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颠鸾倒凤,莫逆乾坤

酒楼演奏,爹爹逝世

颠鸾倒凤,莫逆乾坤 陌影藤妃泪 4393 2013-01-24 15:20:46

  第十六章

她们俩个真是好像,远山眉黛,妩媚妖娆,弱柳扶风,却又亭亭玉立。怕是她们走到街上去,别人只会误认为她们是同一个人呢!可是,姐姐是属于典雅大方型的,妹妹则是属于活泼灵动型的,这也许是他们眸子中唯一的区别吧。

“姐姐,你看我漂亮吗?说实话,自从父亲母亲去世后,我可再没穿过这样的衣服呢!”听着绮容的一席话,我不禁为她们这般小的年纪就要承受这些家世变故而感到惋惜。我走上去握紧了姐妹两的玉手,郑重地对她们说:今后,有姐姐我,就绝不会再让你们去风餐露宿了。”也许,有时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能温暖多少人的心呀!

告别了林风,我们去了当铺。看到【瑞祥当铺】这几个字时,绮容的眉头都要纠结到一块去了,看到小家伙不情愿的样子,我不禁莞尔。这名字,也确实是有够俗气的。牵着她们进去后,绮容就先开口了:“姐姐,这店的名字为何如此俗气?一点都不像是姐姐这种清雅出尘的人会起的名字嘛?”呵呵,我掩面而笑:“这当然不是我起的了,我前不久才从别人手里将它盘下来,还没来得及去更改名字。而且呀,这店铺可是还连个经营的人都没有呢!不过,从现在起,这家店就是你们的了,由你们去改名字,还有,找伙计,重装店铺的事情就都是你们的了。”绮雨倒慌忙摇头:“姐姐,这店是你的呀,我们又怎可要呢?”看着绮雨认真的样子,我倒真是无语了“那就这样,你们和林风一样,名义上是这家店的老板,而幕后老板是我就好了。我也和你们说过,我有事,是不能自己去经营的,只能靠你们了,有事情我会联系你们的,要是你们有急事,就到街角处的茶馆找我。明白了吗?”她点点头。“那现在,是不是要先将这俗气的名字换掉呢?”绮容倒是率先开口:“既然我们是老板,自然要以我们的名字开店了,就叫雨容行当好吗?”“嗯,这名字不错,就是它了。”说完,我拿出纸笔,为小店提了字。“还有哦,这五百两你们就先拿去找伙计和装修店面,我们一个月后开张可好?而且,这些日子我就不过来了,你们自己拿主意就好。到时,我可是会验收成果的哟。”只见姐妹俩拍拍胸脯向我保证,“我们一定不会让姐姐失望的。”看了看已经不早的天,和姐妹两分别后,我向家中赶去。。。

“爹爹,今天过得好吗?”看着他悠闲地沐浴在夕阳的余晖下等待我回家,心里说不出的满足。“呵呵,汐儿回来了,我今天很好,这么多年忙碌的生活终于平静,像这般悠闲的日子我早就求之不得了呢!”“呵呵,那恭喜您哦,美梦成真。”和爹爹调侃了一会儿,我就回房了,继续着我未完的工作——爹爹的新衣裳。生活好像又归于了平静,真好。

这一个月中,我也没闲着,每天除了去茶馆外,就是到酒楼里帮助林风。我新招了十个跑堂的伙计,一个账房,还有四个大厨。也命林风将酒楼重新整顿,风格是别出异新。真是期待它的开张呢!

夜晚总是这样的宁静,看着手中已经做好的衣服,小心地将最后一个针脚缝好,终于是大功告成了。明天就将衣服送给爹爹,想必他一定会很高兴的。放好衣服,我怀着期待的心情进入梦乡。。。

隔天一大清早,就听见了草屋中的声音“爹爹,汐儿有礼物要送给爹爹哦,先闭上眼睛。”“这孩子,是什么呀,还搞得这么神秘。”这嗔怪的语气中却饱含着满满的宠溺。“呵呵,爹爹闭上眼睛嘛。”向他撒撒娇,爹爹只好无奈的闭上了眼睛。此时就见我从身后的桌子上拿出了做好的长衫放在了他的眼前,“爹爹,可以睁眼了哦。”看着他缓缓睁开双眼,却伴着滚烫的泪珠落下,我慌了:“爹爹,怎么了,是汐儿做的不好吗?别哭呀,爹爹。”“没有,汐儿做得很好,是爹爹真的好感动,这辈子可是爹爹第一次收到别人做的衣服呢!”说完他小心翼翼的从我的手中接过衣服,不停地抚摸着它。

