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轻行浅笑爱未老

轻行浅笑爱未老

多多多多我爱你

  • 浪漫青春

    类型
  • 2013-04-25上架
  • 39653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你的承诺已不在

轻行浅笑爱未老 多多多多我爱你 2544 2013-04-26 11:40:48

  爱情能丰盈人生。莫晓无不自嘲地对自己说。

回想自己的爱情经历,简直是惨不忍睹。到现在还是跻身于单身一族行列。

每次回家,刚到家还有一点新鲜感,母亲大人倍加殷勤,关怀备至。都说爱情有保质期,在我看来,“大女当嫁”的我,回家也有保质期。一旦父母知道,闺女最近在感情上没什么多大进展,爹妈就会轮番猛攻,“你看人家谁谁谁,……”“得,您打住……”我会狼狈的逃回卧室。为了避免心灵煎熬,莫晓在读研时选择了远在边陲的南方的一所学校,当然还有自己的原因。回到卧室,抱着那个一人多高的维尼熊发呆。当前,文艺界流行走清新范。小文艺电影《那一年,我们追的女孩》红的一塌糊涂,前几天,夏然为给我接风,吃大餐后又邀我去看电影。看过电影后,影片当中校园气息一直萦绕在脑海里。夏然在看完之后问我,怎么样?我只能佯装,顾左右而言它,“我饿了,我们吃夜宵,好不好?”“好好好,我的姑奶奶……”当然,莫晓也看到了夏然在答应的同时他那眼神中的黯淡。这几天,莫晓总在想自己的爱情,莫名的不争气的眼泪总会掉下来。

你的承诺已不在

孩提欢快时光总易逝。尤其是你童年时有玩伴而且是个小男孩。现在,研究生读来,才觉得弗洛伊德说的没错,童年时的记忆能影响人一生。莫晓和卫涛在一个大院里长大,上小学时,你一脸霸气样,总要借我的手纸擦你的鼻涕,我不借,你就会说,“晓晓,你等着,我回去告你妈妈……”我就会乖乖的给你。现在想想,你卫涛还有我妈,就是我的天敌。当然,你也会捉到蝴蝶什么的第一时间想到我。有一次,你不知道去哪个坡上摘了一朵紫色的牵牛花,插到我头上说:“晓晓,我长大后娶你。”你的承诺,我还记得。

光阴似水静静淌。青春期的我们,像刚出的芽儿遇见微醺的春风撒着欢的向上长。你的霸气的性格没改,但是个头高了,一双狡黠的眼睛总闪着坏笑,每当我站在你的面前,会被你的帅气搞的脸红心跳,举止无措。当然,我也不是傻看你擦鼻涕的小女孩了,邻家少女初长成。初中上学路上有个大坡,我骑车吃力时,你会单手骑车,腾只手推我。我当时很囧,想摆脱你,生怕人看到;又有点虚荣,小女生情愫滋生暗长,偷偷喜欢你。快初中毕业前一周末,卫涛破天荒地拿着一个大维尼熊来到我家说,“喏,给你的。我饿了,给我弄点吃的!”莫晓哪会做饭呢,拿手的就是一个洋葱拌黄瓜,煲一米饭。卫涛突然到来,莫晓很惊慌,厨房里,洋葱丝又辣的莫晓直流泪,一片狼藉。卫涛来厨房看她狼狈样,心疼地捧起她的脸,抹去她眼角的泪,便霸道地吻将起来,不容晓晓挣扎。他舌尖紧紧的缠绕住自己,让莫晓不能呼吸,觉得自己的身体里像电流经过一阵酥麻,莫晓的心在剧烈的颤动。卫涛的吻热情浓烈霸道,恨不得将莫晓融进身体里,使莫晓窒息。还记得卫涛生硬地装大男子说道:“以后,不许你在我面前流泪。”然后,又大言不惭地说:“我最喜欢上学帮你推车,因为我发现你脸红的样子很好看”。莫晓嗔怒道,“你变态”。卫涛抬起她的脸,她一脸娇羞。晓晓精致的小脸飘起一团红晕,卫涛看的满心的保护欲充斥全身,便油嘴滑地说:“是你才讨厌吧?”说罢,又把晓晓按住吻将起来。那一年,你的吻俘获了我的心。

