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逆鳞

若曦

逆鳞 海牙的海滩 1203 2013-01-30 11:16:31

  张灵,李墨走进大门。门内是一小水池,池内锦鲤浮动,池后两侧依依稀稀立着几个翠竹,翠竹簇拥着一个圆拱形小门。女子略微抬手:“官人请吧,家父年事已高不变迎接,已在内屋等候。”说着回身去关门。

二人推开圆拱小门,屋内高悬一副道人画卷,画下坐着一老者。老者拱了拱手:“二位官人远道而来,却为何事啊?”

张灵说道:“老先生,我等乃是青州守军士官,奉命北上回王都,昨夜激战了一夜,又赶了一夜的路,今已身心疲惫,想借宿老先生家中一晚。”

老者道:“原来如此,我以为你们楚军又来征兵了,我不敢开门。来来来,这是小女若曦。”老者拉过刚才开门的女子“我就靠她一人扶持,他哥哥两年前给拉去充军了,至今音信全无。嗨…”老者说着说着眼泪就声泪俱下。“两位官人夜里如有什么需要吩咐小女就是了。官人快些坐呀。别一直站着。”若曦转身回了后屋,张灵眼神似有似无地都在她身上飘忽。

与老者聊完已近傍晚,老者说道:“张长官,我腿脚不便,能否帮我去找找我女儿回来做饭,这会儿她估计在河边洗衣呢。”

张灵赶到河边时,已近夕阳西下。落霞映在河中泛出点点金光,若曦弯腰在河边打水。夕阳的光辉下,她的身影越发好看。

张灵用力摇了摇头:“我发什么呆呢!?”急忙走上前去抬手失礼:“姑娘,你父亲唤你回家呢”

若曦抿嘴一笑:“你们这些当兵怎么都这样,做什么都一本三正经的”

美人一笑,震得张灵动弹不得,若曦见他许久不动,抬头一瞧,见他正痴痴地看着自己,脸越发地红:“嘿,你看什么呢?”

张灵反过神来,急忙转移话题:“姑娘,天色不早了,来,水桶给我”

夕阳西照之下,二人不再多说,一前一后往回走去。

晚饭过后,二人回房到头便睡,睡至正酣,忽然主屋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将二人惊醒,只听主屋内接着传来若曦的哭声和一男人的淫笑:“小样,别怕!你爹已去见那死去的老娘了,如今只剩我二人岂不更好,你若从了我,以后保你日子快活,呵呵…”

张灵听见此话如雷轰顶,大怒而起,没等李墨回过神来,已操起墙角的佩剑奔主屋去了。“崩!”的一声主屋门板被张灵一脚踹开,只见若曦的父亲倒在了血泊之中,脑袋上开了一个窟窿,还在血流不止。若曦缩在床角不断哭泣,一个面向猥琐之人正色迷迷地盯着若曦。

听见门板被踢开,此人回头怔怔地看着手持利剑怒发冲冠的张灵:“你…你是谁?”

“谁你老娘!”张灵一脚将此人踹翻,用剑抵住此人喉咙看向若曦:“若曦姑娘,此人如何处置任凭你发落。”那若曦脸色惨白,双眼哭红,早已说不出话来,还不断地颤抖着。张灵一见美人落难至此,心中一沉,更是怒不可遏,还不等那人求饶,便挥剑将此人首级斩下。

张灵慢慢走向若曦:“张灵来迟,姑娘别难过了。张灵看着心痛。”若曦扑向张灵怀抱,一口要在张灵肩上,十指紧紧扣在张灵后背上,泣不成声。

“当”张灵回头一看,李墨手中的剑落在了地上,随即李墨一屁股坐在门槛上,双手抓着头发:“张灵,若曦,咱们有大麻烦了。”随即走过去拾起那人腰间一物,只见一个令牌上刻着一个字“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