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赢一场京都繁华

终分别何必要在一起三

赢一场京都繁华 差一步爱我 1769 2014-04-19 21:49:59

  我最近总是做一个很悲伤的梦,总是梦见那个悲伤的故事。

我和易天相识八年,八年来即使分别,我们也不曾将对方遗忘。

汲月曾经羡慕地对我说:“人这一生能有几个真心待你的人?易天对你那么好,你们可要一直好下去。”

易天曾经半开玩笑的对我说:“刘慕斯,等我们都死了的那一天,就将我们的骨灰放一起,这样我们就永远不会分开了。”

那时我笑易天死都不放过我,现在想来却觉得莫名的悲伤。

离开家乡,一个人来到北京,我才发现过去的那些朋友有多么珍惜。

你以为你和一些人交好,才发现其实人家根本没把你放心上。

大学就是一个小社会,进了社会公平就越来越少,真心也就越来越难见。

记得我刚到北京,感觉陌生害怕时,汲月还有易天逃了课连夜坐火车来看我,如今汲月为情所困,易天与我决裂。

我们都讨厌彼此,但依旧不会撕破脸皮的原因是都还有利可图。

我以为五月二十一日那一天,只有我难过,却忘了无辜地盛骏比我更难过。

盛骏找到我时,我正在安慰感情受挫地林晴歌。

所谓天作孽尤可违,自作孽不可活。

林晴歌脚踏两只船,左拥右抱的事情终于败露了。

纸终是包不住火,五月二十日那天林晴歌和她的三年男友金德明由于聚少离多的事吵了起来,最后闹到要分手的地步。

巧的是第二天,林晴歌就收到了一百束卡通花束礼物包裹。

林晴歌一脸炫耀的捧着卡通花束冲我们笑道:“算这混蛋有良心,这么有心我就原谅他了。”

当时我们谁都没有想到这礼物是林晴歌北京的男朋友龙锡送的。

毕竟人都在北京,随时可以出去约会,即使送礼物也没必要网上订购,何况金德明刚和林晴歌吵完架,一切的理由都没让我们怀疑到花束的主人可能是龙锡。

晚上林晴歌给金德明打电话时,就提到了花束的事,然后金德明的小宇宙爆发了,林晴歌的感情走到了危机。

我从林晴歌的身上预见我未来的悲剧,如果我心里还期待着易天,那么不久的将来我就会步林晴歌的后尘。

正当我陷入恐怖的设想中时,盛骏出现在我面前揉揉我的头笑道:“我找了你好久,你寝友们说你和林晴歌来朝阳大悦城了。”

我看了林晴歌一眼,林晴歌摆摆手乏道:“你和盛骏走吧,肉肉早就给我们交过底。你走了也好,省着一会龙锡来你又口不择言。”

我点点头,拉着盛骏就往展览区走。

“我可是来陪晴歌散心的,你别觉得我是来看蓝胖子的。”我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辩解道。

“那真是委屈你了,我刚好有两张邀请卡,能否请求刘慕斯大小姐陪我进去?”盛骏从包里掏出两张多啦a梦形状的邀请函,一副殷勤地讨好模样。

“你疯了?要不就是有钱烧的慌,怎么会花百元大钞买这点小东西。”我一脸鄙视的瞪了盛骏一眼。

盛骏将邀请函塞到我怀里笑道:“也许我和你一样,就是个漫画迷呢?再说为了喜欢的事物砸钱,根本不需要心疼因为值得。”

虽然我嘴上骂盛骏败家,但是心里是欢喜的。盛骏他懂我,知道我的喜好,知道我的口是心非。

我一直觉得一个男人爱不爱你,就看他肯不肯为你花钱,愿不愿意不计较地付出。

我曾经对易天说过:“一个男人要是愿意买卡地亚的钻戒向你求婚,整套房子属你名下一定就是真的爱你。”那时易天笑我是财迷,怪我太现实。

也许很多男人都不懂,女人要的是保证,是安全感,是你以家当担保的不离别。

真的爱你的女人她不图你的钱财,她求的是你一个人,一颗心,为此她已经付出一辈子。

我曾经以为我和易天会一辈子,即使爱情无法一辈子,友谊也会一辈子,但是直到现在我才明白我们已经无法再以平常心看待彼此。

我不能断言我们爱过,但起码我们都心有彼此,可是无缘相守到老。

许多人应该在一起,却有缘无分。

很多人不适合相守,却不爱成双。

每一段感情结束的时候,我们都开始像个诗人一样。充满感伤,无限怀念,灵感涌现,出口成章。

我们都有机会成为哲学家,只是将明白的那些道理藏在心里,化成灰随风散了,自己断了一切可能。

盛骏牵着我的手,走在各种造型的多啦a梦之中。路过竹蜻蜓时,盛骏执意要和我合张影。

“小时候特希望能有一只叮当猫,实现我全部的愿望。现在长大了,才发现原来这世上是没有叮当猫的。”盛骏盯着照片念叨道。

我指指前方的时光机造型笑道:“如果可以回到过去,你想回到什么时候?”

“回到你遇见那个人之前,我想成为那个陪你一起成长的人。”盛骏无比认真的答道。

我摇摇头感伤道:“我想回到2008年,告诉那一年的刘慕斯,你要避开苏维多,你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不要试图逃离哈尔滨。”

“我不希望你回到没有我的过去,刘慕斯我们相爱吧。”盛骏浅吻我的眉眼,目光深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