“那爹爹穿上试试,看看合不合身。”“哎,爹爹这就穿上。”看着穿上新衣服的爹爹,一袭湖蓝色长衫显得爹爹身形更加挺拔颀长,真像仙风道骨的老人呢。“汐儿呀,真是太谢谢你了,这衣服爹爹可是喜欢得紧呢。”“爹爹喜欢就好,对了,今天有家新酒楼开张,我们一起去看看吧。”“嗯,也好,走吧。”我陪着一月未出草屋的爹爹向市集走去,只是,终归没想到这竟是他最后一次看这繁华的扬国都城。

今天的街上真是热闹非凡,几乎所有的人都在谈论街东的那一家生意冷落的酒楼将要重新开张的消息,只不过老板是原来酒楼里的伙计林风。真是好奇他经营的酒楼是什么样子?呵呵,听着大家不绝于耳的议论声,我心底暗自得意着,因为早在酒楼开张的前一个星期,我就让林风在街上各处散步酒楼要开张的消息,还让一些在街上玩耍的小孩子将这件事编成歌谣传唱:小小一酒楼,新奇翻百样。尝尽天下味,就到怡扬居。看来,效果啊还真是不错呢!

“汐儿呀,这是哪家酒楼呀,怎么这般热闹?”这不,才刚走到怡扬居门口,就看到络绎不绝的客人进进出出,真是跟一个月前的门庭冷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呀。“爹爹,这是原先的【醉香楼】,现在易主了,由原来的伙计林风接管,我们进去看看吧,而且,今天要是在这里演出,想必我们会有很不错的收入呢!”“嗯,也对,走吧。”

环视了一下酒楼的环境,大堂一改所有酒店的富丽堂皇,而是充斥着一种淡雅恬静:酒楼将大堂分为两侧,左侧是以蓝色为主调,象征着海阔天空,水蓝色的桌纱,将原本的红木桌子浸润出一种清新之感。再配以青花瓷的碗筷,更是让人仿若置身与沧海碧穹之中。右侧则是象征着盎然生机的绿色。每张桌子的边缘用含羞草包围,桌子中央则是用风信子点缀碗筷,新颖别致,独具一格。总之,整个大堂让人仿若置身与大自然的山清水秀中,令人心旷神怡。没有了去酒楼吃饭的感觉,倒更觉得有种家的温馨。

进去之后,跑堂的伙计就热情地迎了上来,看到我如同对待一个来酒楼消费的客人般殷切:“客官,请问你们要吃点什么呢?”嗯,他做的很好。我搀着爹爹,上前一步说:“我们是两个卖艺的,请问我们是否可以在你们这里表演呢?”听了我的话,他有一瞬间的错愕,随即又恢复了常态,只见他笑呵呵的对我们说:“这个嘛,小人可做不了主,我还是带你们去问问老板吧。”爹爹此时也开口了:“嗯,好吧。”我们便在伙计的带领下见到了正在二楼忙碌的老板——林风。

二楼与大堂亦颇有相通之处:风雅间,儒林堂,沁兰居,含梅坊。这四个大间中又分别包含大中小三种包厢,内置装饰也如他们的名字般。风雅间——顾名思义,是才子佳人吟诗作对的地方;儒林堂——则是考生学子品论政事的地方;沁兰居——则是以兰为饰,高风亮节者交流品赏的地方;含梅坊——自是以梅为饰,是专门招待那些达官贵人的。

爹爹上前向林风打了个招呼:“老板,我与小女是两个江湖艺人,今天想在您这表演,赚取些小钱儿,不知您可否行个方便?”林风看了看我,我则用眼神示意了他。“呵呵,老人家,这又有何不可呢?影,带他们去吧。”说完又埋首于他的忙碌之中了。

我们被领到了一楼大堂的前方,那是一个紫色的舞台,显示出它的高贵神圣。舞台两侧是轻笼寒水月笼沙的绛紫色飘带,一盆盆紫罗兰将舞台围成了一枚桃心,那巨大的帷幕上则是一幅白雪红梅图,整个舞台布置是那般的梦幻唯美。也是我最喜欢的一个部分呢。

“汐儿呀,这酒楼老板可真是有心,这舞台可真是漂亮,想必他本来也是想请人来表演吧。”“是呀,爹爹,我也这样认为。您先去休息吧,我去表演了。”将他扶着送到一个安静的桌子旁,点了一碟花生米,我便起身走向舞台。

