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轻行浅笑爱未老

佳期如梦,良辰太短(十)

轻行浅笑爱未老 多多多多我爱你 3117 2013-04-26 11:40:48

  佳期如梦,良辰太短(十)

恩,算了,还是回去吧?晓晓不好意思的小声说道。

夏然也有些不自然,笑笑,总算我这丫头还是不傻,就故意逗郑重其事的咳嗽一声问:“那个,晓晓是回你家还是回我家?”“恩?”晓晓知道夏然的腹黑,登时不高兴了,“那随便啊……反正我又不那啥?!”“嘿,敢和我斗智斗勇,学会顶嘴了是吧?走着……回去收拾你”晓晓略带感慨的笑笑,心里嘀咕,你算什么呀,我只是不愿意和人斗好吧……

夏然和晓晓遂打道回府。

真心说,夏然还是年轻不够城府,而且这打道回府的目的也太明显了吧!回到家,夏然多少还是有点尴尬。(嘿嘿,多多冒泡,哈哈,夏然很可爱吧,收藏哦……)“那个,晓晓,我们先做饭吧。”晓晓一听扑哧乐了,故意说:“先吃饭?吃完干嘛呢?”“鬼丫头,那我现在就吃了你吧!来来,过来!”夏然嘴上功夫真是不可小觑,将晓晓所有情绪调动起来,耳朵最是先敏感,红红痒痒,身体无名的有小蚂蚁在撕咬,晓晓受不了,使劲推他,想要喘口气。这种行为让夏然感觉是半推半就,夏然忍不住上下其手。正在热火即焚的时刻,夏然的“一心装满国,一手撑起家,在世界的国,在天地的家”的手机铃声骤然响起,夏然怒上心头,心里暗骂:“该死!”但还是起来接了。

晓晓终于可以得到间歇喘口气,喝点水。口干舌燥,还没放下杯子,就听到夏然说“丫头,我得走了”“啊?”这个消息来的猝不及防,不得闪躲。“为什么?去哪里?”晓晓急了。“上海,集训”夏然简短而干练,网上订票,正在整理行李。“那你要去几天?”晓晓嘟囔着嘴问,一脸的不情愿。“亲爱的,具体时间还不知道,一有时间我会给你打电话,乖啊”夏然看着嘴上能挂吊瓶的晓晓,轻轻的捏了捏她的小脸,满眼的爱怜“乖,你生气的样子最不好看了!”晓晓苦笑一声,“哼,爱看不看”,边走开边用手捶他。

房间里一时欢愉的气氛瞬间降温,只有夏然在收拾行李的悉索声,夏然也很无奈,哎,本以为春宵一刻会值千金,自己可以和心爱的人尽情徜徉,早知道,一回家就该立马行动,夏然你真装!夏然在心中暗骂,好吧,可是军令难违,家国难以两全,只得忍痛割爱,心烦意乱的收拾东西,没有顾得上理会晓晓。

晓晓坐在沙发上,看着夏然收拾行李的背影,莫名的伤感涌上心间,轻轻的啜泣起来,直到夏然问:“丫头,你见我那个蓝色波点衬衣没?”良久都没反应,才扭头看见晓晓已经泣不成声。夏然心里揪着生疼,当时就不应该选择当兵,因为参军就意味着自己随时都得准备为国家需要冲在第一前线,这样受委屈的、永远包容的、牺牲的就是自己的家人、妻子。可是参军是自己的梦想,可以说他这辈子梦想很简单:一家一国,保护父母和自己的女人,可所谓是家;保护生他养他的土地,这样才是真汉子真男人。夏然肯定甚至认定晓晓是他这辈子要娶的女人。以前也考虑过家国不能两全,江山美人不能都守护的情况,可以说也做好思想准备,可是临到头来,这件事轮到自己头上时,心中的挣扎和苦楚是难以言表的。虽然他很崇拜吴三桂,很欣赏他冲冠一怒为红颜的魄力和勇气,但是他将自己的国家为了一女人却转手到别人手里是夏然骨子里面所不齿的,他曾想如果换成他,可能会像项羽一样,将自己心爱的陈圆圆救出,然后与敌人同归于尽。夏然走过去搂着自己心爱的女人,狠狠的拥着,声音沉郁的说:“丫头,别哭,我很快会回来的,放心。”

