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颠鸾倒凤,莫逆乾坤

印心而诺,终只为你

颠鸾倒凤,莫逆乾坤 陌影藤妃泪 3283 2013-01-24 15:20:46

  第二十二章

昏暗的烛火下,跳动的是我那痛心的双目,泪光潋滟。我拉着哥哥的手坐在床沿,偎依在他强有力的臂弯里,娓娓道来我心中的苦闷“哥哥,你知道吗?王兄在我离宫时将我交给了你的管家照顾。那时的我是如此的孤苦无依,我好害怕。他却像一个父亲那样照顾我,给与我温暖。所以,我认他成为了我的爹爹。每到清晨,我与他踏着晨曦步入街市,来到一个小茶馆里,我们靠卖艺为生。夕阳西下,我们收拾好行囊,走向我们的家。爹爹总会亲自下厨,为我做他的拿手好菜。渐渐地,我喜欢上了这宁静的生活,心中的创口也在渐渐抚平,希望了此一生就好。只是,哥哥,天不遂人愿啊!那个曾经爱我,会为我默默感伤,会疼惜我的爹爹再也不在了,他再也不会亲昵地叫我汐儿了,不。。。”

说到这,我痛苦的抱住我的双臂,想用这微薄的力量给予自己支撑,可是我。。。泪水不禁簌簌划过脸庞。我感觉好冷,周围的一切就如那冰潭,刺破我的肌肤,直达心底,真冷啊!猛然间,我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淡淡的竹香瞬间侵袭充斥了我的鼻腔。“瑶儿,别难过了,今后你的生活里有哥哥,我不会再让你痛苦了,别怕,别怕。。。”听着这一遍遍的承诺,多日的苦闷与委屈涌上心头,我酣畅淋漓地在哥哥怀中宣泄我的泪水,直到染透他胸前绣的云鹤纹饰。

“哥哥,你知道吗?爹爹就是中了枫留醉而亡的,我真的好恨,与世无争的爹爹竟会被人害死,我不甘哪!所以我发誓会替爹爹找到杀害他的凶手,哥哥,帮我,好吗?”心情平复后,我将那平静日子被打破以后的一切都告诉了哥哥,甚至是我已是不洁之身。此时的我,已然什么都不在乎了,是呀,我又有什么好在乎的呢?爹爹,汐儿一定会为你讨回公道。

听着瑶儿平静的叙述着她的遭遇,我的心里早已痛得不能自已。面对着这些痛苦的生离死别,从小生活在王宫中娇生惯养的她,又是如何承受过来的。也许,瑶儿以为用平静的语气就能掩饰她心中的迷茫与不安,可是那逐渐黯淡的眸光却终究出卖了她。傻瓜,哥哥好对不起你,要是父王母后在天有灵,该会多么心疼啊!

“瑶儿,哥哥答应你,从今以后,哥哥一定会拼尽一切保护瑶儿远离伤害的。”我再度落入在那宽广温暖的怀抱时,内心多了一份释然。哥哥,谢谢你,让我明白,此生的我,并不孤独。。。

心中的痛苦倾诉出来后,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身心的疲累也四面八方的朝我涌来,好累呀!听着哥哥平稳规律的心跳声,我沉沉的进入梦乡,从未有过的踏实与安全。。。

轻轻地为瑶儿掖好被角,看着她熟睡的面颊,瑶儿与母后的柔美不同,若说母后是那温婉醉人的百合,那瑶儿更像那火热奔放的玫瑰更加夺目,让人移不开眼。她斜斜靠在锦织的软塌上,一头墨发如云铺散,熟睡时仍抹不掉眉眼间拢着的云雾般的忧愁。目光划过她蝴蝶微憩般的睫毛,红润如海棠唇,洁白如牛乳般的肌肤,微微凌乱的绫罗,即使枕边放着的明珠都抵不上肤色熠熠生辉,她真是上天最完美的艺术品,可是,命运为何如此的不眷恋她呢?而我,实在不配做他的哥哥啊!连妹妹都没能保护好。自责,愧疚,在面对着瑶儿时,更加将心中的疼惜蔓延。。。

“沂,我对不起瑶儿呀!”推开门,看见扬的脸庞上泪痕斑驳交错,几缕青丝混合着泪水黏在他的颊侧。“唉。”没有多余的言语,彼此早已心知肚明,心照不宣。这如墨的夜中,只有两座雕塑易立在那儿,久久,久久。。。

慕娥回到自己的宫门准备就寝时,发现自己的方帕落在了易遥那里。急急返回去找,路过沂宫时,看见了王上和大将军矗立在那儿,心下不禁奇怪:王上不是和紫冰公主在一起吗?怎的这会子又在和大将军站在这儿吹冷风呢?,算了,不管了。反正我也想不明白。走上前,“女婢参见王上,参见大将军。”“免礼吧。退下”“是”,匆匆离去。

