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逆鳞

巧遇

逆鳞 海牙的海滩 1263 2013-01-30 11:16:31

  随着离岸边越来近,张灵开始看见青州的海滩与城墙,久经炮火的洗礼墙面上早已是坑坑洼洼,但百年前机关家族的夺巧天工使得二十多米高的城墙百年来仍旧屹立不倒。城墙上飘满了雪白的楚旗,身着银盔的士兵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异常帅气。天空中开始有楚军的龙骑兵在巡逻,龙啸充斥着青州的天空。

护卫军开始依次从巨龟身上放下扶梯,张灵李墨等新兵颤抖着爬下梯子,看来刚才一场偷袭把他们着实吓得不轻。新军们开始在岸边集结,各种粗布麻衣,也有衣着华丽着嘟嘟囔囔地挤成一团,互相推搡着。一队骑兵骑着独角斑马直奔新兵们而来,这时,不知是谁推了张灵一把,张灵一个趔趄,没站稳直接摔出人群。“吁!!!!”骑兵们急拉缰绳,马蹄刚好在张灵身边落下。“奶奶的,不要命啦!”领头的军官骂道。刚举鞭要抽,这时张灵站了起来,军官看到了张灵的脸,手扬在了半空中不会动了。顿时他把张灵一把拉近跟前说:“今晚我派人来你军帐找你,到时咱两再絮。先不要多问,我有要事在身,晚上见!”军官又抬起身子用马鞭指着张灵说道:“咳咳,本官今日要事在身,就不与你计较,他日再犯,定不轻饶!驾!”说着扬起了一堆沙尘远去去了。

军需官开始分配物资,由于是双人军帐,张灵,李墨分到了一起。在志愿单上两人不约而同的勾选了游骑兵。而那位军官的话也困扰了张灵一整天。由于第一天无事,张灵便与李墨在帐内擦甲磨剑,楚军的银盔被擦之后更是显得耀眼夺目。

“你说那军官找我做什么呢?”张灵问

李墨用力地磨着剑答:“莫不是你的什么故人吧?”

“不可能,我家可是山里人,比不了你们城里的交际”张灵由于为父张平的交待并未托出张家的身世。

“嘿,我说张灵,我这个城里人又没有瞧不起你山里的,你何出此言,再说了连年的战事现如今我看呐,城里和乡下没什么区别”李墨撇了撇嘴。

“哈哈,我也是随口说说,李哥你也别太在意。等晚上他人来了咱不就知道了。”虽然嘴上张灵好像也是一问三不知,但他隐隐约约的猜到这次估计和自家的身世有关。“李哥也奔波了大半天的了,趁这秋高气爽的日子睡睡吧。”

夜,来临了。刚过了军中的饭食,营地里便热闹了起来,各种笑声回绕在熙熙攘攘的帐篷之间。张灵正与李墨在说笑。帐外响起了马蹄声,“吁~”一人下了马掀开张灵他们的军帐问:“哪个是早上那个摔倒的?”张灵说道:“我”“那快跟我上马吧,我们长官找你呢!”“哦哦”张灵刚要出帐,李墨拉住了他:“话虚三分,见机行事。”张灵来不及多问就上了那个人的马。

马蹄飞快,不久张灵便来到了一个军事的议事帐篷外。下了马,那名军士说:“我们长官在里面等你呢。”张灵掀开帐幕,眼见一张议事桌旁坐着的正是早上那个人。那人见到了张灵便急忙走上前来拉起张灵的手:“你可是…可是大将张震的孙子?”“长官,您认得在下?”说话间张灵便要行军礼。那人急忙拉住张灵:“我叫刘旭,与你父亲是朋友。你可是与你父亲长得真像啊,他当年与我从小相识,只不过阳平之战后便失去了联系。今天碰上你真是巧遇啊。他现在可安好啊?”由于张父的嘱托不要泄漏家事与刚才临走时李墨的那句话。张灵便说:“家父已过世多年。”只见那人脸上渐渐露出了笑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