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颠鸾倒凤,莫逆乾坤

生命相护,真情流露

颠鸾倒凤,莫逆乾坤 陌影藤妃泪 3865 2013-01-24 15:20:46

  第十九章

“姐姐,你去哪里了,我们今天赚了好多钱呢。真是开门大吉呢!”一进门,就听见绮容高兴的声音。走到桌边,为自己斟了一杯蓝铃音的花茶,小抿了一口“呵呵,姐姐当然看见你们今天的收获不小呢。看来呀,你们可是块天生经商的好料子呢!”绮容骄傲地拍了拍自己平坦的胸“那是自然,我们是谁呀!不过,姐姐,今天来了一位好俊逸的公子,举手投足间可真是器宇轩昂,让人记忆尤深呢!不知他以后会不会再来?”看着绮容双颊上飞上的两片红霞,我调侃道:“怎么,绮容这般小就开始想要嫁人了吗?羞不羞呀,呵呵。”次时绮容的颊畔更红了:“姐姐欺负人,怎么能笑话我呢?他真的很让人难忘嘛!那一身玄色长衣穿在他的身上真是风度翩翩呢!”玄衣?怎么会?难道是在茶馆有过一面之缘的玄衣公子?他怎会来这里?带着满腹的疑问,我问绮雨:“绮雨,你说,他长得什么样子?”突然被问到的绮雨愣了一下,然后开始慢慢回忆,只是她不知道她此时的样子充满了爱慕,唉,这玄衣公子的魅力还真是够大,竟能让这对姐妹花同时对他产生爱慕之情,还真是红颜祸水呀!“姐姐,他长得。。。”

听着绮雨的叙述,错不了,他就是在茶馆的那个与我过不去的玄衣公子。只是他为何会突然出现?明天,看来我得好好会一会他了,如果他来的话。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已是一个星期之后。这几日,我没有再出去,而是耐心的和绮雨绮容等待这那位玄衣公子,真可谓望眼欲穿呢!只是他却没有再出现。而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各国使臣出访扬国的日子。

街道上张灯结彩,到处都是灼目的大红色,倒驱散了这初春的料峭微冷。城门打开,各国的使臣驾着本国各具特色的马车声势浩大的行过街道,向王宫方向驶去。百姓们也是一大早就就聚集在街道两旁,看着来参观的使臣们。“姐姐,今天很热闹呢。”一大早就被绮容拉上来到这里。人山人海不禁让我感到头疼,本身我就喜静。现在这场面对于我而言简直就是一种折磨。而绮容这丫头倒是高兴得紧,叽叽喳喳得随人群一起议论着。“你看见了吗?那是顾国的公主——顾梦馨,听说顾国王上想要将这位梦馨公主嫁给我们的王上呢。”“这位公主长得还真是很美呢,瞧那鹅圆脸蛋,粉扑扑的,真是灵动的紧。”“那有什么呀,你快看,那是岳国的公主——南宫月玲。她才是最适合王上的。你看她那出尘的气质,高贵典雅,说不准还是我们未来的王后呢!还有啊,我听说,这岳国的王上也是英俊潇洒。他本是属意和我们扬国和亲,迎娶我们的正瑶公主的,只可惜她却是香消玉殒了,当真是可惜。”“谁说不是呢,正瑶公主可是我们扬国的骄傲,这次来的众多国家的王子或王上,有哪一个不是奔着正瑶公主来的呀!”“还有哦,那是晔国的公主。”“那是风国的公主,长得可真是水灵。”“你看,那是。。。”

