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轻行浅笑爱未老

佳期如梦,良辰太短(七)

轻行浅笑爱未老 多多多多我爱你 2994 2013-04-26 11:40:48

  佳期如梦,良辰太短(七)

夏然起身去刮晓晓鼻子,哼哼,你那鬼心思我还不知道啊!然后去捏晓晓的脸,晓晓所有的心思全被夏然发现,脸红的比火烧云更甚,在夏然眼中甚是可爱,看的都傻了只管痴笑,晓晓以为夏然明显在看透了她的想法一味的嘲笑还不如揭穿她自己来的痛快,心下一狠,狠劲的朝夏然腿上踢过去,夏然了然于胸迅速的躲过一劫,只是晓晓扑了个空,打了个趔趄,夏然赶忙扶住,此时晓晓只能哀叹好吧,只管自己在那生闷气,夏然贴到耳边说:“亲爱的,要不要我再下跪一次,你看那样你会不会心情好点?”晓晓扑哧一笑又在那强撑,“谁稀罕你的下跪,你想跪给别人跪去”“不嘛,我就只为你下跪”虽然这句话把晓晓的心脏撞的砰砰直跳,四分五裂的,看见夏然又开始撒泼皮破落户的疯了,再加上个刚才没偷袭成功,又起了促狭之心,晓晓说到“是吗?夏然我要你做一件事情,你要真爱我,肯为我下跪,你就买一个戴瑞的戒指给我”,晓晓小气而直接,十足的小女人模样。夏然明了,“晓晓,你也不带这样子的吧,就这样就把我绑到你身上了,那我以后就没有人身自由了,没想到你比我狠啊!”“你看看,成天只会甜言蜜语,不愿意算了,谁稀罕成天面对你这个拖油瓶!”“你不能这样啊,”夏然撒泼,大声嚷嚷,引来很多人侧目,“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我会永远缠着你,你不能扔下我不管哪!”你们看看,明明是夏然站足了风头,欺负晓晓,却好像掉了个,社会中这样的人多了去了,自己是始作俑者,却很会嫁祸于人,把自己装作是圣母玛利亚无辜的要命,晓晓最烦这种人了,也亏得晓晓性格淡然,一个不理,爱闹闹去,索性就看着夏然在那嚷嚷,夏然可真是个孩子,而且还是个很会察言观色的孩子,此刻的场景就像三岁的小孩问大人要糖吃,一味的撒泼不得最后改变策略乖乖的,博取同情。夏然看着晓晓静静的看着他,冷艳的旁观的,心下着了慌,知道晓晓性格淡然敏感,定是自己没有承诺给晓晓戴瑞的戒指,其实晓晓心里想着,爱一个人就要和他结婚,此生此世,除非死别,绝无生离,她要的不多,就像那句话里的“朋友之妻不可欺,糟糠之妻不可弃”,她只要的是累的时候有人心疼,闷得时候有人做陪,冷的时候有人温暖,病的时候有人照顾,要的是他的眼神只关注到你,不会因为你容颜渐衰鄙弃,反而会敝帚自珍,一辈子与你一起风风雨雨,平凡与精彩任流年蹉跎。这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太难了,就像戴瑞的戒指,多么美好的童话啊!男人用身份证一生仅购一次,象征唯一真爱的童话,这样唯美的愿望怎么能够实现!他们需要不断的猎奇,不断的征服,才能满足男性力比多的扩张,本性使然,无需赘言。晓晓是太悲观了,卫涛的伤至今未愈,还是太达观了,自己看的太通透了,如镜中花水中月的爱情幻像,怎可能存在?真是庸人自扰。对了,是自己要求太多了,卫涛不会给,夏然也不会给。要求多了,才有欲望,就像上次,没有要卫涛娶她的要求,自己对这个期望值太高了,才会受伤,晓晓晃神,算了算了,要求什么,那句话真对,无欲则刚。夏然紧张的看着晓晓,早知道自己会买给她,何必不把自己的计划全部告诉他,让她又瞎想发呆。晓晓发呆的样子让他心里揪的生疼,生疼。“晓晓,我是有计划的,你生气了?”“没有,说什么呢,我逗着你玩呢!快快,我们别瞎耽误工夫了,我要玩碰碰车,还要玩摩天轮,最想荡秋千了。我想傍晚的时候荡秋千,我觉得那是我一直想做的事情。”晓晓迅速转化情绪的状态,刺痛了夏然的眼神,更是刺痛了他的心,这是他一直深爱着的晓晓,敏感,为别人着想,自己的需求不是需求,把自己放在最低处,又能迅速转化情绪,转眼一脸阳光,自己却受无限委屈,这个夜深人静默默流泪的孩子,让他心疼,勾起夏然无限保护欲的女人。“那好,那我们先玩碰碰车吧!”夏然说。看着晓晓赶紧跑到游戏区,去挑选反映敏捷的车去的背影,夏然眯着眼,这个百变单纯的丫头,叫他怎能不喜欢!

