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XX白道

入虎穴之机变〈三〉

XX白道 北斗中原 1807 2011-11-21 14:00:19

  就刚才还在茶楼包房里叫嚣着让老板索赔他们精神损失费的三个外地人,一看对方这架势自知不敌,一时之间没有了朝气,就像冬日里打了霜的茄子———蔫了。当然,这一切甄天齐他都看在眼里,对于这些黑衣人的出现,甄天齐很是意外。现在是法治社会,出现这样的状况按理说应该是由警察来出面来解决的,然而今天甄天齐他看到的却不是他想象的那样,难道说这些黑衣人的办事效率比警察还让他们信的过?

“走吧!还愣在那里干什么?不要再影响人家的生意了,那样的话人家老板就会更加不高兴的。”听到黑衣男子说这样的话,这三个外地人立马起身,跟随着他们走出了茶楼的包房,并且坐上了他们开来的汽车里。他们就是再笨,他们也不傻,就刚才黑衣男子那话不就是在说你们再这样闹下去等下可就没有好果子吃了。看来他们还是挺聪明的,有那么些正常人的思维。

他们要干什么?他们为什么要把他们给带走?难道说这些黑衣人要把这几个闹事外地人灭口?不会吧!就算是黑社会他们也不敢这么狠啊!况且这又是晴天白日的。哦,对了,甄天齐一拍脑门,我不是正在找关于黑道方面的线索吗?到现在也不知如何着手,也许这些黑衣人的出现能给我带来些线索。看来有些事是不能按照职业的思维去考虑,比如说警察。

停放在茶楼前的三辆奥迪车缓缓启动了,坐在车里面的三个外地人也不清楚他们将要被这些黑衣人带到那里去,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三个外地人他们的心里都在祈祷,神啊!保佑我吧!然而他们也不知道,就在他们的身后,有一个年轻的男子已经坐上了的士,紧跟他们其后。对,这个年轻的男子就是甄天齐。

车子开了很久,一直开到了n市郊外的一个小河旁才停下车来,不远处的甄天齐也下了车,他找到了河畔的一处陡坡下面,这样,一来可以用来隐藏自己,不至于被黑衣人察觉,二来是可以更好的对黑衣人也包括那三个外地人在内进行跟踪监控。

不久那些黑衣人便下了车,很有秩序的站在车子的两旁,最后一个下车的黑衣男子也就是刚才和这几个外地人交谈过的那位,只见他不慌不忙从容不迫的正在从口袋里好像是在掏些什么?

这可把刚下车的那三个外地人给吓坏了,不会吧!不会是要掏枪吧!难道是他们真的要杀人灭口啊!至于不?这三个外地人开始了恐惧,开始了毛骨悚然的害怕,也开始了跪地求饶,因为他们也是怕死的人,再说了这世道又有几个是不怕死的呢?

不远处的甄天齐也看到了这一切,难道他们就是传说中的黑社会,居然这么狠,不就是吃了顿霸王餐也不至于灭口啊!甄天齐有些按捺不住,他有些想冲上前去制止他们的冲动,但接下来所发生的是却让他大跌眼镜。

在那三个外地人的求饶声中,只见那名黑衣男子慢慢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样东西,你猜是什么?不是枪,只是一包上了些档次的香烟而以。看来只是虚惊一场,跪地求饶的其中一名男子看到后抹了抹额头上刚才被吓出的汗,心中暗暗骂道﹕吓死爷了。

“你们说,怎么办?是让我动手,还是你们自己来呢?”最终还是那位靠在车门前抽着香烟的黑衣男子先开了口。

“爷,今天是我们这几个外地的乡下人不懂事,有眼不识泰山,还望你能多多包涵一下啊!”刚才在茶楼里叫嚣最凶的就是他,现在最会表达个人观点能说会道的还是他,看来他应该就是这三个人之首吧!

“不要侮辱乡下人,爷我也是在乡下长大的,就你们还想让我多多包涵,那也要看我的心情了。”说完这名黑衣男子身旁的另一名男子上前在他耳旁小声的说了些什么。

“看来你们还是很荣幸的,今天是个好天气,也是个吉利的日子,我不想动粗,但是有一点我想问,刚才是谁在茶楼里动粗啊?”黑衣男子说完后恶狠狠的盯着面前的这三个外地人。

许久,其中的一个中年外地男子走了出来,还未等他开口说话,只见他胸前已经印上了一个脚印,顺势倒在了地上,从他脸上流露出的表情可以看出,这一脚很有力道。

“这只是给你们一个小小警告,下次不要让我在n市里再看到你们,不,不会再有下次了你们,我敢保证。现在该是你们表现的时刻了,看到前面这条河了吧!你们就从这里给我滚的越远越好。”

啊!还有这样惩罚人的,不过有一点,秋日里可没几个人愿意下河去洗冷水澡的,但这对于那几个外地人来说,没有啥比这还要荣幸的了,二话不说,屁颠屁颠的拖着刚才被踹了一脚的同伴走向了河里,走向了河的对岸,或许那个刚才被踹了一脚的中年男子正在想正在埋怨自己冲动是魔鬼啊!

看着那三个外地男子走到了河的对岸,越走越远,这些黑衣男子似乎也准备上车走人,可是他们并没有那样做,他们看向了甄天齐所隐藏的地方,他们径直向甄天齐走来,不好,甄天齐被发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