听着百姓们的议论声,他们是如此的高兴。可是我的心中却是苦涩的。王兄,她们将要成为你的王妃了吗?你会忘记我吗?你会在她们之中找到自己心仪的女子,再与她们携手终生吗?我们,终究是不可能了吗?想着王兄的枕畔将会躺着另外一个女子,他们会悄悄的说着属于他们的甜言蜜语,他们的悄悄话,我的心中就好堵,好疼。泪水也不禁在眼眶中肆虐,随时都将喷薄而出。突然,有人握住了我冰凉的手“姐姐,你没事吧。王上不会这么做的,他是爱你的,别忘了,合欢箫是你们的纽带呀,是你们爱情的见证呀。”原来绮雨早就注意到了我的低落,在这样激烈的议论中我怎会无所触动呢?“绮雨,我没事儿,你别担心。但是在这里真的有些让我不舒服,我就回去了。你带着绮容好好玩。”“嗯,姐姐,那你回去好好休息吧。”告别了绮雨绮容,我没有回雨容行当,而是去了。。。

相较于城内的热闹,这里就显得凄清得多。“爹爹,您好吗?汐儿来看您了。爹爹,您知道吗?汐儿好想您。想您做的拿手小菜,想您对我鼓励的话语,向您每天坐在夕阳下等待我回家的温馨。。。爹爹,您总说我要放下过去,我与他,今生注定是两条永不相交的平行线,只是可望而不可即。可是,爹爹,我还是会控制不住的去思念他。今天各国的使臣陆续的都来了,还带着他们最骄傲的公主。不,应该说是王兄未来的王妃,我的王嫂。那些女子我都看了,长得都漂亮极了,也魅惑极了,不知王兄会与她们之中哪位牵手呢?又有哪位会是和王兄一起并肩的人呢?汐儿真的好想知道。爹爹,虽然您曾经告诫过汐儿,今生都不要再踏足王宫,但,请您原谅汐儿的任性吧。就这一次就好,让我彻底的死了心,只求王兄觅得良缘,我会笑着祝福他的,一定会的,我可以做到的,不嫉妒,不羡慕,只有最真心的祝福。。。

风,将我的墨丝吹乱,亦将我的心吹乱,凝望着身前爹爹墓旁的风信子随风摇曳,我的心也飞向远方。转身,离去。

看着她渐渐走远,凌烨才从群山掩映中显出身影。风亦吹乱了他的玄衣。他知道她会来,所以早早的在此等候。其实,这些天,他知道她在等他。可是,他却没有再出现在她的视线里。因为这是主公的命令,他只有服从。但他依旧会每天躲在繁华的街角,静静的注视着她的一切,即使你今生不能成为我的妻,但能在暗处为你守望,也是一种幸福。你也许永远不会知道有一个人在用生命去爱你,真希望,下一世,是我先遇上你,爱上你。

今天的王宫人来人往,所有人都在忙碌着自己手中的活儿,自然不会注意到我这个凭空多出来的宫女。轻易地混进王宫后,去尚衣间拿了一套宫女服制,摘下面纱,将胭脂水粉重重的在脸上涂了厚厚一层,曾经漂亮的远山眉黛依然被粗重的眉笔颠覆,嘴唇也艳红如血,再为颊侧点上一颗朱砂痣,一位中等姿色的宫女诞生了。不敢将自己画的太丑,只怕难以被掌事选中去酒宴上伺候。我端着银器酒皿,与宫女一起穿梭于各宫之间,仔细的打量着每一位漂亮的公主,内心的失落也在慢慢扩大。。。

终于入夜了,酒宴也即将开始。好想独自再去见他一面,无奈怕引起麻烦,只好期待着酒宴上的会面。“你们都给我听好了,一会进去之后,千万不准出任何差错,否则,都给我小心好你们的脑袋。”听着掌事恶狠狠地警告,我与众人齐声说道:“奴婢谨遵掌事教导。”看到她满意地点点头后,就大摇大摆的离去了。我的心也终是放下来了。

“宴会开始。有请王上。”听着太监总管刺耳的报声后,我与众人鱼贯而入。匍匐在金碧辉煌的大殿之上“恭迎王上,王上万福。”“众位免礼。”听着王兄的声音,我的内心翻江倒海,差点就忍不住抬头。可是,我知道我不能。“谢王上。”“各位,欢迎你们的远道而来,本王不胜荣幸。希望各位能在扬国度过一段愉快的时光。入座吧。”“谢王上。”酒宴拉开了序幕。

