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莫欺少年穷

破灭

莫欺少年穷 最近有点火 1352 2012-12-03 09:47:05

  “咔嚓”石块的缝终于通了,虽然只是一条小小的缝,可是却可以清晰的闻到缝中液体传来的莫名的异香,星御激动不已,他手中的力量不禁加大。而这香味也弄醒了旁边休息的女子。

裂缝越来越大,里面的液体几乎快要溢出,星御双眼发亮的看着这石块,自己的努力看来没有白费。

“师兄他已经砸开了。”她的声音不再柔弱。

星御转头望去,只见女子身旁站着的居然是那日被自己砸晕的男子。

他们并未理会地下血肉模糊的男子,径直朝着石块走去。

“干什么”星御大约已经明白怎么回事。

“干你屁事”男子狠狠一脚朝着他的脸踢去,本已经磨坏的脸再次遭受狠狠一击,眼前已经模糊。

“不可以,那是我的。”他转身紧紧抱住石块。他还要靠这救银拓,还有那条虫也需要他。

狠狠一拳砸上他的胸膛,一口鲜血喷出,肋骨粉碎的剧痛瞬间传来,他已经重伤的身体再也承受不住,直直瘫在地上。

“呸”男子不屑的一口唾沫朝着星御吐去。

“师兄快行动吧,师傅还等着我们。”看着地上的男子,想必他也活不长了。

男子也拿出匕首对准裂缝插进去他将所有的灵力聚集在手掌推动着刀尖进入,一股紫色的液体瞬间流出,女子拿出无数容器接住流出的液体,俩人激动不已。

“不··要不要··”地上的星御努力的喊着。

“闭嘴”再次一脚狠狠踏上他模糊的后背。

“不··要不··要”不是痛苦的叫喊,而是祈求。

“说,那盔甲怎么脱下”脚上的力量加重,可以听见脚下骨头的断裂声。

原来自己从一开始就被利用了,原来他们只是奔着自己的盔甲来的,这石头也是他们骗自己来偷的,原来把银拓伤成那样的也是他们。

“说不说,不说杀了你。”狠狠地一脚再次塌下。

“师兄算了吧,他已经快死了,走吧”女子已经装完所有的液体。

“呸,废物”一口唾沫再次喷向星御。

“呵”只能苦笑,难道是老天要亡自己,一滴眼泪终于从他的眼角划落,他的双手已经几乎成为一团血酱,他全身是伤,他已经面目全非。他再次无力的闭上眼睛,也许真的自己只是一个废物,这么多年,每次虽然修炼时自己都失败了,可是却从未放弃,自己一直都努力着,努力希望自己能够得到父亲的一句称赞,族人的一句肯定,一次不行两次,两次不行三次,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可是最后自己却依旧还是一个废物,连自己的兄弟都救不了,可是自己是真的尽力了,真的尽力了。

他就这样睡去,梦里,他躺在在已经去世的母亲的怀里,他感觉温暖了许多,他感觉到一只大手正在抚摸着他的头,他抬头望去,那是父亲,他正在对着自己微笑。

“不管怎么样你都是我的儿子”

他亲亲拥向自己语气是那么温柔。

“永远是我的哥哥”

转头,那是银拓,他的皮肤还是那么白皙,淡蓝色的头发依旧齐腰。

“银··拓”不经意间呼出他的名字,睁眼,原来那只是个梦,可是温暖的感觉依旧还在,感受到是怀中传出的温暖,他动了动毁掉的手掏出黑虫,它已经奄奄一息依旧缩成一团,淡淡的暖意从它小小的身体散发出来。

“对不起啊。”本以为可以救的了它,可是现在却无能为力了。

他转头朝着那石块望去,只见它已经只剩下一层透明的躯壳。他艰难的捧着黑虫朝着那石块爬去,他伸出手抹上它,还有一丝淡淡的热量和一股淡淡的香味,突然他眼中发光了,只见那开口的缝隙中还有滴紫色液体正要滴下,还有一滴留下了。

他立马伸出手接住那滴救命的紫色,虽然他的双手已经血肉模糊,可是那紫色却没有混进他的血,它像一颗紫色水晶一般晶莹透亮,温热从手心传入他的心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