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王的殁世轮回

远古的回忆

王的殁世轮回 914319858 1972 2013-07-10 10:00:31

  据说北欧人最早知道的世界,一切都是不可知的。

宇宙这个东西只不过是一个名字,他没有实体,没有形状。看不见,摸不着。

没有人知道他从什么地方来,会到什么地方去。那时的宇宙非常奇妙,到处都是一片黑暗,有一种奇怪的东西在里面生长。这种东西同样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但是他却真正存在。后来的人认为他是“万物的主宰”,将他称之为奥尔劳格。

在那没有起点和终点的浩瀚太空中央,有一个巨大无底的深渊。他是“金恩加格”。

这里是奥尔劳格的摇篮。黑暗,沉寂,奥尔劳格很喜欢这种氛围。他曾想在这里沉睡。不过,他也确实这么做了。

似乎过了千百年,甚至是千百个世纪,奥尔劳格才从睡梦中醒过来。

他觉得这一觉似乎睡得太长了,以至于他遗忘了所有。此刻的他,犹如刚出生的孩子一样,纯洁得几乎透明。只是他仍旧和一开始那样,是虚无的。

他对这个世界感到陌生。

他的神识在呼吸之间已经掠过了这个世界的末端。他看到一个女孩,在广阔无边的土地上行走着。毫无目的。

他好奇地跟在她身后。一步一步,看着女孩娇小的身躯缓慢前行。

过了很久,女孩似乎累了,于是停下来在附近的一颗大叔下躺着。空洞的眼神也渐渐恢复了神采。思绪悠远地飘散了。

奥尔劳格浮在旁边,不解地看着她。女孩透彻的双瞳转动了一会,似乎想到了什么,咧开嘴笑了起来。

奥尔劳格想知道她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表情,便用自己的神识侵入了女孩的大脑。

像是一个漩涡,奥尔劳格深深的震惊了。因为他看到了一幅画面,那是自己的未来……

这个未来,称不上美好,但也不绝望。

女孩的神识比奥尔劳格想象得要强大,不一会儿,女孩便察觉到了他的存在。

原本,他是虚无的,是万物的主宰。但是,在女孩面前,他却像是有了实体一样,无法遁形。

女孩确实可以看见他。这个认知让奥尔劳格有些兴奋,甚至是欣喜。

原来我不是没有存在感的……奥尔劳格将女孩的容貌深深地记在了内心深处。她是第一个看见我的人,也是唯一一个。

打量了奥尔劳格一会,女孩便站起身,打算离开。从始至终,她没有说过一句话。安静得让人无法想象。

奥尔劳格想问她,他有很多问题都想问她。但是,奥尔劳格发现自己不能说话,不能发出声音。他无比烦躁。

女孩离开了。奥尔劳格没有再找到她。这个万物的主宰,伟大的“王”,他放弃了原本属于自己的一切,化身为最普通的神。

虽然是普通的,但是他给别人的感觉却不平常。

他一直在寻找女孩。

……

又过了两个世纪。

他觉得累了。神识渐渐的开始涣散。在一个雪山脚下,一抹熟悉的影子在他眼前闪过。

奥尔劳格吃力地走近她。看清了她的样子,奥尔劳格激动得差点跳起来。我终于找到你了,他在心里想着。

相对于他的激动,女孩却是悲伤的。她抱着被鲜血染红的尸体,背对着他,双肩微微颤抖。

奥尔劳格将她轻轻地搂住。用仅存的一点神识侵入她的大脑。他想,自己应该要开始轮回了吧,神识消失真的很痛苦呢。但是,他却仍然想了解女孩。他不希望女孩悲伤。

脑中闪过一幅幅关于女孩的画面。

女孩没有名字。不过别人喜欢叫她娜塔罗黎萨。这个寓意着预知未来的名字。

她的母亲,是整个神族中最为美丽和性感的女神——爱神芙蕾雅。芙蕾雅的口碑并不是很好,她的风情万种在天上和人间都是公认的,没有哪个男人可以抵御她的魅力。但是她却并没有用美好的东西来装饰自己爱神的称号。

芙蕾雅风流成性,与不少神发生过肉体关系,幸而她的丈夫奥度尔对芙蕾雅并没有太大兴趣,否则整个神族或许会因为芙蕾雅而发生变故。

在芙蕾雅与别人不清不楚的时候,女孩诞生了。刚出生的女孩就将芙蕾雅的倾世容貌给比了下去。对此,芙蕾雅竟心狠地将女孩扔进亚瑟神族的禁地。想让神族的大人们将女孩处死。

然而,一切都并没有随芙蕾雅的心愿。神族的大人们不仅没有处死刚出生的女孩,还给她取了名字,并派人好好的照顾她。

女孩长大后,一直将芙蕾雅当做自己的耻辱。但是女孩还是很想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于是瞒着神族的大人们偷偷使用了自己尚未成熟的预言术。

在幻境中,她得知自己的父亲正是芙蕾雅的丈夫,奥度尔。

对父亲的渴望和好奇让年幼的娜塔罗黎萨从神族禁地逃了出来。一路上向别人询问奥度尔的所在地。

没人回答她。只是告诉她奥度尔喜欢旅游和探险。女孩将所有旅游地都找遍了,还是没有看到奥度尔的身影。

后来,希格恩(火神洛基的妻子)告诉她,奥度尔在一座名为“埃利伐加尔”的大山里。

于是,年幼的娜塔罗黎萨朝着“埃利伐加尔”前进了。

也就是在去“埃利伐加尔”的路上,她遇到了刚睡醒的奥尔劳格。

她也没想到,只是一眼,奥尔劳格便再也忘不了她。如果她知道奥尔劳格便是“万物的主宰”,或许她会感到庆幸。

一路坎坷,女孩最终到了“埃利伐加尔”,但是,只看到了奥度尔的尸体,孤单地躺在山脚下。她不知道自己该有什么情绪,只好楞楞地跪在奥度尔面前,将浑身是血的他紧抱着。

看完这些,奥尔劳格的神识真的就消失了。他付出巨大代价换来的身体也随着风一同逝去。

他想,如果可以,我愿意成为你的亲人,不让你受到伤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