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莫欺少年穷

三十八

莫欺少年穷 最近有点火 2111 2012-12-03 09:47:05

  声音虽小,但是老者还是已经听清。

城中的警报突然拉响,响亮的号角声响彻了整个雪域。

马蹄声还有那重重的盔甲的碰击声清晰的传入星御的耳朵。

“魔域???????”

地上的星御握紧了拳头。

老者皱了皱眉头,一脸的不悦,是魔域偷袭了吗?这样自己算什么,小人?

他气愤的甩了甩衣袖,却并没有说话。

“你们约好的吗?”

“什么”

“你来收拾我,然后他们再来偷袭是吗?”

“哼,老夫岂是这样的人?”

老者额上的青筋已经突出,可见他早已气愤不已,若不是当年为了寻找他那不争气的儿子而欠下魔域一个人情,他又怎么会来到这寒冷的雪域来收拾这样一个随便就可以踩死的小子。

星御艰难的起身,骨骼传来一阵阵折断的声音,他却依旧直立着身子朝着那充满硝烟的地放蹒跚的走去。

老者并未阻拦,他欣赏每一个有骨气的硬汉,雪域的雪瞬间下的很大,大的让人快要睁不开眼。

白色的盔甲不停的折着光,一阵阵灵力的碰撞击垮了雪域那用冰砌成的房屋。

踏过无数的尸体,他想要走快,破碎的脚踝却已经不能支撑他错位的身体,他握紧了拳头,看着那被摧毁的房屋,和那躺着的每一位子民,也许他是错误的,他不该当这一个王。

尸体堆中传来阵阵哭泣,他加快步伐朝着那方向走去,身体像是脆弱的树枝被折断,咔嚓咔嚓响个不停,玉盒里传来不停的撞击声。

“哥哥,哥哥”

他看着趴在尸体旁边不停啼哭的小孩,他浑身是血,却好像毫发无伤,他伸出沾满血的小手,不停的抚摸着旁边的一具尸体,这尸体已经面目全非,虽然那银白色的盔甲已经破碎不堪,乌黑的血迹让那胸前特有的虫形标志变得模糊,可他还是认得出,那是雪域最强的七骑特有的标志。

他记得这位少年,那是一个和他一样坚强的少年,父母在魔域第一次攻击雪御的战争中和念童念拓一起死去,那场战争死了很多人,实在太多,之后,年轻的他带着年幼的弟弟艰难的生存着,他并没有强大的灵力和天分,却凭借着自己的努力从一届平明一步步进入到了七骑,这并不是他让星御记住的理由,他让星御感动的是,生活贫瘠的少年守护他弟弟的执着,没有了母亲的少年学会了做衣服,学会了做饭,学会了哄孩子,记得星御第一次见到他,那时,雪下的很大,他却穿着不合身的薄衣,稚嫩的面容上全是坚定,他紧紧的护着手中的那一块还冒着热气的馒头。

“不管你是王还是什么,要拿走它,我会和你拼命的”

为了一个馒头,如此执着,星御并不想抢走他的馒头,他以为这只是一个饥饿的乞丐。

“雪域不能有小偷”

这时,人群中突然奔出一个小孩,他紧紧的抱着那少年的大腿。

“哥哥,我不饿了”

他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眼角还有着未干的泪。

他小小的身躯却套着一件厚大的棉衣,像是裹着被子一般。

“我不饿了,不要抓我哥哥”

齐着星御膝盖的小孩裹着宽大的衣衫朝着他走来,朝着他响亮的吼叫着。

随后他小小的肚皮传来一声声闷响。

???????

灵力的碰撞不停的继续着,这里还是危险的地方,星御想要保护,保护好这孩子,看着他毫发无伤,这应该是这位哥哥的功劳。

“来,跟我走”

他伸手抓住他的手臂,他却还是不停的呼唤着那具已经逝去生命的尸体。

一支有着灵力辅助的剑朝着星御射来,星御并未理会,这么远的距离,虽然有灵力的辅助但是太远了,他有黑袍,伤不了他。

呼唤声瞬间停止,星御拉着他的手也颤抖起来,小小的身躯倒在了尸体旁。

黑袍,将那只箭弹开了,他并未受伤,可是箭却折到了旁边小孩的背后。

他直直的愣在了那里,树上的老者也愣住了,他也没有料到箭会射到那无辜的小孩。

马蹄声传来,一位穿着银色盔甲的女子骑着马朝着星御奔来,她披散着银色的头发,脸色已经被划出一道道血迹。

“王。”

她惊呼一声,然后将星御拉上马。

星御依旧是望着倒下的小孩满眼的不可置信。

“王,魔域偷袭了,兵力太强,七骑部队已经损失过半。”

星御依旧不出一声,布满血丝的眼中透漏的情感,没人看的懂。

带有攻击性的灵力慢慢朝着星御的方向聚拢,

“王``````”

“去前线``````”

最激烈的战场还在前方.

“王,你受了很重的伤”

“你逃吧`,能逃一个是一个,活着就还有机会.”

星御轻轻的开口,似乎已经失去了希望.

“王,你说什么,我愿意死在战场上,也不会逃的”

“我已经救不了雪域了```让我死在这里,可是你们还有机会拯救,还可以重来”

他明白.只要还有雪域的人活着,一切就都还有希望,雪域就还会有崛起的一天.

“王,不可能.我要和雪域共存亡”

她滴着血的脸上透着坚定的信念,眼中燃着怒火。

“走啊,去救那些还没死的人,然后躲起来,等到适当的机会,在建立我们的家园,像曾经那次一样”

“要走也是王走,你是雪域的王,你要留下,像曾经一样,带领我们整个雪域继续向前,你是我们的领袖。”

马奔跑的速度不停的加快,那带着敌意的灵力也加快速度追击着。

“没有了你们,谁陪我一起向前。”

握着缰绳的手一抖,她没有再说话。

“王,你一定要活着,我会在那雪域最寒冷的山顶带着最强的兵马等待着你的归来,等待着你带着我们为死去的族人报仇,王,你是我们的王,要活着”

说着说着,她竟哽咽起来,她从没有流过眼泪,一直以来她都像个男儿一般努力的拼搏着,为了家族,为了身边的人,她从不流泪,一直以来她都认为眼泪,那是懦弱的象征,她流过无数的血,忍受过过撕心裂肺的痛,她也从未流泪,她不怕掉下头颅为着雪域丢掉性命,她却怕看见雪域陨落却要自己苟活。

“你们一定要活下去,带领更多的人活下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