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轻行浅笑爱未老

你的逞强,于我最痛

轻行浅笑爱未老 多多多多我爱你 6657 2013-04-26 11:40:48

  终于逃出众人视线,晓晓觉得浑身战栗,了无气力,情急之下托住墙,身后一声音响起:“你就装吧!”语气中带着嗔怪与怜惜,晓晓觉得有个很有力的胳膊扶着她,晓晓定了定,回过头看,勉强的笑笑:“哦,夏然,你怎么在这,我头晕,没事休息一下就好。”夏然脸上登时怒了:“你气死我了!”随即又一脸的关切,“你没事吧,晓晓?”晓晓强颜欢笑着说:“跟你说多少次了,叫姐,这么大了一点不懂礼貌。”夏然没理我,“走!送你回寝室!”,一把抱起我就往宿舍方向走去。“你,你,放我下来!”我无力的挣扎,“怕什么,反正你说是我姐,有什么好怕的!”夏然强词夺理地胡诌。幸好,回宿舍路上没什么人,虚惊一场。晓晓心想,让别人看了,学姐怎么能让比自己小的男生抱呢?笑话。

夏然,比我小一届,准确的说比我小一岁,十岁那年随他的父亲搬到我们院来,从小跟着我们在屁股后头玩,姐,姐的叫着。高考那年,死活向我咨询我就读的那所大学,说是慕名要到我这儿来读大学。我无奈,帮他来我们学校了。要知道,他的成绩考这所学校绰绰有余。“好了,到了,你快放我下来”晓晓迫不及待地要跳下来,夏然将她稳稳地放下,疑惑地说“你真的没事?”“没事,没事,你快学习去,别没事瞎溜达!”

看见他走远,不用伪装的我掉转头无力地向那三层的宿舍走去,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去的。只记得,自己在被窝里捂着,哭了醒,醒了哭……那一次,晓晓一下子瘦了好几斤,人无限憔悴,那叫脱胎换骨。晓晓变了,变得爱吃美食。但是,再怎么吃也吃不起来了。

想当年,一直在为卫涛节食减肥无果,心想如何能配的上他,如今,瘦了,却没人要了……舍友调侃说:“你这真好,因祸得福,为伊消得人憔悴之后,变得无限苗条了,羡煞旁人。”晓晓苦笑。时值大学风靡考研,晓晓便拿起书本,她想,要离开这里,离开她那段不堪回首的爱情。晓晓奔波在图书馆、宿舍之间。那时课也少了,食堂又不想去,因为怕遇见某人,便让同学带,或者叫外卖。晓晓后来就特别钟情于外卖,是因为她听了这样一句话:“现在,无论刮风下雨,不离不弃等你的人,只有送外卖的。”晓晓顿觉无限凄凉。在晓晓重新开始为自己奋斗的时候,她打开手机,看到夏然的无数的来电提醒。晓晓笑笑,把原来的卡扔掉,重换一张卡。换好之后,通知了每位亲朋好友,当然除了卫涛。还没发完,夏然的电话就打进来了:“晓晓,你终于接电话了,你知不知道一直联系不到你,我很担心!你怎么样了?”“你又不叫我姐,该打!我很好呀!”晓晓无不欢快地说。“怎么在校园里都见不到你!?”“哦,我爱窝在宿舍,偶尔去去图书馆。”一阵沉默。“照顾好自己。”“恩。”放下电话,晓晓长舒一口气。晓晓啊晓晓,你能强撑多久?她自问自答:“能多久就多久。”晓晓把卫涛的人人、qq都删了,暗对自己说重新开始,但是那情不自禁冷冷哼哼声出卖了她。晓晓要不就窝在宿舍看书,要不就去图书馆呆一天,从早晨六点到晚上十点华灯初上。在图书馆,她会经常发呆,一下午过去都浑然不知。当然她更不会知道,隔几个桌子的那个看她发呆捶胸顿足,心痛到无法呼吸的夏然。

