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莫欺少年穷

再见银拓

莫欺少年穷 最近有点火 1639 2012-12-03 09:47:05

  夜。

夜。

只见一黑色大箱子从府中被运出,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这箱子表面已经被厚厚的灵力层层布满,若是没有能够抵挡灵力的另外一股灵力作为支撑,想必不会粉身碎骨也会身受重伤。

箱子被四个白发老者抬出,想必这也是御灵堂的高手才能够抵御,看来银拓并没有那么好救。

一道黑影就这样随着箱子移动。

只见一座更加气派的府邸出现在眼前,这似乎比御灵堂更加大,而蔓延出的灵力也无比强大,门口守卫也是相当严格,星御停下脚步,虽然他的速度很快,可是也不能贸然行事。

眼睁睁看着箱子被抬入府中,星御只能握紧拳头,却不能有其他办法。

深夜,一黑影闪进府中。

感受到那股覆盖箱子的灵力留下的温热气息。他顺着灵力寻去,老天是公平的,虽然他没有灵力,但是他却有异常敏感的感受灵力的力量。

只见灵力顺着一房间进去便消失无踪,想必这房里定有密道。经过一番寻觅,终于找到了入口。

只见密道中灰黑色墙壁上渗出很多水珠,而且还有各种不知名的植物。想必这密道并不是人工凿出,听见洞中的潺潺流水声,看来这里还有一条河流。

密道顺着进去的道路变宽,光线也变得明亮,水声也变大不少,顺着深处走去,洞中的光线变成了暗红,可是墙面却还是灰黑色,星御有点好奇的看着奇怪的光,它照亮了整个洞中,却寻不到它的发光点

水声越来越大,可是却一点也看不到有河流的痕迹,似乎它就在前方,可是却怎么也寻不到踪迹,感受到那股灵力的力量变强,星御来不及想其他,加速朝着前方奔去。

立马停住脚步,黑色的箱子立马出现在眼前。四条铁链紧紧绑住它的四个角。而前方却是无止境的黑暗。

银拓还活着吗。他不自觉地伸出手朝着箱子摸去,黑虫捂住眼发出嗤嗤的声音,它想要阻止却无能为力,只见星御的手刚触及到箱子便被一股力量瞬间弹开狠狠拍在墙上,他也口吐鲜血,受伤不轻。

“追风大侠。此蛊须入心、他意志无比并未在意自己的伤,他重新爬到箱子边。

“银拓。”他轻轻呼唤,声音有些许哽咽。

“银拓,我来救你了”一年了,银拓是不是被管在箱子里一年了。

感受到不同的灵力蔓延进,星御爬上旁边的墙壁紧紧抓住。

“真是??多谢贵族帮助”白衣男子的身影隐约出现,只见他身边还有一十二三岁的小男孩。

“追风大侠客气了,虫族无首,受尽各大族欺压,多亏大侠援助我们才苟且偷生,能为大侠出力,我绝不推迟”小孩相貌虽小,可是语气老练。

“就是这里了”白衣男子走到箱子旁边。

“那就开始吧”

男子轻轻伸手,并无任何反应,箱子的盖子已经被揭开,看来这男子真有些许本事。

看到这一幕,小孩也有些许惊讶,如此高的修炼天分,的确少见。

“追风大侠果然名不虚传”小孩屈膝赞扬。

“献丑罢了”白衣男子有些许得意。

箱子盖子被揭开,熟悉的面孔映入眼帘,淡蓝色的头发已经混着血迹被剪的层次不齐,黄金的盔甲紧紧包裹着他的身体,可是盔甲的接口处却不停的流淌着血迹,他的指甲已经被拨光,纤细的手指已经血肉模糊,他睁着空洞的眼睛,毫无生机。

一滴泪顺着他沧桑的脸滑落。指甲狠狠陷入石中,他的手也一样血肉模糊。

“追风大侠,他还活着?”看着箱子中的人,小孩有些疑惑。

“死不了。”漫不经心的回答

小孩摇摇头,怀里掏出一蓝色丹药喂进银拓嘴里。

“盔甲怎么脱下”

没有回答。

“盔甲怎么脱下”

依旧没有回答,

强,蛊根本入不到他心,我无能为力。”

“什么,什么蛊毒都有的虫族居然没有办法,是你不想助我这一力吧?”白衣男子气愤的仰头逼问。

“我真无能为力”

“素闻虫族有一蛊,服下之人会痛不欲生,思维混乱,这时再让他服下那入心之蛊,想必他也没有什么意志来反抗了吧。”

“追风大侠,本族是有这蛊,可是这蛊却是为虫族叛徒和与虫族有血海深仇的大敌所用,此人并不是与虫族有血海深仇之人,我无能为力,望大侠见谅。”

“哼,别忘了现在是谁在支撑虫族”听见这话,白衣男子阴险一笑。

“请大侠见谅”小孩似乎并未所动。

“贵族的童族长已经消失很长时间了吧,没有了族长,寻仇之人应该不少吧????”

“虫族还望大侠庇佑、”小孩终于妥协。

只见他从怀中掏出一深红丹药朝着银拓嘴边喂去。

星御再也忍受不住,虽知道没有把握敌过,可是要他看着银拓受折磨,他做不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