今天的我身着水蓝舞衣,与这紫色倒正好交相辉映。步入桃心中,我的声音霎时使酒楼鸦雀无声:“小女子李诺汐,今日在此献艺,一曲【好运福临门】献给大家。”才说完,底下一片沸腾“这不是茶馆的诺汐姑娘吗?我说今日没有看见她,原来在这儿呢。”“是呀,还以为今日听不到她的箫声了呢,你知道吗,现在我是一日听不到诺汐姑娘的箫声我就会浑身不自在呢?”“这诺汐姑娘的箫声真有那么好听吗?”“那是,听过的人一定会听耳不忘,余音绕梁三日呢!”“。。。”不再管台下的议论声,箫声缓缓响起。。。

一曲毕,听过的人是顿时掌声雷动,未听过的则是久久难以自拔,陶醉不已。我也感到了莫名的成就感。起身,走向台下的爹爹。“诺汐姑娘,今日怎么只有一曲呀,我们还没听够呢?”“这诺汐姑娘的箫声果然名不虚传。”此时人群又躁动了,我有些无奈的看向爹爹,只见他立刻会意:“各位,小女以后每天只奏一首,以后你们想听就来,好东西总要慢慢品才是。”大家都表示理解,纷纷又埋头吃饭,谈论着这新开张的酒楼了。

收拾好一切后,我和爹爹走在回家的路上。可是,看着爹爹脸上的表情由平静变为扭曲,额上也不时渗出豆大的汗珠来,我害怕极了,爹爹这是怎么了。顾不得多想,背起爹爹,运起轻功,向草屋飞去。可是,到了草屋,爹爹早已昏厥,我马上飞向集市去请大夫。。。

今天为什么街上的人会这么多,害得我在人群中挤了好久,才找到了医馆。一进门,看见小童在给人抓药,却没有看见大夫。无奈,飞身上去抓住小童的衣领,焦急的问他:“请问,这里的大夫呢?我家里有病人,需要他出诊。”他好像是被我的粗鲁吓了一跳,结结巴巴的半天才蹦出了一句话:“大。。。大夫。。。大夫他。。。出。。。出诊了,不。。。不在。”说完还不停的安抚着他那受惊的小心脏。我真是无语了,这大夫怎么会在这时候出诊呢?

没有停顿,得到答案后,我又去找另外的医馆。可是,一家,两家,三家。。。我也记不清我到底找了多少家,可是每次得到的答案都是一样:“我家大夫出诊了,不在。”这是巧合么?爹爹无缘无故病倒,几乎全城的大夫都出诊了?怎么办?我第一次如此痛恨自己,是那么苍白无力。爹爹还危在旦夕,可是又没有人医治,我到底该怎么办?

不知不觉间,我竟走到了【雨容行当】的门口。对了,妹妹们不是医药世家吗?也许他们会懂一些医术也未可知。怀着一丝希望,我敲了敲紧关着的大门。开门的是绮容,一见到我,她高兴极了,忙向里面喊:“姐姐,大姐来了,大姐来了。”绮雨听到后,也急忙迎了出来,没等她开口,我急忙问:“你们会医术吗?”“姐姐这说的哪里话,我们当然会了,爹爹把他的毕生所学都交给我们了。怎么了?”绮雨见我着急的样子不禁问道。听到这样的好消息,我高兴地说道:“快跟我走。”拉起绮雨运起轻功飞身向草屋而去。

看着气喘吁吁的绮雨,我不禁好抱歉,好像每次遇见她,我都会使她这般喘气不止。“绮雨,你快看看,爹爹这是怎么了?”看着那脸上无一丝血色的爹爹我害怕极了,他此时的样子不禁让我想起了母后父王临死的时候也是这般模样,不会的,不会的,这是我瞎想的,爹爹今天早上好好好的,不会的。。。

可是,绮雨接下来的话,对我而言,就是晴空霹雳,她仔细检查过爹爹的情况后,转过身,用一种抱歉的口吻说:“对不起,姐姐,这位老伯他已经死了。”“不,不是这样的,今天我们还一起去市集,他还为我解围,而且,你看见了吗?他身上的那件湖蓝色长衫,是我今日才送给他的,他还是那样高兴。不可能的,绮雨,你在骗我,对不对?爹爹他没有死,对不对?你告诉我,你说呀,你说呀,他还没有死,他只是睡着了,你说呀!”我真的好无助,只是疯狂的抓着绮雨的衣袖死命的摇着,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