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忆乱情谜

病房外的悸动

忆乱情谜 美汽 1329 2011-11-17 12:38:10

  院长办公室,一位医师急匆匆的推门而入。

偌大的办公桌后坐着的一位姿态优雅的女士一脸不悦,医师因为刚才的鲁莽仓促感到无措,,女士悠悠的吐出一句话:“张医师,你这么没有礼貌的闯入,发生了什么事情?”

“陆院长,那个小姐醒了。”

“哦。”陆院长眉头蹙了一下,“她说什么了么?”

“没有。之前我们估计她的伤可能会影响到她的记忆,看来确实是这样的,她对自己的身份一无所知。”

“你判断她是真的失忆了,还是装出来的。”陆院长若有所思的问。

张医师犹豫片刻:“不像是装的。”

“好的,你先去吧,继续观察,有什么新的消息及时给我汇报。”

张医生点头转身欲走。

“等等”陆院长突然想起来什么“陆总知道她醒了么?”

“恩,刘秘书已经第一时间通知了。”

“好的,我知道了。”

张医师掩上房门,陆院长疲惫的用手捋了捋头发,向窗外看去。

这是一座偌大的庭院,浅绿色的梧桐树中间穿插着深绿色的香樟树,那座红顶,素墙,带着大大露台的房子隐匿其中,真是多一分便觉幽深,少一分便觉沧桑,好一处绝佳的宅邸。

屋子里古色古香的中式布局,越发显出这个主人的深沉。

窗边一个身材挺拔的男人,安静的站着,那细密浓郁的发丝都没有丝毫凌乱,简单的炭灰色的针织衫也显得那么有味道,即使是背影,也叫人忍不住挪开目光,他注视着远处,那紫檀的卧床让屋子里的气氛分外静谧,突然,一阵清脆的铃声响起,在这个静的能听到喘息的房间里,一遍遍的欢唱。

在连续的几声之后,这个男人终于动了,那双脚,没有一丝慌乱,一切尽在掌握的步伐,走向那只在床上频频闪动着屏幕的手机。

那屏幕上,闪烁着简单的三个字,“刘秘书”。

“陆院长去病房了。”电话里的女人的声音,依旧是那么清冷简洁,不带一丝温暖。

“知道了。”简单的几个字,从那润泽的唇边吐出,仿佛字字珠玑。

男人挂掉了电话,随即又拨通了另外一个号码。

“人找到了么?”依然是寥寥几个字,没有喜怒哀乐,仿佛是在练习发音,叫人难以捉摸他此时的情绪。

“已经死了。警方确定是意外。”那边仿佛了解他的直截了当,回答也是简明扼要。

挂掉电话。

这个男人清秀的面庞显出一丝惆怅,那种清秀之外又透着一股邪气,眉心夹杂着一种暴戾的气息,站在他的身边,很容易因为看到这张漂亮的皮囊而感到欣喜,但是那股隐匿的气息,却又像一道无形的墙壁,难以触摸,倍感压抑。

“当当当”轻轻的敲门声在这静谧的房间里也显得清脆有力,

“进来。”这简单的两个字,像从地狱跌回人间,稍微换了种情绪。

一个着装整齐表情严肃看上去年纪也不小但却精神健硕的男子,恭敬的走了进来。

“少爷,您下午还要去试礼服,车已经备好了。”

“恩。我一会就下去。”男子依旧望着窗外,轻声应和,好一个温暖的语气但是又清冷的背影。

门口的男子表情闪过一丝怜惜,随即退了出去。

片刻,这个男人下来了,换了一身青灰色的西装,那条真丝的宝蓝色领带尤其显眼,整个人看上去精神抖擞,可是为什么这么俊朗的脸庞,总藏着一股凛冽的悲伤,像怀揣着满腹的秘密,让人无法靠近。

司机迅速的打开车门,等这个男人上车,又恭敬的关上车门,这一连贯的动作,一看就是几年如一日的服务所积累下的一丝不苟,司机坐稳启动后,这个男人悠悠的说:“去医院。”

“可是何小姐那里?”司机有些迟疑。

后座上的男子望向窗外,车内鸦雀无声。

司机深知刚才多嘴,没有再作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