是的,晓晓放不过自己。她不敢出门,在爱情里,她像只老鼠,胆小怕见人,尤其是怕见故人。她怕,她怕见到故人与新欢在一起的场景,她怕,她怕听到,曾一起唱的歌S.H.E的《爱呢》。当时,卫涛很不情愿唱这首歌,说晦气。如今,Selina烧伤,他爱人仍不离不弃。无论在哪,晓晓就会不争气得掉下泪来。“爱呢?爱呢?我们的爱呢?”有一次,夏然晚上去和哥们喝酒,就看到晓晓在大街上迎着风流泪,街上鼓噪的播着《爱呢》。夏然走过去,心痛地问:“能回去么?”晓晓才发现了自己的失态,忙抹眼睛说:“风太大了,眯眼睛了。你这是去哪?”“我问你还能自己回去吗?”夏然在咆哮。“能呀,嘻嘻。我还有事先走了。”只留下夏然看着晓晓仓惶逃去的身影。那夜,夏然喝醉了,他给晓晓发信息:“你的逞强是我心中最痛。”晓晓看了,轻轻一笑,把手机关了。夜凉如水,舍友们听不到,只有窗外的明月知道,被窝里的颤抖着身体的她在轻轻抽泣。

一个人去报名,一个人去拍照,一个人去图书馆,一个人去考试。考研似乎把晓晓全部精力都耗尽了,她不去想也不想想别的事情。日子过得很快,考研的成绩就快出来了。晓晓将学校的事情抛给给舍友外,就在家呆着。只差领毕业证了,拿到大学的毕业证她就离开了,离开她的伤心之地。

五月的一天,晓晓接到了夏然的电话,“晓晓,你的通知书拿到了”电话那头的夏然比她还激动,“你等着啊,我下午没课,给你带回去啊!”中午刚过,门铃就响了。开门看见是夏然,爸爸妈妈都很欢迎,又得知我被录取,更是高兴。夏然满头大汗的坐在沙发上,兴奋地嚷嚷:“我们开庆功宴好不好,一起去吃饭K歌,怎么样?”我笑笑,拿来一块毛巾递给夏然,夏然看到我的举动迟疑了一下,接了。老爸老妈举手赞成。晚上,父母叫来我的舍友、夏然和他的一帮哥们,看来老爹要大显身手。是妈妈提议,今天是个好日子,晓晓你也做一道菜助助兴。晓晓拗不过妈妈,只好依言。这时的晓晓早已不再是只会做一道菜的她了,夏然看到晓晓要做菜,就撒娇说:“阿姨,你让晓晓做那个洋葱拌黄瓜,好不好?我们吃得清淡点,晚上还要K歌,大鱼大肉消化不了。”妈妈说,:“好好好,阿姨让晓晓做,你等会啊!”晓晓听到做这道菜,心里不由得一怔,身体僵了。她定定的看着夏然。夏然早将晓晓的表现看在眼里,他迎上晓晓的目光,用眼神坚定地告诉她:“该放下了。”晓晓经不住他们的鼓动,早已被妈妈推到厨房。自从和卫涛分手后,晓晓再也不做这个菜了。熟悉的洋葱、熟悉的画面,晓晓不知是辣到还是被往事一幕幕心酸到,眼泪扑簌而下。听见夏然在客厅喊着:“晓晓,好了没有?”晓晓才赶忙拭去泪花,将一盘菜端出来。晓晓嗔怒道:“不叫姐,没大没小,看我打你!”菜很多,晓晓的那盘菜很不起眼,大家伙儿都尝着老爸的手艺赞口不绝。只有夏然嚷嚷我的那道菜好吃,还抬头看我,或许只有他察觉到我眼里的盈盈泪光和不敢抬头的窘样。吃罢饭,大家要吵吵去唱歌。爸妈熬不住,让我们去。夏然说要包场,要尽兴high。他们起哄非要让我先唱,无奈的我,就点了一首《没那么简单》“没那么简单,就能找到聊的来的伴……相爱没有那么容易,才会让人觉得着迷”,晓晓穿着一件衬衫,洗的发白的牛仔裤,不时的缕一下额前的刘海,夏然在侧面看着这张精致的脸,对,就是这女子,是他一生纠结心痛、魂牵梦绕的人啊!一曲下来,朋友们无限唏嘘,“让你唱个高兴点的,偏偏一开头就这么悲情的,来来来,我唱我唱”……话筒让朋友们夺走了,当中有几个爱唱歌的,他们一首接一首,玩的很嗨。晓晓吃着瓜子,浅浅的笑望他们。照顾周全的夏然把一切看在眼里。唱到三点多,都累了。朋友们相继告别回家,要补觉去了。

