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莫欺少年穷

银拓之死

莫欺少年穷 最近有点火 1755 2012-12-03 09:47:05

  一个黑影闪过,小孩手中的丹药已经不见。

“是谁”白衣男子朝着黑影看去,只见一黑袍男子站在前方。

“找死”白衣男子迅速汇集灵力到手掌一掌拍去,只见黑衣男子瞬间闪开,一击击中墙面,可以感受到灵力狠狠拍上墙壁,可是墙壁却丝毫未损,看来这墙壁也不一般,两人却也未多停留在墙壁上。

“速度挺快,小子”话音还未落,他却已经早已汇聚起了灵力朝着星御拍去。

小孩只是不动声响的看着黑衣男子,一种感觉,奇怪的感觉在他心头蔓延。

再次躲开,这次的攻击明显比上一次快很多。

看来这白衣男子的速度也不慢。

无数次的躲开似乎并未让白衣男子发怒和着急。

他嘴角扬起一抹危险的笑。

双手汇集灵力,瞬间朝前拍去,没想到这白衣男子灵力如此之大,竟然可以覆盖这么大的面积,洞中的面积并没外面陆地面积大,看着扑面而来的灵力,感受到灵力的厚重,星御已知不好。

一口鲜血喷出。

“小子,这样就倒下了?”男子不屑问道。这只是他简单的一击罢了。

“怎么不用灵力阻挡呢,奥,是你灵力太弱了啊?”他无比骄傲上天赐给他的天分。

“雪族人当真都是废物,就这样还敢来救人。”他朝着星御吐出一口唾沫。

“继续”他示意小孩继续。

小孩再次掏出一颗红色丹药朝着银拓喂去。

掰开银拓的嘴,血也顺着他的口中流出。

“住手”

听见身后声音响起。

白衣男子转头望去,只见那黑衣男子虽然受了重伤,可是他却站起了。

他直直站着,低下的头看不见他的表情。

“真的是找死?”男子再次一笑、却未动手。

星御调理好呼吸,疼痛从全身袭来,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不顾那灵力的覆盖抱出银拓飞速离开,只能这样了,也许会成功。

只见黑影瞬间闪到箱子边,旁边两人还未发觉,他的手已经伸入那灵力中。

刹那间,像是触碰了闪电,白光乍现。

强大的力量似乎要将他弹开。他用尽全身的力量站稳,手已经抱住银拓的身体。

旁边的两人这时才反应过来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白衣男子用尽最快的速度朝着箱子跑去。

如今,纯速度的较量。

仿佛双手已经废掉,炽热的灼痛遍布全身。指甲像是无数针尖狠狠刺入,指甲血不停流淌,却不能放手,他努力朝箱子外拉扯着银拓,像是扯着一座大山,眼看银拓将要脱离箱子。

一掌狠狠从前拍来。

两股灵力将他狠狠拍向墙上,肋骨的断裂声清晰传来。他大口大口的吐出黑血,经过这猛击,他只能瘫倒在地上,再无力量爬起.

俩人再无理会地上的星御,小孩继续拿出红色的丹药喂进银拓嘴里,银拓瞬间全身抽搐,血从他的嘴里眼里流出,眼神却依旧空洞,似乎死去才是最好的解脱。

“银???拓”地上的星御却只能无力的看着这一幕。

“哈哈哈,快给他喂那攻心之药。”白衣男子却像是来了兴致一般。

小孩摇摇头,喂下药。

“盔甲该怎么脱下”白衣男子赶忙问道。

?????

没有回答。

“问你该怎么脱下”他愤怒的紧紧掐住还在抽搐男子的脖子。

????

“全是废物”他愤怒朝着小孩一吼,手中的力道不禁加大。

黑色的血沾染上了他的白衣。

“把药给我。”他另一只手抓住小孩。

“不行,那样他会活活痛死的”小孩坚决的摇摇头。

“拿来??”男子一掌拍向毫无预备的小孩。

“不行????”小孩捂住胸口。

“你有资格说不吗?”男子走进,拿出小孩怀中的两粒红色丹药喂给银拓。

“不??能??这样”地上只有两人无力的呼喊。

只见银拓抽搐的更加厉害,鲜血像流水一般从他的嘴里,眼里流出。

“银拓”

只听见一声悲痛的呼唤,一黑影闪过,再看银拓,一把匕首已经割破他的喉咙,他空洞的眼睛终于闭上。

而拿着匕首的手却颤抖不已,旁边的两人都不可置信的看着这黑衣男子。

仿佛银拓的长发还在眼前飞舞,一句句呼唤还在耳边响起。

他的微笑,他白皙的皮肤,他齐腰的蓝发,他的一切都在脑海中回放着,手中仿佛沾满了银拓的鲜血。

狠狠一掌拍来,他无力朝着那未知的深渊飞去,仿佛深不见底,河流的声音潺潺不息。

怀中的黑虫在风中伸出脑袋,小孩终于瞟见它,满眼惊喜,转眼却又满眼的悲痛。

暗红的洞中,除了潺潺的流水声,还有一男子悲痛得低吟,他缩在角落里,紧紧的捂住自己,怀里的黑虫满眼的心疼却也不能给他任何安慰。

跨过那黄白交界时,他便知道自己定会死在这黄色的土地之上,可是却没想过会亲眼看着朋友死去,更没想过会亲手杀死自己最亲的弟弟。

他活着唯一的信念也被磨灭,他只想死去,来生愿自己可以不再有这一副不能修炼灵力的身躯,如果,他可以修炼,那么童儿也不会死,银拓也不会死,他会努力,他会奋斗,他会让雪族在魔域立足,他会挺起雪族的腰杆,不再受人欺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