“夏然,你快来!我一定要赢你”武装齐全的晓晓,在那里叫嚣。“好,你等着啊,你看我怎么收拾你”夏然嘴角弯起,大踏步的走去。“哇呀呀,你居然敢碰我的车头,你不要命了”“我天不怕地不怕,连你都不怕,你的车算什么!”霸气的晓晓。“你活着不耐烦了,看我怎么整死你!”夏然加大攻势,“好你个夏然,你也太狠了吧”某人气急!“知道我的厉害了吧”,某人得瑟,某人又生一计,柔声道“小夏同学,我们定个规则好不好,你看我们玩了大半天,没分出个胜负来。这样,谁先从车上下来就算谁输?好不好?”某人上当“好,就算你定了第二十二条军规我也都能打破!我是正常人!”晓晓谄媚,“好好好,你是正常人,那我们开战了啊!”晓晓猛地发起进攻,从侧面去包抄,激起了夏然的斗志,晓晓诱敌深入,夏然接招,从后侧方袭击,晓晓很应景的大叫一声,“啊!疼死了”,急忙用手捂着腰。夏然还沉浸在得意的反击中,这一刺耳的叫声,让夏然条件反射的下了碰碰车赶忙跑过来,紧张的问“怎么了?伤着哪里了?”看见晓晓低着头,脸埋在披肩的长发里,一抽一噎,更是着急,伤哪里了我看看,是腰吗?夏然径自到了背后去看,撩开衣服,也没发现什么红肿和异样,夏然不禁脸沉下来,自语:“难道伤及到骨头了?还能走吗?走,赶紧去医院,我来抱你”晓晓挣扎,夏然不明就里,一个公主抱上前抱住晓晓,火急火燎的往外冲,也没看晓晓此时心都乐开了花,哦yeah,作战成功。(真是应了孔夫子大人的那句话:唯女子和小人难养也。多多冒泡。。。)晓晓看夏然真要走,着急的喊,“快放我下来,快放我下来!”“怎么了,哪里……”夏然还没问完,一低头就看见晓晓那张小人得志又有点歉意的脸,知道中计了,遂把她放下来,故意板着脸说:“说!怎么补偿?”晓晓看见夏然生气,也知道自己这次玩大发了,低着头,抠着自己手指,“那个”满心歉然的鼓起勇气要道歉,一抬头,就让夏然欺身上来的唇堵住,那是霸道又有惩罚的深吻,夏然灵活的舌头在晓晓口中尽情戏弄,分明在说,你敢算计我,有你受的,哼哼!晓晓也只得迎合,因为在这方面,她是处于劣势的,而且只有这样,夏然才能罢休。晓晓心中感叹,伤不起啊!以后自己再也不要逞能要和异性PK,受伤的是自己,这是血的教训。夏然终于作罢,眼神迷离,悠悠的说,早餐没吃,要不要我们吃点去?晓晓低头狠狠的翻白眼,终于逃出魔掌,小声不满的嘟哝,你不是刚吃了么?落入夏然耳中,“你说什么?是不是还不服啊?!”“不是,不是,我是说,我们再玩一下摩天轮,你想想我们刚吃过饭再去坐的话,那刚到胃里的美味岂不是又要浪费了?还是不吃了吧?夏然……”晓晓开始装乖巧,因为吃一堑长一智啊,人是不能两次掉入同一条河流的,不过夏然是真心饿了,只不过,晓晓现在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她还是真怕夏然一吃饭吃到家里边去了。夏然心想,也对,那就不吃吧,又板着脸说“以后在我面前不许耍小聪明,小心被我逮到,有你好果子吃的!”“知道了,知道了,绝对不会了”某人悔的肠子都青了。摩天轮上,两人选了个情侣座,坐上去,夏然说,你要是撑不住就抱紧我。晓晓挑眉,想到今天出师不利,算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横了横眉毛又无奈的低垂,没吭声。夏然也没多说,小丫头,还逞强,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离地,上升,短暂停顿,下落,这个号称本地之眼的摩天轮在一百多米的高度施展了的功力,尤其是在翻转了180度俯瞰人世的那一瞬间让人极为震撼,晓晓实在没那么大的勇气直面人生,想也没想就往夏然怀里钻,某人正张开双臂等着抱得美人归呢!哈哈,小样儿!你哥哥我……哼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