”“大夫,我不是来看病的,只是有事想要问您。”也许是我的回答引起了他的兴趣,只见他缓缓抬头:“姑娘,你要问什么呢?”“大夫,我想问两天前您去了谁家出诊?”看着老者疑惑的神情,我又补充道:“那天我家有一位重病病人需要救治,来到您的医馆,可伙计却说您出诊了。”老者这才释然,取而代之的是疑惑:“姑娘,说来也真是奇怪,那天城南的一户姓水人家的小姐生病了,我去就诊。可是,没有见到那生病的水小姐,而是他家的仆人请我喝了一会儿茶,便打发我走了。我还好生纳闷呢!”果然有问题,我不禁怒火中烧,爹爹,汐儿绝不会让你白死的。“那大夫,你可知道枫留醉吗?”“枫留醉,罕世奇毒,无药能解。”“那您可知它来自哪里吗?”“因为配置它的药引子血连滴十分罕见,且对生长环境要求极高,也只有目前的枫国才有。”枫国,六国之中最强大的国家,也是将要出访的使臣国之一。据说那枫国王上曾驰骋疆场,英勇无敌,而且为人老谋深算,狡猾的很。只是他和这件事又有什么联系呢?

问过了街上所有我曾去过的医馆,得到的都是相同的答案。那水小姐还真是财大气粗,竟耍着全城的大夫玩儿,看来我应该好好的去拜会一下她了。我转身向城南走去。。。

面前朱红色的大门显得那么庄严肃穆,显示着这家主人的家财万贯与气势逼人。‘叩,叩,叩’我敲着那扇紧闭的门“是谁呀?”一位年近七旬的老者缓缓开了门。我上前说道:“请问,这里可是水晴天水老爷的府邸?”“水老爷,我不认识,这栋宅子是我家主人昨日才买下来的。”呵呵,果然,有人精心的策划了这一切。可是,他的目的又是什么?我不禁又想起了南宫封岚的暗镖,那种曾经包围我的不安感又袭上心头,让我窒息。一切,看来都是因他而起,从我见到他的时候,坏事就一件接着一件。看来,一切都不是偶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