晓晓在夏然怀中哭了良久,这样的簇拥将时间定格,晓晓眼睛干涩睁不开来又因为今天的游玩太累,逐渐气息渐缓睡去。夏然看着怀中的晓晓,轻翘的眼睫毛,红肿的眼睛,心中的怜惜与痛楚两种情感交织成为一种拮抗作用,在身体里面打架。轻手轻脚的将晓晓放在床上,俯下身轻吻晓晓的眼睛。这个傻姑娘,这个倔强可爱的傻姑娘,嘴上说着不爱你,心里早已和你痴缠,世间女子应该是一个样吧,口是心非。夏然在床边坐了会,心理堵得厉害,去洗手间抽烟去了。他知道晓晓不爱别人抽烟,那个鼻子有点敏感,一闻到烟味肯定能醒来,夏然之前是因为一直得不到晓晓,才学会的抽烟,后来是因为知道晓晓不喜欢抽烟的男人忍着,现在是因为离不开晓晓忍着。抽烟与酗酒,排解情绪的两种方式,有人说,不抽烟不喝酒的男人都很自私。不知道这种说法是否准确,夏然是戒酒就不戒烟的,因为他觉得酒后乱*的行为,是一个不负责任的表现,不是真男人。抽烟,是在自虐,人多少会有自残情结的,偶尔的把自己搞的越来越惨有种歇斯底里的快感,这样心里可能会好受一些。人类是悲剧性的动物,就像酒神的放荡不羁,柳永的不得意投身花街柳巷,是一种释放。他选择抽烟,总觉得会能将不能说的、说了也没用的无奈化成烟雾来绕的氤氲排解出去,是泄愤、是直抒胸臆、是虐己的最好方式。躲到洗手间抽烟,夏然心中五味杂陈,对晓晓的爱与不舍,对家与国的抉择,虽然这次集训时间应该不长,但是,他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这种恐惧感想一只无形的手,攫取着他的神经,有时候真不敢想,他怕自己有一天真的因为工作离开自己心爱的女人,想到这里,他又狠狠的猛吸了几口,看到只剩下闪着微弱星光的烟蒂,才狠狠得使劲掐灭扔进马桶冲走。

看着可人的人儿还睡得很熟,就蹑手蹑脚的到了厨房,做了几道小菜,一直在思量该做什么粥,突然想起,有次晓晓给他通电话,晓晓问他吃什么,他说稀饭,电话那头的人儿说,我可想喝稀饭了,在南方居然就没有稀饭,就是甜品啊甜品除了这个就是鸡鸭鱼肉吃的她都快腻了,听着那头的人儿在撒娇抱怨,夏然心中幸福感满满的笑意在嘴角荡开。想到这个,就动身熬了小米红枣粥,知道那个馋猫爱吃鱼,就想着这次走,给她把爱吃的尖椒芒鱼蒸在屉上,等着晓晓醒来。晓晓的鼻子不是盖的,嘻嘻,这应该是父亲惯的,在家时,每次老爹在厨房里捯饬好吃的时候,晓晓保准就会第一时间跑出来,乐滋滋的问老爸有什么好吃的。当晓晓睡眼惺忪的闻到自己房间飘来的莫名的香味,就条件反射起身来看还以为是爸爸又弄了好吃的,走到厨房看到是夏然系着个围裙,猫着腰再调煤气的火苗。晓晓眼泪又毫无征兆的下来了,心中痛着:这个男人是好还是坏呢?恩,太坏了,才让她把心打开,还没陪她几天呢,就要走,让她如何是好?她不想这样。晓晓今天才知道,相互喜欢的人在一起,永永远远在一起相守与陪伴对女人来说是最最温暖的,白首不相离是爱情的最高境界。她是最害怕离别的,感觉这次欢聚之后又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能够相逢,想到这里就又抽噎起来。夏然听到动静,扭头去看。晓晓看到被察觉,没有敢迎着他的视线,转身就往卧室跑。

夏然,哎,一声长叹,无奈与心疼杂糅其间,胸膛闷的厉害,自己就剩下没哭了,呵呵,夏然心中叹道。关了火,收拾碗筷摆好。轻声走到晓晓身畔,变着法儿的逗她:“亲爱的娘子,相公已经把饭菜做好?可否赏脸尝几口?”晓晓扑哧一笑。“得嘞,奴才领命,娘娘您走着……”“夏然你怎么回事?怎么一会相公一会奴才的?!满嘴胡言!”“禀告主子,上次在超市,您不是让我集丈夫、奴隶于一身么,您句句真言,在下怎敢忘怀?”晓晓抿着嘴转悲为喜,莞尔一笑“死开,我要吃饭!”走到客厅,看到饭桌上,摆着整整齐齐四道菜:青椒芒鱼、香菇肉末、糖醋藕片、铁板牛肉,还有一蛊:红枣小米粥。看到这里,不争气的眼泪在眼眶萦绕,夏然看见,赶紧说:“娘子是不是看到感动到痛哭流涕呢?怎么样,你是不是赚到了?”“赚你个头,吃饭!”“好嘞,得令!”

整个饭局的气氛是夏然在故作轻松,晓晓在强颜欢笑。晓晓吃了几块芒鱼,喝了一小碗粥后,夏然不经意皱眉,怒道:“以后,我走后不许吃这么少!”说完才知道失言,赶紧起身收拾碗筷,晓晓看着那个冒失失措的人影往厨房里跑,心痛无法附加,她做了个决定,然后起身,走到夏然背后拥着他,小手在他的腹部似有似无的画着圆圈……

多多冒泡,因为最近比较忙,所以更得慢,这月会连更两章补上,如此敬业的笔者,亲们收藏、点赞~~撒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