临出门前,老爹叮嘱,一定让夏然把晓晓送回来。晓晓看都走了,对夏然轻轻的说:“我们也走吧。”转身欲走。“你等等。”一只温暖的手把晓晓牵住,夏然握着晓晓微凉的手掌说:“我要唱一首歌给你。”不容她反应,夏然已把她拉到他腿上,让她坐好。晓晓挣扎,“别这样,”无奈,夏然的双臂将她箍的紧紧的,晓晓索性也不反抗了,静静地听他磁性的嗓音在耳边响起“oh,mysupergirl,我是你的superman……他看不到你的美丽,平凡之后的魔力”夏然在她耳边轻喃,“晓晓,这首歌也是我想对你说的,我一直喜欢你!”晓晓轻笑:“我平凡呵”起身要走,夏然猛地将她拉回,他的唇覆了上来,这吻让晓晓猝不及防,一阵挣扎,那灼热温柔又不能自拔的吻让她无力反抗。夏然深情的拥吻,晓晓能听到彼此心跳的声音。情深之处,夏然感到晓晓不对劲,不舍地眯着眼看晓晓,看到她两行清泪,心痛地说:“晓晓,你忘了他,好不好?我来照顾你,我来陪你……你不要这样,我好心疼,你知不知道……你忘了他,我喜欢你,我爱的是你!我爱你!”夏然猛地捧起她的脸吻将起来,他霸道地用舌尖紧紧将晓晓缠绕,夏然恨不得就这样,不想将她放开,让时光就此停歇,让晓晓知道他是可以倾其生命来爱她,夏然霸道地强占着晓晓的每一寸空间,感到晓晓呼吸沉重,才不忍作罢。晓晓没回应也不挣扎,只是淡淡的说:“夏然,你还小,你不懂。不值得你这样……”随手拿了外套出了KTV。夏然看着她的背影,黯然神伤,“你也不就是才比我大一岁么?”

又到一年毕业季。大学时光匆匆,同学们有的因为别离而变得无限伤感,有的觉得终于到了去社会上大展宏图之时而摩拳擦掌,只有晓晓心里面对自己的大学生活百感交集,心里百味杂尘,很不是滋味。她有时会很瞧不起自己,选择到海南上研是在逃避,真的,喜欢了那么久,怎么能说忘就忘?总得给她一个喘息的机会吧,让她释怀吧。可是偶尔在大家欢乐时会无端的落寞,或是站在车流滚滚的马路上,她会不知所以的停下,看人们或匆匆、或高兴、或悲伤的往前赶,她不知道自己何去何从,拿什么表情来配合。她有时又会告诉自己,坚强些,经历这么多也应该让自己成长吧。算了,忘了吧,此生惟愿,轻行浅笑,岁月静好。其实还有后半句,与你一生到老,只是无缘。晓晓浅浅的笑容又回来了,偶尔上网在人人去更新一下心情,或去关注一下她的朋友状态。她写道:“做个骨子里经时间砥砺的女子”顺手去浏览新鲜事,当她看到夏然的状态心中还是抖了一下,他说:“我是你永远的信徒,等你回首,我在这里。”

