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梦回唐朝

第九章 摊牌

穿越之梦回唐朝 刘大颖子 2175 2011-12-05 15:43:07

  太子哥拉着我的手,带我走出了藏书阁,他对我耳语一番:“希儿,带你去个地方,我平时一有空就去那里!”

“好哇!”我一蹦一跳的跑开来,“太子哥,你背我去好不好,希儿好想让你背啊!”

我撒娇地晃着太子哥的胳膊,太子哥经不住我的撒娇,蹲下说:“上来吧!”

“哦耶!太子哥你真好!”我一下子蹦上去,冲劲太大,害得太子哥差点向前跌倒。我忍不住亲了太子哥一口,却发觉太子哥呆了一下,脸“嗖”的一下红到了耳根!我忍不住哈哈大笑……

夕阳的余晖洒在我们身上,地上的倒影格外的好看,格外的美好……

越走越荒凉,只听“哼哼哈嘿”之声不绝于耳!

是谁在练武?

一座简陋的小木屋映入眼帘,我打开门,声音是从后院传出来的!

穿过一扇扇门,跨过一道道门槛,来到后院。

“师傅,徒儿来了。”

雁啼红叶天,人醉黄花地,芭蕉雨声秋梦里。风萧萧兮逆水寒,唯有落叶与之共舞!秋风萧瑟,落叶却不与秋风共舞。好多落叶渐渐形成一个球,却并未看见是怎样操控的他们。

“好一招三花聚顶掌!”我脱口而出,这种镜头似乎在电视中经常见。

话音一落,树叶亦随风而逝。看清了,终于看清了,大气流散后,有一貌似张三丰的须眉道人,清瘦的脸庞,目光如炬,一副精明干练的样子!

气收丹田,缓缓吐出一口气,道:“治儿,你来了?”

太子哥抱拳,单膝跪地:“徒儿叩拜师傅!”

“治儿不必多礼,起来吧!为师教你的无极玄功拳练得怎么样?”

“徒儿愚鲁,练得不是很顺心,望师傅见谅。改日徒儿一定加倍用心,他日必有所成!”太子颔首,不敢正视。

老者目光忽的转向我,我立即感到浑身不自在,如芒刺在背,忙说:“这位师傅好强的内力!”

“何方妖孽,竟敢在此撒野,迷惑太子?”老者嗔道。

我一呆,这师傅莫不是练功走火入魔,错把我当做妖孽?

我莫名其妙的望向太子哥,他拦住我的肩膀,点了点我的鼻头,笑道:“希儿别怕,我师父外号‘不老顽童’,刚才是逗你玩呢!”

“不老顽童?”不会吧,还真有这种世外高人!忙笑道:“‘不老顽童’师傅,您好!我叫虞乐希,是太子哥的义妹。”

‘不老顽童’走过来,捏捏我的脸蛋,说:“小女娃,你今年几岁呀?”

“哦,我今年三岁了,马上就要过四岁生日了,我也好想学武功,求您收我为徒吧?”我立刻跪倒在地,准备行大礼。

“慢着,刚才‘三花聚顶掌’是你说的?”

“是我!”

“不老顽童”一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地卡住我的脖子:“说!你到底是谁?混入宫中目的是什么?是谁指使你的?”

太子哥大惊,忙跪在地上,抱住师傅的腿,急道:“师傅!师傅!快住手,她确实是父皇刚收的义女,只不过才三岁,哪会耍什么阴谋?求师傅快放开她吧!师傅!师傅……”

老头不为所动。

我被老头的突然袭击吓得涕泪俱下,被他掐住了脖子喘不过起来,剧烈的咳嗽起来……

“大胆妖女,到底是谁派你来的?你来是想谋害谁?还不快从实招来?”

手指间力道又加重了几分,使我的小脸憋得通红,嘴角开始渗血……

好难受,胸口好痛,意识渐渐模糊……

太子哥跪在地上使劲摇着他师父“不老顽童”的腿,涕泪俱下:“师傅!快住手!快停手啊!我不要您帮我试探了,她只不过是个年仅三岁的孩子,您再继续会把她掐死的……”

“笨徒弟!笨徒弟!还在执迷不悟!你被骗了!你知道吗?当今武林流行着一种极阴邪武功,叫做‘天山六阴经’,练此武功的人,身材会变小,心智却不变,这妖女便是练了此种武功,否则以她这年纪,该是被父母抱在怀里撒娇的年纪,怎会懂得全真教的武功……”

“啊!我脖子好痛!我胸口好痛!”我挣扎着打开沉重的眼皮,太子哥双眼红肿地坐在我的床边,紧张的盯着我,目光中充满了疼惜与不信任。

“为什么要骗我?”

“你不相信我?”我挣扎着坐起来,胸口突然血气上涌,又吐出一口鲜血,无力的又躺下:“太子哥,这么长时间了,你竟然不相信我!”

“你要我怎样相信你?从小你就体弱多病,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你一个三岁小孩怎么知道全真教的‘三花聚顶掌’?”

“太子哥,你一定要相信我,我绝对没有练那种武功,我根本就什么武功都不会!你一定要相信我,我对你的心日月可鉴!”我不停地摇着太子哥的胳膊,满怀期待的看着他……

太子哥无奈的摇摇头,望向远方:“你要我怎样相信你?我一直就觉得你很神秘,言行举止不似常人,几次三番问你,你越避而不答,还说有难言之隐,枉我如此喜欢你,疼爱你,你真是太令我失望了……”太子正襟危坐:“我要去禀告父皇!”转身便走。

我紧张的拉住他的衣袖,说:“别!太子哥!求你别去!我告诉你!我全都告诉你!”

“我说出来,你肯定不会相信。我是通过时空隧道从1000多年后穿越而来,我并不属于你这个世界,我……”

太子哥瞪大了眼睛,默默的听我说:

“其实我穿越来之前已经十八岁了,虽然穿越到这个三岁小孩的身体里,但我的记忆力和心智一直未曾改变,所以……”

太子哥托起腮陷入了沉思,嘴里喃喃地说:“世间还真有这等奇事!真是闻所未闻。”

我握住太子哥的手:“我知道你肯定不相信,可这是事实!”

太子哥坚定的看着我:“我相信你,不管你是三岁还是十八岁,你永远都是我的希儿!”

“啊!”我惊喜道:“太子哥,谢谢你!谢谢你相信我!太子哥——”

刚要抱住太子哥,他却忽然变了脸色,

“你十八岁,那我岂不是应该叫你姐姐?”

我脸色一窘,嗔道:“吓死我了,大惊小怪,”太子嘿嘿坏笑,“我永远是你的好希儿!”

“好妹妹!”

“太子哥!”

我们相拥而泣。

“啊!太子哥!”我忽然想起来,

“怎么了?”

“太子哥,请你把我的身世保密!”

“这个自然!”

欲知详情,请看下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