席间,各色舞女的舞姿好不撩人心魄。酒至酣处,不知有谁喊了一句:“你们的正瑶公主呢?听说她的舞姿可是倾城呢!”尽管努力抑制自己不去关注王兄,但我的视线早已出卖了我。直到听到这句话时,本来喧哗热闹的酒宴顿时鸦雀无声,静的可以听到众人的抽气声。就连舞女们也感受到了这压抑的情势,停下了正在进行的莺歌燕舞。时间仿佛凝结在了这一刻。。。

只听见啪的一声,王兄的手中鲜血如柱喷涌,染红了我的眼。再也顾不上被发现,扔下手中的玉盘,我飞奔向王兄。小心翼翼的拿出我绣有玉兰图饰的手帕,轻轻的为他将手中的血迹擦拭干净,轻轻地在他莹润如玉的手指上吹着气,像哄孩子般低声呢喃:“乖哦,一会儿就不痛了,你要坚强哦。”可是周围的人却因我仿似的举止而呆愣在那里,像石化的雕塑。“怎么,扬国的宫女竟这般大胆,在大庭广众之下公然的去引诱王上吗?你将我们置于何地?而且,你的身份是那么卑贱,真真是放肆。”听着梦馨公主的谩骂,哼,原来顾国竟是这样去教育他们的公主的。当真是让我不屑,这般外表华丽,内心丑陋的女人又怎能配得上俊雅高贵的王兄?我缓缓起身,走到梦馨公主的身前,欠身一礼:“公主殿下此言差矣,奴婢不能认同,我扬国乃是礼仪之邦。上到王公贵族,下到平民百姓,都是饱读诗书,又岂会不知礼义廉耻为何物?再说了,王上是我们扬国的天子,我们的统治者,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不是他个人的损失,而是我们整个扬国的不幸。且不说我只是一名微不足道的宫女,更重要的是我是扬国的子民,爱戴我们的王上实乃理所当然。难道在顾国,最尊贵的王上受了伤,你们去关心他,就是不知廉耻,公然引诱吗?若是这样,可真是让奴婢长了见识。”“大胆贱婢,你竟敢辱骂本宫,真是该死。”说完她不顾三七二十一,便挥掌相向,丝毫没有任何公主模样,真真像极了市井泼妇。哼,我内心对她的鄙视早已化作不屑。轻移莲步,躲过了她的攻击。而她,则因用力过猛和裙裾太长生生的与大地接吻,好不滑稽。一时间,哄笑声响彻宴会厅。歌舞声继续进行,恢复了之前的欢快。

我转身走向自己的位置,拾起散落在地的玉盘,默默回到原处。殊不知,我的举动,早已牵动着在座的他们的心弦。“王上,你扬国人才济济,倒是让本宫大开眼界。不知本宫是否有荣幸和你们的才女一较高下。”说完指了指正在低头沉思的我。“她是才女,那正瑶公主又是什么呢?梦馨公主怎可和一宫女斤斤计较呢!就算要比,也应该是正瑶公主呀,是吧,王上?”原来是耀国的世子呀,看来他当真是要挑起矛盾了。我愤怒难当,正要回驳。此时沉默的王兄终于开口了:“本王愚钝,竟不知耀国世子所为何意呢?众所周知,正瑶公主在各位出使前一月就不幸暴毙,我扬国失去心爱的公主,本是痛惜。而消息也早已传至各位耳中。世子这般要求,是未听到消息呢?还是有意刁难呢?欺我扬国再无能歌善舞之人了吗?本王知道耀国女子能歌善舞,既然梦馨公主也提出来了要比舞,不如我们三国切磋交流一下如何?”世子朗声一笑:“本世子只是听闻扬国舞姿冠绝天下皆因有位正瑶公主。竟不知扬国竟也人人能歌善舞,可见并非浪得虚名。今日就来拜会一下,一探虚实了。”“呵呵,自然不会让世子失望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