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莫欺少年穷

莫欺少年穷’

莫欺少年穷 最近有点火 2222 2012-12-03 09:47:05

  就这样,他得到了那十万白金银票,瞬间变成了有钱人,这也让他想起了那紫色的液体,这样算下来,那东西算是无价值之宝了吧。

“老板,要包子。”再次回到刚刚那家店,这次他的底气足了。

“~~~~~要什么包啊”甩星御一个白眼,他都懒得问。

“所有包,来三笼”

“黄金大包十四白银两一笼,玉晶小笼包二十两白银一笼,天羽鱼包四十一笼,你要吗”小二的完全是用鼻孔在看他。

“要啊,还要一壶百年老酒。”无比得意。

“请先付钱”还是鄙视。

“给”掏出那厚厚的银票的其中一张砸在桌上。

小二直直的望着那写着一百两黄金的银票,

“哎哟公子请坐啊,马上就上菜。”小二瞬间弯腰屈膝满脸笑容。

“老板,有没有好的衣裳”酒足饭饱后他们来到了一家裁缝店,老板看着人衣衫褴褛的样子便没有理会。

再次遇见这样的情形,怀里掏出一把银票狠狠拍到桌面。

“哎哟公子选衣服啊,喜欢什么款式,什么颜色啊”看到银票的老板瞬间两眼闪光,毕恭毕敬的招待。

“要最好的,最耐穿的。”摸摸身上已经碎成布片的衣服,不能让以后在遇见这样的情况。

“客官你算是来对地方了,我们这里有千年魔兽骨头铸造成的衣服,穿个几百年也不会破、也有千年乌树和千年灵蛇皮做成的,韧性绝对没有问题???”老板跟随在身后滔滔不绝的介绍着,可是听他道来的人似乎并不感兴趣。

他看着墙上挂着的一件件衣服,各式各样,怀里的黑虫也伸出脑袋帮着他打量。

感受到黑虫传来的力量,星御微微一笑,又有好东西了,顺着指引的方向看去,衣服堆中一灰褐色的盒子吸引了他的注意。

“老板那是什么”指着那盒子,他向老板问去。

“这??那??这是本店世代相传的镇店之宝??从我祖父开始????????”老板开始滔滔不绝、

“我要它”铁了心非要它不可。

“呵呵??客官不要开玩笑了,它我不会卖的??它可是我祖父????????”

“多少钱”

“客官真的不卖”

“五万两黄金”

“客官真的不能卖,家传的镇店之宝”老板似乎没有一丝动摇。

“六万两”他就不相信了,毕竟他是一个商人。

“客?官????不???要为难我吧”虽然有丝丝心动,可是他还是回绝了。

“九万,不卖就算了”这是他剩下差不多的东西了。

老板一愣没有回话。

转身。欲走。

“客官留步,成交。”终究他还是一个商人。

拿出木盒,打开,一件看似普通的黑色袍子出现在他们眼前。并无任何异样。

“客官,你不要看这件黑袍其貌不扬,要知道它的每一丝线都是用魔域林深山中百年才成形的树妖的魔筋铸造而成,冬暖夏凉,而且质地特别之薄,坚韧无比,在强大的灵力都穿不透,这是我祖父???????”老板又开始滔滔不绝。

不理会老板,他直接披上黑袍,像是量身打造,完全合身,轻薄的几乎感觉不到重量。

丢下九万两黄金的银票,怀里厚厚的一叠钞票已经所剩无几。

准备好必备的干粮和一些必须品,他没有忘记自己所来的目的,他知道自己目前并没有很强大,但是他已经等不及要去寻找银拓。

用黑袍遮上自己的淡蓝色的头发,一人一虫再次踏上行程。

银拓你究竟在何方。

走进小镇的尽头,两条路出现在他的眼前。一条是通向魔域谷,而一条则是回到魔域。

转念一想,他们想要的是银拓身上的盔甲,那么他们断然不会进入魔域谷让这宝贝落入别人手里。

“小黑出发了”怀里的黑虫闻声赶紧缩成一团,一道黑影瞬间划过通往魔域的道路,旁边的树枝还在风中摇摆,而影子已经不见。

减慢速度大步踏进魔域,只见告示栏上贴着进入魔域谷的名单,只见进去七百多人死了五百多人,还有一百多人受伤回到魔域,而自己和银拓的名字也在死去的名单中,并未理会,他继续朝前走去。

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甚多,各族人的头发颜色也并不一样,并没有人在意这黑袍的男子,想起那女子灰黑色的头发和带走银拓的那两人橘红色的头发,他们究竟是不是一伙的呢,想到这他不禁在人群中寻觅那灰黑色的头发和橘红色,一路人来人往,他就呆呆的站着,终于,一橘黄色头发从他的视线中闪过,他立马跟随上去,只见这人是个女子,一路跟随,只见她走进一府宅,星御抬头这时他才看清楚,这座府宅之巨大,可以堪比一城堡了,只见一褐发男子男子走到门口,门内一橘发老者恭敬的出来迎接。

“追风大侠有失远迎啊”老子埋头恭敬的抱拳道。

“不敢不敢”虽礼貌回应但他并未低身回应,语气中充满不屑,男子便大步踏进这座巨大的府抵。

进入这座府邸一点也不难,他的缺陷刚好可以帮这忙,因为他没有灵力,加上他速度快,动作轻吧,不被察觉应该不难。

待到天黑,一道黑影在围墙外一闪,之后便消失不见。

“这次我御灵族堂风族加入真是三生有幸啊”房内传来老者的声音,星御躲在窗下。

“风族加入事小,尽快解决问题事大。”男子语气中依旧充满不屑。

“也是也是,话说来都一年了,那小子依旧不肯开口。”

星御听到这话立马来了精神,是银拓吗。

“只要把那东西弄下来,人随便处置。”男子有些许不耐烦。

“追风大侠不知道。那玩意是怎么也拔不下来,我们各种办法都用尽了。”

“哼,那长老不如把人交给我们风族来处理,我们风族一定会有办法。”男子大拍桌子。

“这??追风大侠所言的确有理,可是我???”老者话还未说完就被打断。

“长老不必多说,人我明日就带走,这事就让风族解决吧,告辞。”说罢男子关门出去,星御赶紧纵身一跃上了房顶。

“哼,师傅,他实在欺人太甚。”房中传来另一人的声音,有点熟悉,星御扒开一瓦看见,屋中尽然是那日和女子一伙的那男子。

“?哎??年青人是这样的,有点本事便目中无人,太轻狂没好下场的,钰儿要谨记啊”老者并未多动气。

“可是师傅那盔甲?????”男子很是不服气。

“他还太嫩,我们御灵堂可没那么好对付的”老者一笑,似乎并未把所谓风族看在眼里。

“师傅说的是”男子听见这话也平息不少,点头附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