晓晓恋爱了,她尝到了爱情的味道。她最喜欢的事是,做洋葱拌黄瓜。因为那时卫涛会从背后给她大大的拥抱,让她觉得无限安全。当然,卫涛也会偶尔抱怨,“我说晓晓,你能不能再学个菜啊!”“怎么,腻了?”“不腻不腻,哪敢呐?永远都不会腻啊”……晓晓会紧张地拿围裙不停地擦着自己的手,红着脸对卫涛反抗。每每这样,卫涛看到会满心地疼,“来,过来,哥给你一礼物”,晓晓凑过去,卫涛霸道的唇会不容置疑的落下来,无暇抽身。骨子里小女人的晓晓对爱情要求很简单,以为卫涛就是她的天堂,他们可以天长地久。这个傻女人,每当夏然看到晓晓红着眼睛时,心里就会狠狠地骂她,但又忍不住为她心疼,却爱莫能助,他有时候真想把自己做掉。晓晓不再沉浸在甜蜜的爱河是在大三的时侯,之前,卫涛和她相约考同一所大学,双双入选。晓晓还想,这辈子就他了,她刚上大学的时候就对卫涛说,“我们毕业了,就结婚好不好?”“好呀,傻丫头”,卫涛揉揉她头发满不在乎地说。晓晓会定期给卫涛做份便当,送到他寝室楼下。当然,内容还是洋葱拌黄瓜,米饭,与众不同的是晓晓会很费心思把热狗切成心形的形状。

爱情敌不过沧海,晓晓后来才明白。直到那天,晓晓和寝室同学逛超市回来的公交车上,看到她永生难忘的一幕:手里还拎着食材的她,不经意望向车窗的一瞬间,看到卫涛和一个美女热情拥吻。晓晓有点恍惚,睁大眼睛仔细盯着,车经过他俩时,她确定,就是曾与她相守一生的人时,顿时天旋地转。泪不知何时落下,眼前的黄瓜在嘲笑讥讽她。她真可笑,“哈哈……”同学觉得不对劲,才发现她含泪的脸庞,“晓晓,你怎么了,晓晓……”晓晓快疯了,那是刺骨的痛。晓晓挣扎着给他做最后一次便当。当把葱头切丝时,浓郁的辣味猛烈地刺激着她的眼睛、鼻腔,泪水顷刻而出。她含泪笑着,想着他的深情拥抱,想着他的甜言蜜语,想着他的信誓旦旦。卫涛,你给我的天长地久呢?你不是要我等你么?天大的笑话!她的爱情就像这洋葱拌黄瓜,这一道菜很简单,加一点香油、盐、醋即可。吃起来清新素淡,但丝毫不减蔬菜自然味道的流露。因为她认为这是爱情自然的味道,不浓郁,却可以天长地久。可是,卫涛没有想到,晓晓每次在做菜时,就切洋葱丝时,不知辣到流过多少眼泪,那时的晓晓是幸福的,今天,晓晓才知道,她就像这洋葱,用不堪一击的一层薄膜保护着自己,撕破了,用尽全身的力气去反抗,得到的仅是得到别人一时的眼泪,他要的不是记住她,而只是将这道菜变成他爱情中的一道调味剂而已。洋葱情愿用一时的攻击让你单纯的记住它,而不是某道菜需要的材料。那晓晓呢?会让卫涛因为这而记住她吗?只不过是晓晓的一厢情愿罢了。

送饭前,她和卫涛通电话提及公交车上一幕,没想到卫涛倒很豁达,满不在乎地说:“哦,看见了,挺好,省得我再找借口”就像他曾许诺跟她结婚一样。晓晓异常平静地说:“好,你出来一下,我最后有话说。”晓晓拿着饭盒,走到楼道门前等他,卫涛和新欢正从外面回来。没等晓晓开口,美女就哈哈大笑,“这这……就是你说的送饭女?!”晓晓咬咬嘴唇,打开饭盒,递到他眼前“你看到了吧?这是我最后一次给你送便当,”随手一倒,莫晓一阵莫名冷笑,“哼哼哈哈,我来亲手埋葬我们的爱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