“沂,我们去御花园吧,走走吧,这总归不太安全。”“好啊。”怀着心事,两人并肩而行,消失在了这朦胧的月色中。。。

柔和的月光笼罩在扬和沂的身上,“晚间的御花园不曾想也是这般美得醉人呢!”“是呀,我们兄弟两个好久不曾这般开怀畅谈了吧!”“是呀,真的好久呢!”这短暂的感叹中,两人的身影也殁于这繁花似锦中。假山后一人的身影逐渐清晰,真是好警惕,看来那个大将军的武功不弱呢!不错,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奉了南宫封岚的命令来监视的凌烨。“既已被发现,只好回去复命了”,说罢,他的身影再次隐于夜色。。。

“好险啊,沂,他是什么时候跟上我们的?我竟一点都不曾发觉?”黑暗中,沂的目光一直都未曾离开那个身影。“扬,看来他已经跟踪你有一段时间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你身上枫留醉的毒。瑶儿说过此毒世间罕见,若不及时医治,你怕也只是命不久矣。这扬国的担子又有谁来肩负呢?现在的瑶儿已经不能再承受一丝一毫的打击了,她会垮的。扬,怎么办?我们到底该怎么办?”听着沂口气中浓浓的担心和准确的分析,扬的眉头紧锁,是啊,这该如何是好?周围真是静的吓人呢!

许久,仿佛下了今生最大的决心,冰凉的指尖覆上沂结实的臂膀上,“沂,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死,我一定会努力的活下去,瑶儿就拜托给你了。只是在这宫中怕是早已不安全了。我深知这次众国的出访必然会给我扬国带来无尽的灾难,可是就算要死,我一定会先稳住各国,势必完成这次的出访。沂,答应我,若真的无药可医,你一定要接起扬国的担子,别让这百年基业毁于一旦哪!”对上扬精光熠熠的眸子,心中只剩下了坚定“你放心,扬,我一定会努力去找到医治你的办法,兄弟,一切会好起来的。”这是心与心的承诺,纵然命运弄人,无悔的热血却会点亮黑暗,驱散一切阴霾。。。

“主公,恕我无能,跟丢了。”总会习惯性的扶上杯沿,嘴角荡起一抹邪恶的微笑“烨,是什么人武功这般高,连你都能察觉,看来,他会成为我们的障碍呢!这样的危险总是留不得的。”“启禀主公,是扬国的大将军——临沂。”“哦,原来是他啊,怪不得呢!他可是扬国最坚固的防线呢!看来,他必须死。”看着主公露出这凶狠冷戾的目光时,烨总会想起他经常说的那句话: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新的阴谋萌芽渐渐酝酿。。。

清晨的第一缕晨曦调皮的挑开我的眼皮,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哥哥,你来啦!。“昨晚睡得好吗?瑶儿”向他咧出一个最迷人的笑容“哥哥,瑶儿睡得很舒服呢!”“那就好,快来洗洗吧,我们一会就出宫。”掀开被角,猛然间记起这重要的事情,赶忙抓住正要离开的哥哥:“哥哥,你快告诉我,昨晚究竟是谁中了枫留醉?”

看着瑶儿急切的样子,不由的想起她昨晚的无助与脆弱。本以为换掉床单,瑶儿会忘记,可能是这件事给她的伤痛太深了吧。可是,我到底该不该告诉她呢?她还可以再承受吗?可是,不告诉她,那又是谁能中这个枫留醉呢?沂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中。。。

看着哥哥眉头紧锁,痛苦纠结的神情,我早已心中清明。“哥哥,不用隐瞒我了。是王兄,对吗?或许,他还不知道自己中了枫留醉是吗?昨晚,他来看过我是吗?”“瑶儿,哥哥不想欺骗你,嗯。”他用力的点头,也让我的心彻底沉到了谷底,呵呵,为什么是王兄?我多希望那个人是我,是我啊!

哥哥一如从前,总是不会撒谎,他是那般的耿直。犹记得小时候,每次王兄想给我惊喜时,总会请哥哥当参谋,然后再消失几天不见我去准备礼物,再打发哥哥来分散我的注意力。可是哥哥每次看到我难过急切的样子时,就会眉头紧锁,右手食指总会不自觉地勾住左手小指,也许他自己都没有发现这个小习惯吧。可是,这却成了我每次判断他说谎的凭证。

泪流多了,就会枯竭。伸手抚上自己的眼眶,只感觉干干涩涩的,有些发疼。“瑶儿,你没事吧,你若难过,就哭出来吧,别憋在心里难受。”看着哥哥关切的眼神,我不禁想起了绮雨绮容两姐妹,我不能跟哥哥走,我还有自己要完成的使命,有自己的路要走啊!“哥哥,瑶儿不跟你走了,瑶儿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处理,哥哥,瑶儿答应你,等瑶儿这边的事情一结束,瑶儿就去找你。”“好。”没有过多的挽留,只因太了解瑶儿的性格,扬命在旦夕,瑶儿又岂会弃他于不顾,也罢,只要瑶儿高兴就好。可是,沂却不曾想到,也不会想到这次的放纵,竟成了他与瑶儿的永别。

黄泉路上,忘川河边,三生石旁,瑶儿,你我终究有缘无分。荼糜的曼珠沙华,开一千年,落一千年,难再见。王兄,瑶儿一定会救你,不管再难,瑶儿不会看你有事,答应瑶儿,一定要挺住,等着瑶儿回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