这不,六月的这天开始照毕业照。同学们借此机会,呼朋唤友,一定要把四年中走到彼此生命中纪念留下。学校的餐厅、图书馆、教室、每一个角落都要留念,在这里有我们的回忆,有我们四年生活的点点滴滴,开心的、不开心的经离别这一冲击,这些都变的微不足道。最隆重的是在操场拍大集体合影,同学们吼着:“有钱!”“班主任快结婚!”无不欢快。末了,班主任说要五年一聚,最后还神秘兮兮地向我们宣布:“我们班要出一对新人!估计他们是我们班最早的一对!”全班“嗡”一阵起哄喧哗。“来,卫涛上来”“……”晓晓一阵眩晕,天旋地转,感觉站在那里像个小丑,她在支吾地强撑,心里默念,千万不能跌倒,……泪眼摩挲的别过头,看到夏然大踏步地步履如风地朝她走来,瞬间晓晓的脸就贴在他结实的胸膛上,听到他吃痛地说“我在这里,我们走”还有背后的一片哗然。良久之后,依偎在夏然胸脯上的晓晓终于不再颤抖,她抬起泪迹未干的脸庞,对夏然说:“好了,不用管我,你先回吧。”气愤地夏然摇着晓晓,吼到:“我怎么能不管你?你看看你现在……”晓晓从来不想成为公众人物,她骨子里就是一小女人,她只想在她爱情的王国里,轻行浅笑,一生到老。怎奈,天意弄人?她真想逃,不想狼狈,不想丢人现眼,转身欲走,可是夏然的手紧紧的牵着她,挣脱不开,“你放开!你凭什么管我……”,猛地夏然去吻她,在他的唇瓣即将贴近的那一刻,晓晓轻轻地别过脸。留下全身僵硬的夏然无限凄凉的尴尬。夏然痛楚地望着她:“我就这么不济吗?”晓晓摇摇头,轻轻道:“没有,你很好。我不想你受伤。”无限酸楚的夏然冷笑:“我再好也没有好过他是不是,他把你伤得这么深,你还忘不了他是不是?哈哈……”晓晓不想让他难过,在她的眼里夏然一直是她爱护的弟弟,她不想让他过早的体味爱情的酸楚,她说:“夏然,听我说,你还小,爱情有时会很伤人的,所以你不要过早尝试”“可是,我早已尝了,而且已经体无完肤,你知不知道……”“夏然,你不要这样,我们不合适,我不想害你为我这样……”“我愿意!”夏然坚决地说。“不行,我不准!”夏然听了晓晓的话,微怔,晓晓狠下心挣开他的手,转身离开。只有留下夏然的身影,伫立在校园里良久,良久。

晓晓知道,这不公平。可是,爱情就这样不讲道理,正如卫涛对她,她对夏然。晓晓觉得她是为夏然好,不希望让他这么小就留下爱情很残酷的体会,她总觉得应该拥有美好的爱情体验,就像初恋,不,就像她初恋的那前几年,希望他能明白。可是,晓晓错了,爱情不分年龄,不管早晚,它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不是你我都能掌控的。这次事件后,大家都知道了晓晓的事,她的朋友们都劝她,“要不就从了夏然吧”,晓晓笑笑,不置可否。只是,夏然再也没有联系过她。她想:“长痛不如短痛,夏然,你要好好的。”

暑假,对于还能读研,别人无限羡慕,可她却是怎样也高兴不起来。因为,卫涛的婚期也随着开学的临近即将到来。晓晓数着日子,心一天比一天惶恐。爱情,逼的晓晓无处藏身,无处遁逃。就在晓晓怎要算计着那个惊慌的日子的时候,她收到了一条陌生短信:“姐,你快来星点酒吧,夏然出事了……”心脏狂跳的晓晓摔门而去,不管是真是假,都得看看。眼花缭乱的灯光,失意的、悲伤的人们借着酒精、借着劲歌热舞排解着他们的不快。她置身这里,不知如何是好,手机响起,听到急促的声音:“姐,205房间,你再不来他就废了”慌不择路的晓晓,在人群中左冲右撞,顾不得别人背后的骂咧。

205房间,打开门,一片狼藉。碎酒瓶满地都是,还有猩红粘稠的血腥味。晓晓看到,夏然在沙发上坐着,醉汹汹的拿着酒瓶猛灌,手臂上还滴着血。他一个哥们,头上也受伤了,见过几次面的王皓看到晓晓来了,说:“姐,我给你发的信息,你快劝他,别喝了。“我们就说他几句,他还不服,还跟哥几个动手。”晓晓不知道哪来的气,上去就掴了夏然一巴掌,喝到:“夏然,你别喝了!”夺下他的酒瓶。晓晓拿起他的手臂,泪不知何时流下,滴在夏然的胳膊上,夏然好像清醒了许多,感到胳膊上的凉意,说:“晓晓,你在哭吗?哈哈,你们看到没,哈哈……”晓晓看到,夏然的胳膊上有残余的碎片,刺得很深,得去医院。还有,那几个家伙也需要去医院。晓晓焦急地说:“怎么不去医院?”“他死活都不去,非要和我们打赌,说是你来了就去,我们没法只好给你打电话了。”“赶紧去医院!”

