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颠鸾倒凤,莫逆乾坤

深宫夜谈,毒药现世

颠鸾倒凤,莫逆乾坤 陌影藤妃泪 3540 2013-01-24 15:20:46

  第二十一章

“易遥,原来你在这儿呀,找你好半天了。你知道吗?你今天的表现实在是太出彩了!我真羡慕你,今天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你的身上,就连大将军那个冷面公子的目光也始终不曾离开过你,看来你很有机会成为他的新夫人呢。那个梦馨公主真是讨厌,看来凌国的教养真是不好。还有枫国竟然敢蔑视我们,他们的舞和你比起来可真是小巫见大巫了。。。”这个从进来就一直喋喋不休的小丫头是我刚认识的宫女慕娥,酒宴上她就站在我的旁边,她呀,和绮容可真是半斤八两,让人又爱又恨,俏皮灵动的紧。酒宴结束后,我就溜进了这里,准备换衣离去,谁成想,她竟在找我。

今天所有人的目光都在我的身上吗?不,没有。他的目光就不曾注意到我。在我为他包扎伤口的时候,他是那么漠然冷淡,居高临下的看着我,带着那压迫的王者霸气看着我——一个卑微的宫女。更可笑的是,在我翩然而舞的时候,他却带着他选中的女子——佑国的紫冰公主离开了。这是多么明显的昭示,不是吗?所以,我舞的心殇,舞的忘我。脑中空空如也,拼着命的旋转,任凭广袖翻飞,任凭墨丝飘落,任凭泪水倾泄。原本那爱人间温婉的低语呢喃的舞曲此刻竟成了催情夺命的毒药,让我无法自拔。。。

“哎,易遥你到底在没在听呀,真是的。”也许是我失神的太久,亦或是她说了半天都没有人响应,小丫头不满极了,撅起那蜜桃粉的唇瓣嗔怒地看着我。拉回受伤的思绪,我浅浅一笑:“慕娥,我错了,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好不好?”“易遥,你取笑人家,真坏。”呵呵,看了看小丫头身后的天色,已经快要到宫门禁闭的时间了,“我说慕娥呀,我都跳了这么久,好累呀,你还让不让人睡觉呀!”“哦,真是对不起,我太兴奋了,你快去休息吧,我走了。”就这样,总算把这个缠人的丫头送走了。

换上之前的广袖裙,覆上面纱,我匆匆向宫门口走去。夜,渐渐暗了,以至于我未看到站在我身前的人。他张开双臂,将疾走的我抱了个满怀。“谁?”简单的一个字却泄露了我心底的不安。正欲出手,他紧紧地收拢手臂,让我无法攻击他。头上传来男子性感磁厚的声音:“瑶儿,别怕,是我。”这个声音好陌生又好熟悉,虽不知道他是谁?凭着我的感觉,我知道他不会伤害我,渐渐放松了身体。许是察觉到我的变化,他又缓缓开口:“瑶儿,我不在的这些年,你还好吗?没有在父王母后身前尽孝,错过了你的成长,让我好遗憾。可如今,扬国动荡,我实难离身,边疆各国虎视眈眈,我只有趁着使臣来访之时回来。瑶儿,跟我走吧,我会好好保护你的。”这是,是王兄。听他刚才的话,难道他知道了他的身世?“王兄,你都知道了?”听着我疑问的语气,他有些好笑“你都知道的事,为什么我不能知道呢?父亲在临死之时告诉了我一切。他说,他为这件事内疚了一辈子,不安了一辈子,所以死了他不愿把这个秘密带进坟墓,不得安生。”“王兄,你不怨母后吗?毕竟。。。”“傻瓜,我当然不怨母后了,要不是她,我又怎会过得这般逍遥自在?那个王位,可真是让人头疼,光看看扬对我诉的苦水我都要对它敬而远之了。所以,我非但不怨母后,我还要好好感谢她。”“你已经与王兄见过面了吗?”暗暗感到他有一丝不悦,我噤了声。好久,他才略有抱怨的说:“我们都是你的王兄,叫起来太拗口了,反正我是大将军,你还是叫我哥哥比较好。”好在他没有生气,我赶忙甜甜地叫了声“哥哥。”他满意的笑了笑:“这还差不多。”也许,是亲情的慰藉,让我受伤无助的心有了停靠,我安静地趴在哥哥的胸口上,听着他结实有力的心跳,久久无语。此时无声胜有声啊。却忽略了黑暗中那一双精光熠熠的眸子和含笑的嘴角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竟渐渐睡眼迷蒙。坠入了我自出宫以来最甜美的梦。那梦中,我见到了久违的父王母后,他们在慈祥的望着我微笑,好甜蜜,好温馨。梦外的我,嘴角的弧度也越来越大。直到那温暖的触感包围了我。他的玉脂指腹轻柔的婆娑着我的颊畔,仔细的描摹着我的眉眼,一遍又一遍,像是要将他最深的情透过这温柔的抚摸渗进我的血肉之中。

