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颠鸾倒凤,莫逆乾坤

凌烨入铺,一线生机

颠鸾倒凤,莫逆乾坤 陌影藤妃泪 2685 2013-01-24 15:20:46

  第二十三章

再度回到这繁华的街市之中,当真是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看着依旧的人来人往,我转身步向雨容行当。“姐姐,你昨天去了哪里,知不知道我和姐姐很担心你啊!”一进门,就听见绮容那聒噪的声音盘旋耳畔。

想起当初答应哥哥要走的时候,我竟忘了,还有这两姐妹,她们也和我一样没有安全感,一样无助,或许,上天安排我们相遇,就是因为同病相怜,让我并不孤单。不管多么艰难,我们一定会并肩携手走下去。

“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我昨天看见夜空很美,繁星灿灿。所以,一时贪看的忘了时间,怕太晚回来打扰你们,就去了怡扬居过夜了。”“哦,原来是这样啊,那姐姐快去收拾一下吧,我们要开业了。”点点头,我进了内堂。可是那双担忧我的眼神亦随之进入。

“姐姐,昨晚你到底去了哪里?你现在的情绪不稳定,我很担心你。”总归知道绮雨心思细腻,什么事都瞒不过她。“绮雨,我独自离去后,总是在想,今夜的王宫一定会很热闹,还是忍不住,我去了。宴会上的对酒笙歌让我心碎,因为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再看我一眼。可是我遇见了我的哥哥,他回来了,并知道了一切。昨晚,我安心的在他的怀中沉沉睡去。你知道吗?绮雨,当我醒来后,我发现我的枕畔有一抹深紫的痕迹。”到底是放不下他,每次一思及此,心都不由得隐隐作痛。

看见我幽暗的双眸,绮雨的心中早已了然,她用肯定的语气说:“姐姐,是王上中了枫留醉吧。”“唉,绮雨,我该怎么办,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王兄死,不能啊。”“姐姐,我早就告诉过你,枫留醉世间罕有,其解毒方法像必更是旷世难求。这可如何是好?”听着绮雨的话,我如坠冰窟,难道真的没有办法了吗?王兄真的难逃一死吗?“绮雨,我累了,你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姐姐,那你好好休息吧。”简单的一句话,也透漏出绮雨的无奈,知道我的性子倔强,她也不便再说什么,转身消失。

“咦,姐姐呢?她怎么没和你一起出来呀?”“容儿,姐姐很累,我们别去打扰她了。”看见姐姐凝重的神情,绮容点点头,去忙了。今天与往常并无不同,只是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

“店家,我这儿有块玉佩要典当,不知你们可收啊?”正在打算盘的绮雨听见客人来了,赶忙放下手中的活,抬起头来,竟然是他。

不知何处,清风吹过,额前柔顺的发丝飘起,在空中划出优雅的弧线。黑色的发映着漆黑的眼眸,仿若晶莹的黑曜石,清澈而含着一种水水的温柔。精致的五官,白皙的肤质如同千年的古玉,无瑕,苍白,微微透明,而又有一种冰冰凉的触感。唇边总是带着一抹弧度,美丽妖冶中有一种深深的宠溺。所到之处,都萦绕着一缕清新的薄荷气息,令人就此沉沦。

还是那身玄色长袍,一样的令人沉迷,不觉绮雨看的痴了。。。

“姑娘,不知在下可好看?”看着他唇畔的笑意加深,说话也变得不经大脑“当然好看,是很美。”哈哈,看着他听着自己的话而大笑,胸腔也不住的颤抖,绮雨才意识到自己的冒失,慌忙低下头,不安地搅着手中的紫罗兰帕子,双颊也涂上蜜桃粉,娇羞极了。看着面前女子可爱的样子,心中不禁莞尔,笑得更加开怀,倒惹得面前伊人不悦了,“公子莫要再取笑小女子,你不是要来典当吗?东西呢?”说完,赌气地将葱玉小手伸在了凌烨的面前。“呵呵,姑娘倒真是爽快呢,给你。”不知怎的,好想逗逗面前的小女子,将玉佩递至她的手中,用略显冰凉的小指蜻蜓点水般的拂过她如玉的小手。引得她快速的抽回了手。“公子好生不正经。”“哦,我怎么记得有人一见面就盯着我看个不停,还夸我美来着,当真是不知羞哦。”看着她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的样子,直憋得两颊泛红,就觉好笑。但还是忍住,转移了话题,“姑娘还是先看玉佩吧。”绮雨此时才如临大赦般仔细端详起了玉佩。。。

