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莫欺少年穷

三十六

莫欺少年穷 最近有点火 2162 2012-12-03 09:47:05

  走远的老者气愤不已,首先,他们竟用曾经的事情来逼他去,那是他这辈子的痛,他恨不得一掌拍去,狠狠拍死这一群人,其二,居然叫他去收拾一个乳臭味干的少年,这样低级杀手做的事,居然要叫他去,窝了一肚子的火,他却只得答应,这是算是为他的儿子做的最后一件事吧,想到这里,他伸手摸了摸腹部的那条疤痕,思绪也回到了曾经。

雪域的雪真的很大,老者在屋檐上,望着下方的星域,只见他一身黑袍,长相就觉得此人不易亲近,他可以感觉到从这少年身上溢出的巨大的灵力,丝毫没有一点伪装,他不禁摇摇头,年少就是轻狂,他却也丝毫不在意这少年所拥有的灵力,到是对那黑袍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看着这熟悉的黑袍,他也不禁想起了那些故人。

看着那黑袍男子一人独坐在亭中,他没有急忙下去,只见那黑袍男子拿出了一条黝黑的虫子在掌中抚摸着,四个红红的果子摆在白色的大理石桌上,这雪域竟还有这么新鲜的果子。

“这是银拓的,是童儿的,这是念童和念拓的,小黑,想不想吃”他伸出手轻轻点了点它黝黑的脑袋,黑虫低下黝黑的脑袋轻轻点了点头,

“这是小黑的。”他从袍下又拿出两个果子,拿出其中一个轻轻放在它的身前。

“这是彩云的”他将其中一个收回。

眨眼间,黑虫已经将那果子吃的一丝不剩,它满足的撑着肚皮仰起,只见它的眼中闪出一丝绿色的光芒,望着这一切的老者突然握紧了拳头,也带着满脸的不可思议。

这小子,好多宝贝。

“小黑走了”

他收回思绪,只见那黑袍男子已经转身离去,桌面上,那四颗红红的果子清晰的映入他的眼中。

他认识那果子,那是雪族特有的果子,这寒冷的雪域唯一的水果,按照雪域的习俗,这果子是分给最爱的家人的。。

原本的小雪不知何时开始变大,桌上的果子被寒冰包裹上,瞬间被冰封,他听见那黑袍男子低声的呼唤

他说,“念童,念拓,你们那边还好吗?”

声音竟带着淡淡的悲伤和沧桑,那不像是一个少年,而像是一位老者。

老者拍拍头顶的雪花,摸了摸胡子,本以为得到魔晶灵的他会得意并轻狂不已,这会却让他有些觉得有趣。

跟随着星域一路随去,他并不想这么快去废了他,

只见一身黑袍的他盘坐在雪地中,路过的人都安静的走过并不打扰,也并未觉得惊奇,他有些好奇,一个雪族的领袖,怎么就这样简单的盘坐在雪地中修炼,雪花不断地飘到他的身上,他已经纹丝不动,一股股白气窜进他体内,看着他练出一股股细长的白气,老者叹了叹气,这顶多是一个小孩子修炼的级别,他实在太弱.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他依旧在吸收着那丝丝白气,天也渐渐暗下,这寒冷并不是一般人受得了,只见一彩衣女子被人扶过来,她只是轻轻将一件白色袍子披上那黑袍男子身上.

紧闭的双眼终于睁开,带着淡淡的微笑,

”彩云谢谢你”

这次,他的话语中带着丝丝的温暖,

起身,搀扶着彩衣女子慢慢朝着屋中走去,看到那彩衣女子无神的双眼,老者才明白,那姑娘是瞎的.

老者刚想跟随上去,却看见那男子从屋中走出,再次盘坐在雪地中修炼着.

不知过了多久,那白色的气体终于变的粗壮了一点,他也终于睁开了眼睛,双眼已经泛起了红血丝,除开那魔晶灵带来的巨大灵力,这些细长微弱的灵力才是真的属于他的,借助魔晶灵,他才终于有了修炼灵力的资格,虽然他一切都是从零开始,不过他却看到了希望,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将这么多年失去的补回来,

天色已经微微泛白,可是他却还是不想离去,再次闭上眼,他感觉不到任何的疲劳,他只有想要修炼的冲动.

“王”耳旁传来人的呼唤,他忘记了他还有很多政事要处理.

睁开眼,他念念不舍的起身,跟随着来人走去。

忙完一切事,已经是傍晚,他去见了见彩云,一番问候,他再次随意空旷的雪地中盘坐下闭上眼开始修炼。

老者却一直看着这一切,他已经明白为什么一个雪域的王修炼灵力的级别只当得到一个小孩,也明白他为什么毫不避忌的随地修炼,虽他修炼的级别不高,但是路过的人,都露出钦佩的眼神,没有嘲笑,没有打扰,想必没有修炼能力的他得到了所有族人的心吧。

他对这少年不禁有了一丝丝的敬佩,没人能够做到,这么多年都不放弃自己。

可是他答应魔域的事也必须做到。

起身跃下,老者虽隐藏起了灵力,但是对灵力异常敏感的星域还是瞬间感受到了。一个翻身,他已经跃起并且保持了安全的距离。

“是谁”他冷冰冰的问道,并没有摆出要战斗的样子。

“一会你就知道了”

老者摸摸自己光秃秃的脑袋,雪花飘落到他的脑袋上,有些冰。

仔细看了看老者,星域转身准备离开。

“就准备走了?”

老者以极快的速度跃到他的身前,这速度,比他的速度要快许多,看来是他低估这位老者。

“要做什么”

他瞬间提高了警惕。

“要你命”

说罢一掌朝着星域拍来,速度极快,星域一惊,急忙闪开,却还是被掌边的灵力灼伤了脸颊,瞬间伤口便已经化脓。

好险,都已经闪开了竟都还伤的这么严重,若是挨上了那掌不知会有什么下场。

这人,怎么会这么强,星域皱起了眉头,这次恐怕凶多吉少。

“你是谁”

这人居然没有头发,魔域的人,都把那划分种族的头发看得很重要,而这怪人居然是秃子,他究竟是何方神圣。

将灵力聚集到身体周围,他将自己躲在那厚厚的屏障中,这样应该没问题了吧,魔晶灵的灵力不是简单。

而老者却只是简单地站着,没有行动,也并不在意那厚厚的屏障。

“你猜我是谁”

他微微笑着,下颌几根雪白的胡子闪着淡淡的光,眨眼睛他已经一脚踢向那厚厚的屏障,脚还未挨上屏障,屏障已经粉碎,星域已经被这巨大的冲击击倒在地上,还好有这黑袍保护,他伤的并不重,只是吐出几口鲜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