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XX白道

入虎穴之机变〈五〉

XX白道 北斗中原 1933 2011-11-21 14:00:19

  宁老的话让蒋市长很是尴尬,一时间愣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恰在这时,今天的主角出场了,这倒是给蒋市长解了围。顿时所有来宾都把目光聚集到了酒店大堂的中央,看,富家的千金就是不一样,那份高贵的气质瞬间秒杀全场,对,要的就是这效果,谁叫她是宁师胜的女儿呢?在n市里今天举行的这场酒会可是大新闻,这不,新闻﹑媒体﹑报社﹑记者等等全都来了,但宁老他早就发话了,今天是个大好的日子,拒绝一切采访,但有一点可以拍照,甚至是直播。这对于靠采访提问的记者来说无非是吃了闭门羹,但当听到宁老的后半段话心里面还是有些小小的感到,这样也好,至少来说他们还可以配词,所以他们尽量放大尺度的拍摄,然后再吸引眼球的夸大直播,是的,记者都是这样干的,为了提高收视率嘛!

逛了一天的街,看了一天的戏,但是天都快黑了,甄天齐却一无所获,夜晚的到来让这座城变的活力四射,人头涌动。

对于今天所发生的一切,甄天齐感到头痛,甚至没有了头绪,什么黑社会,什么卧底,那有黑社会会这样办事的,再说了国安办那老头子也不是什么老好人,这不是坑爹吗?

算了,不能太抱怨,任务还要继续,但吃饭更是要紧,说着甄天齐来到了一家露天的大排挡座了下来。

生意人啊眼睛放的就是精,看到有客到报着菜单就马是迎了过来。

“先生,你要吃些什么?尽管点,随便点。”

“呵!当我是老板啊!“接过菜单甄天齐就点了两个菜,服务员也没说啥。

很快,菜就上了座桌,甄天齐准备就餐。

“没事干的都给我走开,别留在这里给我找麻烦。”

说完,只见一彪汉带着一帮马仔一板砖把靠路边的一张餐桌砸落两半,而食客早就吓的一冒烟走人了。

我靠,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黑社会吗?只不过这素质这水平,也太次了吧!掉架掉到家了,索性甄天齐并不理会,继续做他的食客。

彪汉砸了半天,几乎把整个大排挡都给砸了,服务员也早就吓的不知所踪,但是只有一个人还在那里吃,继续吃,而且看上去吃得很香,就像这里发生的一切与他无关。很快彪汉就要砸到甄天齐的这里,但彪汉顿了顿想,老子这是来砸场子的,你不跑也就罢了,你居然还在这里吃,也太不赏脸了。可彪汉也不敢贸然得罪这不识名的主,还是打听清楚再行事。彪汉对后面的马仔使了个眼神,在没弄清楚别人的实力下,彪汉自己一个人是不敢去挑刺的。

甄天齐被围的水泄不通,这时那彪汉才觉得气势上站了上风,也不管他是龙是虎,张口就骂“你小子是有眼不识泰山啊!我扒皮这还是头一回上镜,你好歹也要给个面子是吧!”

听这话,甄天齐猜测到,这跟传说中黑社会的办事风格有很大差距,顶多就是个出来混的,离黑社会还差的很远,如果是黑社会来收保护费,你说他还用砸吗?信誉度太低,素质那么差,谁敢相信你们能保护了他们的人身和财产安全呢?不靠谱啊!想想,甄天齐笑了笑。

看到这笑,那彪汉很是羞恼,这以后你还让我怎么能够让下面的兄弟信服,不说了,动手。

那彪汉恼羞成怒不知从那操出一把砍刀砍向了坐在对面的甄天齐,手起刀未落,只见甄天齐微微一闪,躲过迎面而来的一刀,顺势起身,右手阴风爪降住了彪汉的砍刀,左手紧扣一拳打在了彪汉的太阳穴,给彪汉造成暂时的晕厥,当然这一拳的力度是有水平掌握在里面的,不是你说打就随便打的,要不然就会死人的。

彪汉已经占了下风,手下的马仔也没见拼死护住的,可见这并不是什么黑社会。甄天齐将计就计。

“说,是谁派你们来捣乱的,你也不搞清楚这是谁的地盘。”说着甄天齐把刀子在彪汉的脖子上比划着。

那彪汉吓得额头上豆大的汗直滴,心想这回可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啊!得罪不起。

“爷,还真没有谁派我来,你说我这一进去就是十天个把月的,出来不捞点油水,你让我这手下兄弟还怎么活啊!再说了,你们狼牙早就把我们的市场抢占了,不,不是抢占,是垄断。”

别的甄天齐没在意,但狼牙这二字却让人记忆深刻,狼牙到底是组织还是一个人的存在,现在还有所不知,也许这才是重要的线索。

“告诉你,我不知道什么狼牙,我也不是狼牙的人,但是今天就你们今天的做法太不得体还扫了我的兴致,这就是你们的不对,今天我就不予你们计较,但是今天这排挡的损失你们要全权负责。”啪,刀子被甄天齐扔在了地是,甄天齐缓缓离去,望着甄天齐离去的背影,彪汉道:“这才是大哥的风范啊!也不知道他是哪条道上的。”

突然,甄天齐一个回头,“哦,对了,顺便把我的单给买了,我还会来找你们的。”说着渐渐淡出了他们的视线。

只不过甄天齐临走时扔下的那句话倒是给彪汉留下了疑问,走就走了,还回来找我干啥子嘛?这人该不会是记仇吧!一声呼啸:“兄弟们!动手,不是打架,是清理赔偿,对了,还要买单的。”

“看到了吗?”

“看到了。”

“这个年轻人不一般,”

“是的,这个年轻人很不一般。”

“狼牙里面需要这样的年轻人,”

“是的,只不过……。”

说着,就在大排档路对面的一辆捷克呼啸而过,消失在喧嚣的夜市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