只见这块玉佩,由上好的和田玉雕琢而成,主体雕刻着鸣钟,在钟的上边还雕刻着一只蝙蝠,寓意终生有福,钟为浮雕,而蝙蝠为镂雕,玲珑精巧,玉质温润如羊脂,握于掌中,能使人平心静气,恬淡舒和,是为玉中佳品。

“公子这玉,实为上乘之品,不知公子要典当多少呢?”“其实,我也不知要典当多少?只是,家中父亲看我整日闲散在家,就交给了我一块玉佩,要我出来自谋生路。我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好的法子,这不,正巧,那天赶上你们开业。我来看了一下,感觉很不错。再说,你们两个小姑娘初来乍到,必定对这里不是极为熟悉,所以,我想和你们合伙经营,就用这块玉佩做我加入的诚意,不知你意下如何?”

看着面前英俊不凡的公子,绮雨很想把他留在店里,就是不知姐姐意下如何了。“公子,容我考虑考虑好吗?明日你再来吧,我一定给公子一个满意的答复。”“呵呵,希望在下明天可以听到想听的答案。还有,别公子公子的叫了,显得生分,我叫凌烨,你呢?”看着他的爽朗不羁,绮雨淡淡一笑,“小女子绮雨。”只见他用右手扣住那刀刻的下巴,仔细地思忖了一会儿“绮雨,真是个好名字呢!”说完,已没入人海,只留下喃喃自语的绮雨“他说我的名字好呢!”看来绮雨是春心萌动了,只是不知这是否是她的良人。

“姐姐,姐姐,有人要加入我们。”兴冲冲地绮雨拿着玉佩步入后堂,却看见了独倚凭窗,暗自垂泪的姐姐,顿时快乐的心情消失得无影无踪。许是察觉到身后有人,我缓缓回头,眼角的泪痕还来不及拭去“哦,是绮雨呀,有什么事吗?”“姐姐,我。。。”看着她欲言又止的样子,我勉强扯出嘴角的笑容:“绮雨,有事就说吧。”“是,姐姐。刚才来了一位公子,他说他叫凌烨,想加入我们一起经营,我,我。。。”看着小丫头颊畔飘上的两朵红云,我早已心知肚明,小丫头怕是有了意中人了,这样也好。“绮雨,你是雨容行当的掌柜,这种事,你自己拿主意就好,不必再过问与我。”微风曳过,吹乱了我的墨发,转过头。继续欣赏我的“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了。只是,我竟没料到,招进来的人竟是他。这个葬送了绮雨一生幸福的人,亦让她思断柔肠的人。

第二天,凌烨如愿地被招进了雨容行当。只是,我言令禁止他出入我的房间,而我,亦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陷入我的世界难以自拔。不是没想过去为王兄寻找医治的办法,那天出了宫门后,我跑遍了城中大大小小的医铺,可是所有的大夫中,除了少数几个听过枫留醉的人之外,其余一无所知,更何谈解毒。我只好将所有的希望寄予绮雨,可是,可是。。。

也不知过了多少天,看着窗外的日升日落,月再次爬上枝头,绮雨再也忍不住,怒气冲冲的推开门,进来了。“姐姐,你还要这样继续多久,三天了,你一口饭都没吃,就是铁打的人也禁不住这样折腾的。本来,我准备告诉你枫留醉的解毒方法,就算这毒世间罕有,可是,只要是毒,就总会有解毒的办法。你若在这样下去,身子拖垮了,要如何帮王上解毒?姐姐,你选择吧,是要继续在这里自生自灭,还是先把饭吃了,听我教你如何解毒。”说完还晃了晃手中的什锦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