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莫欺少年穷

破灭 ·

莫欺少年穷 最近有点火 1561 2012-12-03 09:47:05

  “喝吧”液体滴落在黑虫的头上随即滑进它的嘴里,它伸出黑色的舌头不停的朝着它的头上舔食者,原本蜷缩在一团的身体也舒展开来,它瞬间恢复了生机再次站立在星御血肉模糊的手上。

“走吧”轻轻放下手中的黑虫,星御再次无力的爬在地上,他已经彻底放弃挣扎,再次闭上眼,黑暗中,那里有母亲,有银拓,有父亲。

夜,有点凉,似乎比雪域的大雪还要凉上不少,他已经感觉不到身体的疼痛,他正在等待着死去,这样也好,下辈子,希望自己可以不要是废物。

突然感觉到鼻尖传来一阵痒痒,他睁开几乎被血迷糊的双眼,只见是那黑虫,它小小的身体旁边是一个拇指大小的野果,它睁着黑黝黝的大眼,小小的脚将果子朝着自己的手中推去,看着它不停起伏的腹部,看来他运来这果子真的很费劲,手想要握紧这果子,却发现自己的双手根本没有半点力气。

“你走吧”自己已经是个废人。

黑虫飞速的朝着果子爬去,它立直着身体,两只前脚推动着果子,后脚不停的推着,它再次将果子推到星御嘴边,星御长开嘴咬下,酸味蔓延进他的嘴里,咽下时,却是透心的甜,黑虫转头朝前爬去,再待星御睁开眼睛时,嘴边已经有了三个果子,而黑虫蜷缩在自己的眼前,看见他醒了它立马直立起身子将果子推近他的嘴,再次咽下这几个果子,星御感觉到身体也舒服不少,黑虫立在他的眼前朝着石块的方向立着身体,似乎正在告诉着自己去石块,黑虫看到他明白自己的意思朝着石块爬去,星御也跟在其后。‘

走进这空壳,它的温柔还在,放眼仔细寻去,已经没有液体的存在。

“已经没有了”他失望的对着黑虫说道。

黑虫却紧紧伸出小脚抱着那空空的壳,难道,是这壳?

想想也是,壳里的液体是千年才形成一滴,这壳也应该是很难得的,可能没有液体那样神奇,但是也不会一点用也没有,星御有丝丝欣喜,可是转念一想,这壳坚硬无比,自己该怎么吃下。

不管了试试吧。

他艰难的起身,身上的伤口不停的拉扯着,忍住疼痛,他进入林中,过了会他抱着许多枯枝再次回到壳边,再次进入林中,又是一大抱枯枝,再次···

经过一夜忙碌,他终于收集够了足够的枯枝,用枯枝将石块围住,拿出火折子点燃,就这样,熊熊大火燃起,这场火足足燃了三天三夜,当火熄灭的那一瞬间,星御的心已经被提到了嗓子眼,烟雾过后,终于,石块已经融化成一大滩像水一般的液体,它也像那紫色的液体一般像透明的水晶一般丝毫没有被周围的灰烬污染,旁边的黑虫看见这一幕也激动的扭动着娇小的身体在地上打着圈,星御飞速朝着液体奔去,他将头埋倒在液体中大口大口的喝着,温热的液体顺着喉咙温暖了他的全身,待到他喝足抬头时,他身上的伤已经全部结痂,这效果已经超出自己的预想,看着地下残余的液体,他拿出准备好的用木头做的小瓶,一瓶瓶的装好,足足装了有十几瓶。

“银拓,等我。”心里一个声音再激动的呐喊。他不会是废物的,他要去拜师学艺,他要去救银拓。热血不断在他体内沸腾。

想到那紫色的液体,虽心有不甘,可是却也不再惋惜,失去的就让它失去吧。

转身离开,本以为天要亡自己,可是既然活了下来,那么就从此让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

“求大师收我为徒。”再次狠狠一叩头,额间已有血迹渗出。

“你走吧”屋内的老人屡屡自己雪白的胡须淡淡道。

“我不会走”语气肯定目光坚定。

“我不会收一个雪域人为徒弟的,再说你天生不是修炼的材料,不要逼我把你扫地出门···”

这已经是黑虫带领找到的第九个魔域林中的隐修者了。

“求你在考虑一下,我会很努力的。”再次狠狠一叩头。

“听不懂人话吗?”老者的语气显的不耐烦,

“我真的是诚心来拜师”再次不停的叩下。

老者摇头叹出一口气道

“若我收了你,世人该怎么嘲笑我,想那魔域风族首领追风,世人都知道那是我徒儿,收一雪族人为徒就罢了,可是你这身体是没有一点修炼的潜质,我能收你做什么,让你我被世人嘲笑吗?回去吧”

“求你···”血从他的额间流下。

“滚”

一声厉喝,一道白光划过他的脸颊,血顺势流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