事后,王浩将所有的经过都告诉了晓晓。那天晓晓的话深深地伤刺伤夏然。颓废的夏然回去就吆喝他们去喝酒,经常一醉方休。课也翘了,宿舍也不回,在酒吧一呆就是好几天。醒了喝,喝了醉,没日没夜。哥们看他这样,就劝他:“不要这样,不是晓晓姐不理你,她这几天也伤心,瞧你那窝囊劲儿,你不说你追了这么久,不给老子加把劲,晓晓一句话就把你废了,怪不得她不理你”还没说完,两人打起来了。他哥们也不服,好不容易才把他俩拉开。王浩说:“姐,夏然他对你是真的。自从大一来了,就要我们有事没事留意你,我们刚开始也只是当他说说,有一次半醉半疯的回来和我们诉苦,说他从小就喜欢你,你一直不给他机会。哥几个才信了他是玩真的。你不知道,你失恋去图书馆,他跟着你去图书馆,你一个人去复试,他悄悄地一起陪你复试,这么苦逼,我们哥几个都感动了,我就不知道你们女人怎么想的,这么死心塌地的人不要,你到底要什么?”王浩忿恨地离去。

晓晓哭了,哭的梨花带雨。她原本以为她才是爱情里的受害者,原来不经意间,她把无辜的夏然也弄疼了,受伤了。她本不想的,不想有人陪她来舔舐爱情的伤。几天后,晓晓去看夏然,病房里温暖的阳光倾泻在夏然俊美的脸旁,让晓晓有那么一丝的恍惚。“看什么呢?是不是觉得我受伤了以后越来越帅了……”嬉皮笑脸的他坐起来对她说。“别动,你乖乖躺着”晓晓着急地说。夏然看到为他担心,心里一阵暖流,就越发调皮地说:“你看,胳膊都好了,就医生麻烦,还要输液……”“行了,得瑟的”晓晓嗔笑。“怎么,给我机会了?看来,我哥们说话就是比我顶事,早知道就让他帮我搞定了”夏然一脸的坏笑。这回轮到晓晓尴尬了,不好意思的站在那,轻咬着嘴唇,红着脸,不知所措的用手攥着衣襟。夏然看她这样,满是怜惜,恨不得想要亲她两口,心里偷笑,最后,看她气急败坏地要走,夏然一下把她拉在怀里,笑着说“怎么不说话,那是承认喽?”晓晓是第一次近距离的仔细地看他,长长的睫毛,笔挺的鼻子,那俊美的五官让她感叹,邻家的小朋友也变成阳光大男孩了。夏然看着晓晓发呆,更是得意,油嘴滑舌的说“不是吧?晓晓终于肯赏光把你的眼神在我身上多停留一会了?”晓晓急了,“瞎说什么,”她躲闪的挣脱他的手,“好好照顾自己,我走了。”走廊里留下夏然捶胸顿足的回声“你是不是给我机会了啊?!你还没回答我了……”

卫涛八月末的婚期越来越近,晓晓最后还是选择提前到学校。她不想面对曾经和她一起要天长地久的人另选佳人。她仓皇遁逃,受不了婚礼那番的热闹与喧哗。这一次,卫涛,真的再见了!你我的爱情经不起流年的考验,就让我把这段爱情带到这天涯海角的胜地,来让你我相忘天涯吧!还在发呆,夏然的电话打进来,“喂,傻瓜,现在做什么呢?”“你姐都不叫了,你刚叫什么?重说一次!”晓晓愤怒的喊道!“我投降,和你说件事,我去当兵了!”“恩?为什么提前去?大学还没毕业?”“因为我要养你嘛,也不想永远当你的学弟,还得叫你姐,我要当你的兵哥哥,哈哈哈……”满口胡言。晓晓不理他,却泪流满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