“沂,她真的好傻,是不是?我明明已经将她放出了宫,让这痛苦,压迫都如狂风暴雨般向我席卷,只为给她一个避风港。可是,她为什么还要来?她不知道很危险吗?其实,从她一进来我就已经知道了,只是,我不能和她相认。不能,我真的好痛苦,就连手中酒杯也不自觉地被我捏的粉碎。她还是那般那善良,不忍见我受伤。你知道吗?她真的好幼稚,从小我受伤时,她都会像哄孩童似的哄我,她总会说‘乖哦,一会就不痛了。’还会给我吹吹,她是不是很幼稚,沂。那时,看到她眼中决绝又心碎的神情,我知道她的舞曲定是为我而独创的【惊鸿】,她是在向我道别。我逃了,因为我真的不希望她和我道别。所以,我不仅逃了,还残忍地伤害了她,带着紫冰公主离开了。我真的很该死,对吗?我为什么要伤她呢?我伤她伤的还不够吗?我真的好残忍,是不是,沂?”映着昏暗的烛火摇曳,两行清泪缓缓落下,湿了谁的心?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啊!当初母后为了我,将这千斤重担交付给了杨,却终究是苦了这对恋人,相恋却终不能相守。这不伦之恋终将是他们终身难以逾越的鸿沟啊!瑶儿,王兄看着你痛苦却终究是帮你有心无力。也许,带你远离,安然度过此生,就是我最大的尽力了。

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衣带渐宽怨秋风悲画扇

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相思枕畔,但凭见泪痕湿

第三最好不相伴,如此便可不相欠。别是一般剪不断理还乱

第四最好不相惜,如此便可不相忆。此情可待记忆里一个你

第五最好不相爱,如此便可不相弃。重门深居难独上画楼西

第六最好不相对,如此便可不相会。再相会岂知吾谁与归

第七最好不相误,如此便可不相负。负尽苍生负尽蓬山万重

第八最好不相许,如此便可不相续。续断之间听一夜梧桐雨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安得与君相诀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第九最好不相依,如此便可不相偎。东劳西燕天欲晓各自飞

第十最好不相遇,如此便可不相聚。曲终人散念去去伤别离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见与不见何须悲何须怨

安得与君相诀绝,免教生死作相思。相思无益十诫说与君知

“扬,你别自责,其实,你已经做的很好了。今天,我在这里郑重向你承诺,我将带瑶儿离去,让她远离一切伤害,一切痛苦,从此,只有快乐,欢笑陪伴于她。至于你,管理好扬国,莫教你们的牺牲换化作泡影,相思断肠空余恨啊!”玉指离了那眷恋的容颜,却将她的一颦一笑深深镌刻紧锁于心尖,拂去脸上的泪痕“沂,照顾好她。我会好好打理扬国的。不负如来不负卿,这亦是我对她的承诺。”“好一个不负如来不负卿,扬,我佩服你。”这是两个男人心与心的相交,灵魂与灵魂的相诺啊!

“王兄,你不要瑶儿了吗?别走,瑶儿好怕,你在哪里?王兄,别走。”手不停抓向虚渺的空中,却只抓住了冰冷。是的,梦中我终于见到了那久违的容颜,看见他在温柔的笑,以及注视着我深情地眸子。只是,他身畔的恋人不是我,竟不是我。那一瞬,担忧,害怕,恐惧吞没了我。。。

看着我额际不断涌出的汗珠,卑微的呢喃,王兄的心犹如刀割,刚想触及我的脸颊时,一只修长的玉手及时制止了他,“扬,快走吧,瑶儿快醒了,你忍心再碾碎她的梦吗?”“沂,我,唉。。。”愤然甩袖,散落下一地殇,转身,离去。。。

“王兄,别走。”一声惊叫之后,我汗涔涔的从噩梦中惊醒,这是哪里?环视周围,像是某位妃子的寝宫。只是没有侍奉的宫人罢了。“瑶儿,你醒了,怎么了,你怎的满头大汗,做噩梦了吗?”看着哥哥拿着一杯茶缓步而来,流露出担忧的神色,我心头不禁一阵温暖。

借着屋中稍微明亮的烛火,只见哥哥俊美绝伦,脸如镌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外表看起来好象放荡不拘泥,但眼里不注意表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蔑视。一头黝黑茂密的头发,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对颀长的桃子树花眼,布满了多情,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高挺的鼻子,厚薄适中的红唇这时候却漾着另人目眩的笑颜。哥哥与父王真的好像呢,常年驻守边疆没有将他的容颜侵刻得如大漠黄沙那般粗犷,而是高贵与典雅,浑身散发着男性的魅力。我不觉痴了。。。拂去额际上的汗珠,我眉眼含笑“哥哥,瑶儿没事,只是,这里。。。”看着我疑惑的神色,他不禁有些无语,这个妹妹倒真是纯真的紧“瑶儿,这是我在王宫暂住的寝殿,很安全,不用担心。还有,过几日我就要回去了,临走前我想带你一起走,你愿意吗?瑶儿。”蓦地,哥哥抓住了我的手,星眸中满是焦急与期盼。

或许是不忍拂他的意,亦或是想逃离他的阴影,我选择了离开。这样,也好。

起身时,枕畔的一抹暗紫深深刺痛了我的眼,“这是,这是什么?哥哥,刚才谁来过?告诉我,哥哥。”抓住正在整理衣物的哥哥,我发了疯般的摇晃着他:“快告诉我,哥哥,刚才是谁来了?”看着我充满痛心与愤怒的眼眸,他英挺的剑眉皱成川字“怎么了,瑶儿,有什么不对吗?”

指着那抹暗紫,我激动的说:“哥哥,这是枫留醉,这是枫留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